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代情緣今再續

50多年前,一支如今已經“消失”的部隊,用血和肉,用理想和信念,在大西南險惡的崇山峻嶺中,建起瞭一座鋼鐵長城——成昆鐵路。

說起成昆鐵路,那可瞭不得。有道是“蜀道難,難於上青天”,1949年之前,四川境內沒有一寸鐵軌,中國人民解放軍是靠著雙腳挺進大西南的。後來,黨中央作出瞭“搞三線建設”這一重大戰略決策,成昆鐵路正是其中一項重點工程。由於施工極其困難,修建成昆鐵路在當時被外國人稱為“人類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們紛紛驚呼:“中國人瘋瞭!”

1958年7月,成昆鐵路正式動工,但開工不久,便遇上瞭持續三年的自然災害,“如何吃飽肚子”成為瞭當時困擾國人的最大難題。中共中央發出緊急通知,要對國民經濟進行調整、壓縮,一批重大建設工程被迫擱置,其中就包括開工不到一年的成昆鐵路。

然而,成昆鐵路畢竟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戰略意義,沒錢瞭隻能停,有錢瞭還得修。就這樣,此後的三年間,成昆鐵路工程三次停工,又三次開工……

1965年秋天,鐵道部第二局十二處由於施工人員短缺,來到四川省安嶽縣招工。當時,年僅19歲的韓禮芳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聽說要招工人參加成昆鐵路修建,便毅然選擇瞭離開傢庭,背起行囊,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與韓禮芳同去的有數百位同鄉,經過四天的長途跋涉,他們來到瞭四川省喜德縣,這裡正是成昆鐵路沙木拉達隧道的所在地。

一位老工人回憶說:“那時修鐵路全靠人力,肩挑背扛,翻山越嶺,很多東西隻能靠我們一步一步地往上搬。因為沒有先進的技術,很多隧道開挖鉆孔,都是我們先拿大錘和鋼釬一點點鑿出孔來,然後再爆破的。”受施工條件的限制,沙木拉達隧道的施工難度之高,簡直令人難以想象,不僅如此,工人們甚至會面臨生命危險。在施工過程中,曾經有過這樣悲壯的一幕:工人們在高山上宿營,白天,一場暴雨沖走瞭他們的被子;夜裡,一場大雪又不期而至。第二天早晨再看,帳篷不見瞭,工人們蜷曲的身子像一座座“雪丘”。哨聲一響,“雪丘”們立刻開始松動,一個個“雪丘”變成瞭雪人,慢慢地站瞭起來,然而,有兩座“雪丘”卻靜臥在雪原中,再也沒能站起來……

一天,不幸突然降臨到瞭年僅22歲的韓禮芳的身上。在那之前,韓禮芳還在隧道口找人拍瞭一張照片,準備寄給遠方的妻子。三年來,他與世隔絕,一直沒能與傢裡聯系,終於有機會把照片寄給妻子看看,也算是給她的慰藉。可他萬萬沒想到,這張照片竟然成瞭夫妻倆的“最後一面”。

1968年的一天,一場突如其來的山洪奔騰而下,洪水來得那麼急、那麼猛,幾十個鮮活的生命甚至來不及發出聲音,就被洶湧的洪水卷走瞭,韓禮芳也在此次災害中不幸遇難。

得知噩耗後,韓禮芳的妻子痛不欲生,她甚至動瞭輕生的念頭。可是,兩個女兒還這麼小,一個7歲,另一個才4歲,她們連媽媽心中的悲痛都不能理解,要是沒有瞭媽媽,她們該怎麼辦呢?看著眼前的兩個孩子,韓禮芳的妻子擦幹瞭臉上的淚,心裡默念著:“禮芳,你走好,我會好好將兩個孩子撫養長大……”

當時,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出遠門很不方便,韓禮芳的妻子沒來得及見上丈夫最後一面。就這樣耽擱瞭一年又一年,一轉眼,幾十年過去瞭,孩子們早已長大成人。韓禮芳的妻子無數次想去給丈夫掃墓,卻根本找不到丈夫埋在哪裡,她隻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訴孩子們:“你們的父親是為國傢建設犧牲的,他是一位英雄。”

這年清明節,大女兒突然眼淚汪汪地對韓禮芳的妻子說:“娘,我昨晚做瞭個夢,夢見爹的墳地上長滿瞭荒草,我想去給爹拔拔草呀!”小女兒也抽泣著附和:“娘,我也想給爹磕個頭,爹到底埋在哪呀?”韓禮芳的妻子望著兩個女兒,唯有淚水漣漣,一聲長嘆。沒能為韓禮芳掃墓,早就成瞭這個傢庭最大的遺憾。幾十年來,母女三人在成昆鐵路沿線走訪瞭上百個地方,打聽瞭很多人,有人說韓禮芳被葬在廣東,有人說他被葬在四川,還有人說在成昆鐵路的山洞口……她們一次次確認,換回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2016年,中鐵隧道局集團重返大涼山,再次承擔瞭建設新成昆鐵路的任務。2017年,中鐵隧道局集團舉行瞭盛大的“重返沙木拉達”活動,用以緬懷歷史,傳承壯志。一位企業勞模也參與瞭這次活動,他叫母永奇,而他的外公,正是去世瞭將近50年的韓禮芳!

有時候,上天在冥冥之中好像有所安排,一傢人幾十年未瞭的心願,居然在不經意間達成瞭。那天,母永奇在給烈士們獻花,突然,他看到石碑上有個熟悉的名字:韓禮芳。他驚呆瞭:“這不是我外公的名字嗎?”他揉瞭揉眼睛,沒錯,就是外公的名字!母永奇的心裡又激動又沉重,他趕緊撥通瞭媽媽的電話,發過去照片,經過確認,那的確是他外公的陵墓。

得知這一消息,母永奇的傢人連夜乘火車趕到瞭沙木拉達烈士陵園的所在地——四川省喜德縣。下火車時,一位73歲高齡的老太太走路顫顫巍巍的,她的腿腳和眼睛都已浮腫,趕路的步伐卻熱切又堅定,她正是母永奇的外婆、韓禮芳的妻子!

青山處處埋忠骨,還身何須桑梓地。將近50年的苦苦尋找,今朝終得相見,雖是一座青塚,卻讓一傢人終於瞭卻瞭一樁心願。

在碑前,一傢人含著熱淚,默默地肅立著。韓禮芳的妻子忍著錐心的傷痛,抹瞭一把淚,說:“禮芳,我來看你啦……”

英雄的事業,還需要英雄的好兒郎來繼承和弘揚,母永奇深情地說:“我隻在照片上見過外公,也聽母親提起過外公的生活點滴,但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覺得自己和外公如此親近。有時候我在想,外公為國傢的鐵路建設事業奉獻瞭生命,作為他的後代,我該怎麼做,這是我一直思考的問題。”

參加工作以來,作為中鐵隧道局集團的一名盾構主司機,母永奇翻閱瞭幾百萬字的技術資料,記下瞭12本厚厚的學習心得,由他創造的渣土改良掘進方法在盾構施工中得到瞭廣泛運用。他先後參與盾構拆裝十餘次,深入瞭解瞭盾構的每一個零部件。目前,他擔任國內最大直徑泥水平衡盾構機“春風號”的主司機,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並入選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功勛工匠”名錄,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青年崗位能手”等榮譽稱號……一枚枚獎章,一本本獲獎證書,見證著母永奇的努力和奮鬥。

三代情緣,歲月如歌,往事並不如煙……

(發稿編輯:姚自豪)

(題圖、插圖:豆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