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好人

胡楊市發起瞭“胡楊好人”評選活動,全市共有十人入選,市委宣傳部在網上發起瞭投票活動,最終根據票數排名,再選出一個好人,參加全省的評選。

十個人參評,金山公司就占瞭倆名額:趙大年和劉宣傳。這是剛開春發生的事兒,質檢員趙大年被派到鄰縣抽檢合作戶上繳的藥材,宣傳科科長劉宣傳主動提出一同前往,拍攝點宣傳素材。

劉宣傳是公司的紅人,他做瞭宣傳科科長之後,公司頻頻在媒體露臉,企業形象和知名度都大大提升,“劉宣傳”的名號也由此而來;而趙大年卻是個悶葫蘆,隻知道埋頭工作,不會搞人際關系,原地踏步多少年也沒有被提拔。

劉宣傳開著公司的車,拉著趙大年來到瞭鄰縣,很快完成瞭任務。這時天色已晚瞭,劉宣傳和趙大年商量:路上有薄冰,晚上開車不安全,幹脆在這兒住一晚,明天再趕回去。

趙大年沒啥意見,他表妹傢住在這兒,正好可以去串個門。劉宣傳就把車停在濱江旅館門口,說去找朋友喝點酒。

旅館旁邊就是大江,倆人的目的地都在江對岸。於是,趙大年提議:打車到對岸,要繞半個城過橋,現在江面還沒解凍,不如直接踩著冰過去,五分鐘就到瞭,又省錢又省時。劉宣傳猶豫瞭一下,同意瞭。

天剛麻麻黑,倆人順著行人在江面上踩出的腳印往對岸走,剛走到一半,忽然聽到有人大喊:“快來人呀,有個小孩掉冰窟窿裡去瞭!”

趙大年和劉宣傳立刻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隻見有個年輕女孩正焦急地跺著腳,不遠處,冰面塌陷下去,隱約能看到一個小孩兒正在水中撲騰。

劉宣傳嘴裡念叨:“這可咋辦,我不會水呀!”他掏出手機準備報警,卻聽“撲通”一聲,趙大年已經跳進水中,奮力向小孩兒遊去。

等接近瞭孩子,趙大年用單手夾住他,另一隻手拼命劃水,朝冰面這邊遊過來。眼見趙大年越遊越慢,漸漸沒瞭力氣,劉宣傳連忙蹲下,剛將孩子拉上岸,卻腳下一滑,自己掉到瞭江裡。

幸好劉宣傳反應快,立刻攀住瞭冰面,雙腿打水浮瞭起來,旁邊那個女孩兒一伸手就把他拖瞭上來。劉宣傳凍得直哆嗦,回頭見趙大年也爬上來瞭,就對他說道:“你去賓館換衣服,我先把孩子送醫院!”

說完,他抱起孩子,飛快地返身跑去。下瞭江壩,劉宣傳打開車門,將孩子放到後座,立刻撥打瞭110,說明情況後風馳電掣地向醫院開去。很快,一輛警車趕過來,鳴著警笛在前面開道,不到十分鐘就趕到瞭醫院。

等趙大年換完衣服來到醫院,卻發現好幾個記者正圍著劉宣傳采訪呢。看到趙大年過來,劉宣傳立刻介紹道:“這是我同事,救孩子時他也參與瞭。”

劉宣傳的衣服濕透瞭,腳下淌瞭一攤水;趙大年卻渾身幹爽,自然淪為瞭配角。趙大年聽著劉宣傳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如何勇救落水兒童,心裡覺得特別憋屈。

幸好,剛才呼救的那個女孩兒也來到瞭醫院,指出倆人都跳下去救孩子瞭,這才讓趙大年分享瞭一點榮耀。

等孩子的傢屬趕來的時候,趙大年心裡的那點不快徹底消失瞭,拱手把救人的主角讓給瞭劉宣傳……

回頭再說評選“胡楊好人”的事兒。公司老總對這件事特別重視,特意召開瞭會議,說:“一下出瞭倆好人,這是我們公司的榮譽。咱們是個大公司,隻要大傢不遺餘力,發動親朋好友為他們投票,相信第一一定是我們公司的!不管誰得第一,公司都獎勵兩萬塊錢,並且在職務上予以提拔!”

