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給鳥寫份檢討書

上小學時,我有個綽號叫“狗見愁”,淘氣得全村的狗都怕我。

那時候,我傢和姑姑傢住前後莊。我表弟學習好,過年那會兒,我爹就跟姑父、姑姑商量好瞭,讓我住在姑姑傢,和表弟一個屋,好讓表弟“帶帶”我。

那天,我帶著表弟路過生產隊的牲口屋,突然聞到一股異香,我倆偷偷趴在窗臺上往裡看:飼養員不知從哪裡逮瞭幾隻麻雀,正架在火上烤呢,“滋滋”地冒油,誘人的香氣穿過牛糞馬尿的臭氣,鉆進我倆的鼻孔,饞得我倆直吞口水。

第二天是星期六,吃過午飯,我在表弟耳邊低聲問:“弟,想吃肉不?”

表弟一聽,興奮地說:“想!”

那時候窮,隻有過年才能吃上肉。我偷偷給表弟看瞭一眼口袋裡的火柴,小聲說:“走!”

村後有棵大榆樹,老高瞭,樹梢頂端有個鳥窩,我指著鳥窩對表弟說:“裡面有小鳥,我去掏下來,咱倆烤著吃。”

這時候,一隻黑色的大鳥飛回來給小鳥喂食,表弟看著枝頭上的大鳥,有些膽怯地說:“哥,這是‘吃杯茶啊,我聽俺娘說過,它可厲害瞭,會咬人的,我怕!”

“吃杯茶”是我們這裡特有的一種鳥,渾身烏黑,性子兇猛,會攻擊人,而且記仇。村裡的人一般都不敢招惹它們,我卻不屑地說:“怕個屁啊,又不讓你捉!咬人的狗我都不怕,會怕鳥?”說著,我蹬掉鞋子,往手心吐瞭兩口唾沫,向樹上爬去。

我剛爬到一半,就被吃杯茶發現瞭,它“喳喳喳”地尖叫著來啄我,我隻得騰出一隻手趕瞭一陣,然後繼續爬。不一會兒,另外一隻吃杯茶也回來瞭,它倆一起朝我啄瞭過來,我一隻手抱著樹呢,護不過來,頭上很快就被啄出瞭血。

從樹上逃下來後,我的倔脾氣上來瞭,抹瞭抹頭上的血,說:“弟,你等著,我很快回來。”說完,我撒腿向姑姑傢跑去。

姑姑不在傢,我把姑姑做飯用的小鋁鍋拎瞭出來。回到樹下,我把小鋁鍋往頭上一扣,戴上姑姑的破手套,又向樹上爬去。兩隻老吃杯茶看我又上來瞭,便一起向我發起攻擊,把鋁鍋啄得“叮當”響,我越是往上爬,它們啄得越猛,尖叫聲也越淒厲。

離鳥窩不遠的時候,意外發生瞭,一根比小腿還粗的榆樹枝,因為中間被蟲子蛀空瞭,“咔嚓”一聲裂開,伴隨著表弟的驚叫聲,那隻鋁鍋“當”的一聲摔落在地上,然後“叮叮當當”地滾出瞭好遠。

要說,也算是我命大——榆樹樹枝很有韌性,沒一下子斷開,減慢瞭我下落的速度,而且還有一些粗壯的樹杈替我擋瞭一下,使得我從那麼高的樹上摔下來,除瞭臉上被樹枝劃瞭幾條血痕之外,胳膊、腿都沒事兒!

那個鳥窩連同樹枝一起摔落到地上,兩隻剛長瞭絨毛的幼鳥,張著翅膀在地上胡亂撲騰,一隻老鳥在幼鳥的頭頂上方叫著盤旋,而另一隻則再一次兇猛地向驚魂未定的我撲來。我一邊揮舞著樹枝驅趕老鳥,一邊憤怒地飛起一腳,把兩隻幼鳥踢下瞭路邊的深溝……

正在這時,一隻有力的大手緊緊地拽住我的胳膊,帶著我飛快地向村裡跑去,那兩隻老吃杯茶在後面追瞭我們很長一段路。

拉我的是姑父。回到傢,姑父罰我跪在院子裡,他自己則一邊面色凝重地抽著煙,一邊恨恨地罵道:“你這小屁孩,地上的禍事還不夠你惹,你又去惹天上的!這下好瞭,吃杯茶是精衛的後代,是神鳥,有靈性,你把它的孩子踢死啦,它們非得找你報仇不可!”

我暗自好笑,知道姑父是嚇唬我的。不料當天後半夜,那兩隻老吃杯茶竟然真來瞭,“砰砰砰”地往窗欞上撞!表弟也被嚇醒瞭:“哥,鳥兒夜裡一般都不飛,怕是被你踢死的兩隻小鳥的魂兒來瞭吧?”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要不是害怕,我真想起床去踹他幾腳。

沒想到接下來的兩天,一到夜裡就不消停,那兩隻吃杯茶難道真的盯上我瞭?

白天,我特意拉著表弟去瞭村後,我們剛走到樹下,兩隻老鳥就向我們啄來,嚇得我倆奪路而逃。

夜裡,當窗欞上的撞擊聲又響起來的時候,一向膽大包天的我,唉……尿床瞭。

後來,姑姑把我的情況跟姑父說瞭:“這孩子怕是中瞭邪,你說咋辦啊?”姑父想瞭想,說:“讓他給吃杯茶寫份檢討書吧!”我差點沒氣哭,說:“寫檢討我會,可是吃杯茶能看懂?”姑父說:“你寫瞭念出來試試吧,都說它有靈性,應該能聽懂;隻要你說到做到,就會有效果。”

寫檢討書這事吧,對我來說駕輕就熟,很快就寫滿瞭整整一頁:“尊敬的吃杯茶,對不起!是我一時糊塗做瞭錯事,搞得你們‘傢破鳥亡,我很後悔,我錯瞭!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掏鳥窩瞭,保證以後好好上學,保證……”對著天空念過之後,我恭恭敬敬地把檢討書貼在瞭窗欞上。

還別說,真是神瞭,那天晚上開始,床前的窗欞上再也沒有任何動靜瞭……

數年後,我考上瞭大學,去瞭外地,和姑父一傢也見得少瞭。一次,我約表弟吃飯,聊起瞭當年的事。我一邊感嘆著給鳥寫檢討書這事還真玄乎,一邊發現表弟在使勁憋著笑。

後來,這傢夥終於忍不住對我招瞭:當年,姑父覺得我玩心重,怕我被吃杯茶啄瞭,不甘心而再鬧事,所以借著吃杯茶記仇的特點,想瞭個法子來治我。那幾天夜裡,姑父都偷偷地往窗欞木頭縫裡抹新鮮的鱉血。鱉血腥氣重,特別招蚊子,而村裡晚上蝙蝠多,蝙蝠為瞭吃蚊子,就爭先恐後地往窗欞上撲……聽說,那時為瞭弄點鱉血,姑父還花瞭不少工資,挨瞭姑姑好幾次罵。姑父卻說:“隻要孩子能學乖,能懂事,幹點荒唐的事也算值嘛!”

(發稿編輯:丁嫻瑤)

(題圖:豆  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