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兩件棉襖的年關

那還是20世紀80年代初的事兒,村裡的四福借瞭我傢一百元錢,那時一百元可是我三個月的工資。

當初,四福要蓋新房子,來我傢借錢,丈夫沒猶豫就借給他瞭。四福非常感激,當場表態說,一年之內肯定還錢。四福說這話我放心,他腦子靈,人又勤快,趕馬車搞運輸,往工地上送料,收入比種地強多瞭。

眼瞅四福傢的房子蓋起來,人也搬進去瞭,他卻不提還錢的事兒,而且他見著我和丈夫還故意繞道走,連春節都不來我傢拜年。丈夫說:“四福欠咱傢錢,他還不上,肯定有他的難處,春節他不來咱傢拜年,咱們也不去他傢,以免他尷尬,過不好年。”

我沒搭理丈夫,心裡卻對四福頗為不滿。

又過瞭一年,四福還是不提還錢這茬兒。是他忘瞭?是故意不想還?還是還不起?連句解釋都沒有,這窩囊氣我受不瞭。

臨近年底,我和丈夫商量去問四福要錢的事兒,丈夫支支吾吾不願去,我知道他臉皮薄,張不開口,隻能我親自出馬瞭,在傢裡想好瞭說辭,出瞭房門口又覺不妥。

丈夫見我也為難,便說:“我看不如讓孩子出面去要,童言無忌嘛,孩子好張口,四福也不至於太難堪。”

丈夫這觀點我贊同,和三個孩子商量半天,兩個兒子都推薦妹妹去。小女兒伶牙俐齒,說話不怵頭,我和她商量:“去問四福叔把錢要來後,我給你做兩身新衣服。”小女兒那年七歲,好哄,聽我要給她做兩身新衣服,立馬領旨。

出門前,我精心給她“打扮”瞭一下,還特意翻找出一件破棉襖讓她穿上,那棉襖她穿瞭一冬瞭,袖子上抹鼻涕抹得明晃晃的,前襟上也臟得又黑又亮,有些地方連棉花都露出來瞭。小女兒想要套個褂子,我不讓,說:“你就穿這樣去,到瞭四福叔傢,四福嬸肯定問你,買過年衣服沒?你就回,還沒買呢,我爸媽沒錢瞭。話說到這份兒上,四福嬸要是再不提錢的事兒,你就張口要。”

小女兒都記下瞭,可她出門不到半小時又跑回來瞭,一進屋便說:“錢沒要來,因為我沒開口要。”

我問:“四福嬸就沒問你,買過年衣服瞭沒?”

小女兒說:“問瞭,我說買瞭。”

這孩子,咋私自修改臺詞呢?我剛要發火,她說:“四福嬸傢的閨女妞兒比我穿的還破,叫花子一樣,看來她傢真沒錢,怪可憐的,咱還是先別跟她傢要錢瞭。”

丈夫聽到此處,忙過來說:“孩子有同情心,這比一百元還金貴,明天我載著你去趕集,扯幾塊佈,讓你媽給你做兩身新衣服。”

這爺倆都同情心泛濫。我細思量一番,妞兒穿得那麼破,肯定是四福傢真沒錢,要也要不來。

沒想到,到瞭晚上,四福夫婦來我傢還錢瞭,提瞭二斤豬肉,還給小女兒帶來瞭一件新外套。四福不好意思地說:“工地上欠賬厲害,收不上錢來,隻好欠著你傢。今年還不錯,今天剛給結瞭一部分,我馬上就給你們送來瞭。”

我剛想說幾句客氣話,小女兒嘴快:“四福叔,不著急的,您先用錢給妞兒妹妹做件新棉襖吧。”

小女兒話音還沒落,四福的老婆就笑瞭起來:“妞兒那棉襖是剛做的新棉襖,她一直吵著要,我實在鬧不過她,隻好先摳著買面的錢給她做瞭一件,做好瞭放在院子裡忘記收瞭,沒留意被狗咬得一塌糊塗,我還沒得閑給她縫,她就先穿上瞭。”

(推薦者:葉子)

(發稿編輯:王琦)

(題圖:豆?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