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根鋼管

孫祥是個農民工,平日裡在城裡開三輪摩托拉鋼管。

這天,有個租賃站的馬老板打電話聯系孫祥,說有一批鋼管要送到市南郊的一個工地上。孫祥跟這個馬老板從來沒有合作過,接到電話有些猶豫,馬老板就說:“老孫,你放心,我不會少你一分工錢的。實話跟你說,之前跟我合作的那個人,臨時有事兒回老傢瞭,我這才通過段老板找的你!”

孫祥和段老板合作過不少次,一聽到“段老板”三個字,他這才放心地答應瞭下來。

孫祥開著三輪摩托到瞭租賃站,馬老板迎出來,指瞭指旁邊的一堆鋼管,說:“就這些,我開的單子上有鋼管數,一會兒裝好後咱核對一下。”

孫祥開始裝車,用瞭半個多小時,總算把那堆鋼管給裝完瞭。他去辦公室找到馬老板,要瞭開好的單子,一看上面寫的數量,不由得皺起瞭眉頭,說:“馬老板,這數兒可不對呀!”

馬老板一聽,滿臉不悅地說:“咋不對?我讓人一根一根點的,絕對不會錯!”

孫祥“嘿嘿”一笑,說:“馬老板,不是少瞭,是多瞭一根。”

馬老板的眼睛當時就瞪大瞭,疑惑地問:“多瞭,咋會多瞭呢,怕不是你點錯瞭吧?”

孫祥說:“要不這樣吧,咱倆出去再點點,省得把數兒給搞錯。”

兩人到瞭車邊,一看車上滿滿當當的都是鋼管,長短不一,點起數來很是麻煩。馬老板費瞭半天勁兒,非但沒有點清楚,還弄瞭一頭汗,他氣呼呼地說道:“算瞭,你先送去工地吧,卸的時候你再點一遍,反正人傢那邊也點,多瞭你再拉回來。”

孫祥答應一聲,就騎上三輪摩托顫顫悠悠地走瞭。

到瞭工地,負責人給孫祥指瞭一個地方,說鋼管卸那兒就行,然後把馬老板開的單子要走瞭。等孫祥卸好鋼管,負責人走過來要點數,一眼就看到車上還剩一根鋼管,就問道:“車上這根咋不卸?”

孫祥說:“這是多的一根,單子上沒加上去。”

負責人看瞭一眼孫祥,笑嘻嘻地說:“馬老板精明著哩,會多?”

孫祥說:“您先點點數,要是少瞭,給您補;要是多瞭,我還拉走。”

負責人沒有再說話,照著單子上的數兒,仔仔細細點瞭一遍,果然不多也不少。孫祥剛準備讓他在單子上簽字,對方卻說:“多的這根鋼管你卸下得瞭,今天我請客,咱倆就算認識瞭,工地上拉鋼管的活兒,以後都是你的,咋樣?”

孫祥搖搖頭,說:“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負責人不耐煩地說,突然他又壓低瞭聲音,“我告訴你,給我這兒拉鋼管的老丁,前兩天也多拉來一根,起初他也要拉回去,後來我一說,他就賣給我瞭,當時我就給瞭他一百塊錢。你說說,拉這一趟車才掙多少錢?這一下子就得瞭一百塊,還不費一點力氣。再說瞭,數錯瞭是老板的責任,又不是你偷人傢的,你犯得上一根筋?”

孫祥還是搖瞭搖頭,說:“真的不行,東西多瞭就是多瞭,該誰的就是誰的。”

負責人氣惱地說:“你咋恁死腦筋?我剛才不是說瞭,你又不是偷人傢的,是老板點錯瞭。你不說,我不說,誰又能知道?送到眼皮底下的東西,不要可是白不要!”

孫祥聽瞭,沒有接話茬兒,而是說道:“要是跟單子上的數兒對上瞭,還望您給我打個條兒,我好回去交差。”

負責人見狀,氣呼呼地說:“中,我這就給你打,就你這死腦筋,我看你也就隻能幹這粗活兒!”

孫祥沒有理睬對方,拿到條子後就返回瞭租賃站。見到馬老板後,孫祥把條子交給他,說:“馬老板,還是多一根。”

馬老板掃瞭一眼那根鋼管,說:“你把它卸下來吧。”

在租賃站的辦公室裡,馬老板給孫祥結瞭賬。孫祥剛準備離開,馬老板叫住瞭他,說:“老孫,有幾天沒幹活瞭吧?”

孫祥點瞭點頭,說:“段老板傢裡有事兒,租賃站暫時歇瞭。”

馬老板笑著說:“段老板是有別的生意瞭,想把這攤生意托付給一個實打實的人,為瞭找這個人,他可沒少下功夫,投入十幾根鋼管瞭,就你這根給拉瞭回來。”

聽到這話,孫祥心說,怪不得這段時間,他們這些拉鋼管的人,總聽說有人拉的鋼管數兒多,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呀!

(發稿編輯:呂  佳)

(題圖、插圖:陸小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