倆人就這樣較上瞭勁兒。趙大年雖然不善言談,但平日為人厚道,同事們都對他印象不錯,況且之前,趙大年和關系好的同事提過一嘴,一傳十,十傳百,大傢都知道救孩子時,趙大年才是主力,卻被劉宣傳摘瞭桃子,所以趙大年的票數比劉宣傳高一些,倆人一路領跑,在十個好人裡占據瞭第一和第二名。

可很快,劉宣傳采取瞭行動,他在公司裡說出瞭一個真相:落水的是趙大年表妹的兒子,也就是他的外甥!舅舅救外甥天經地義,有什麼可說的?

消息一出,劉宣傳的票數立刻壓倒瞭趙大年,眼看投票截止日期就要到瞭,冠軍寶座非他莫屬。

趙大年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當時天色昏暗,自己根本不知道落水的是誰,救人完全出於本能。直到在醫院裡見到表妹,他才知道救的是外甥……不管怎樣,畢竟自傢外甥獲救瞭,趙大年心裡也沒啥不平衡的,票數的事兒就隨他去吧。

可表妹對這事兒非常上心,時刻關註著票數的變化。她打電話鼓勵表哥:孩子欠你一條命,我就算天天到街上拉票,也要讓你得第一!

這頭雖然用盡瞭洪荒之力,但人傢劉宣傳也沒閑著,趙大年的票數始終低人傢一頭,他表妹急得直哭,感覺對不起表哥。

這時候,外甥忽然打來電話,信心滿滿地說道:“舅舅,這事兒交給我瞭,我保證讓你勝出!”

趙大年嘴上應著,心裡卻不覺得一個剛讀初中的小屁孩兒能有啥本事,所以根本沒當回事兒。

到瞭晚上,還有一個小時投票就要結束瞭,他拿出手機一看,發現對方比自己高出瞭三百票,趙大年苦笑一聲,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追不上瞭。

過瞭十分鐘,他忍不住又看瞭眼手機,吃驚地發現,劉宣傳的票數居然迅速增長,已經高出自己一千票!這還沒完,劉宣傳的票數如同坐瞭火箭般繼續“噌噌”往上漲,一千五、兩千、兩千五……在投票結束的時候,居然高出瞭自己三千票!

趙大年長嘆瞭一口氣,徹底死心瞭。

本以為就這樣瞭,事情卻忽然發生瞭逆轉。第二天,老總把趙大年和劉宣傳都叫到辦公室,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瞭劉宣傳半天,然後換瞭副笑臉,對趙大年說道:“恭喜你,老趙,你在全市好人評比中獲得瞭第一名,為公司贏得瞭榮譽。我之前的承諾立刻兌現。”

劉宣傳傻眼瞭:“總經理,您搞錯瞭吧?我的票數才是第一呀!”

老總的臉色冷瞭下來:“你這個第一怎麼來的,心裡沒點數嗎?舉辦方在後臺監測到你有三千票來自同一個IP地址,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吧?”

劉宣傳兩眼茫然地看著老總,老總憤怒地吐出兩個字:“刷票!”

劉宣傳拼命地擺著雙手:“沒有!我真的沒有!”

老總猛地一揮手:“別狡辯瞭,宣傳部已經將你從候選人名單上劃掉瞭,弄虛作假,還談什麼好人?”

突如其來的好消息讓趙大年喜出望外,下班後,他帶老婆孩子到酒店大吃瞭一頓。

一傢人正開心呢,外甥忽然打來瞭電話,詢問評選結果。趙大年開心地把事情和外甥說瞭一遍。

外甥得意地笑瞭:“舅舅,你得感謝我!投票規則上寫得明明白白,發現選手刷票,立刻取消參選資格。所以我找瞭個刷票的人,買瞭三千票讓他刷給那個姓劉的,特意用瞭同一個IP地址,果然把他幹掉瞭!”

趙大年臉上的笑容凝固瞭,他啞著嗓子說道:“孩子,你很聰明,但我希望你的聰明能用在陽光的地方。用陰謀來獲得好人的榮譽,舅舅怎麼有臉接受?”

掛斷電話,趙大年撥通瞭老總的手機。無論結果怎樣,他都覺得問心無愧。

(發稿編輯:趙嬡佳)

(題圖、插圖:佐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