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頂缸”稚子之死:四個大人荒唐著“迫不得已”著

2019年8月底的一天早上,付小娥剛從衛生間嘔吐出來,婆婆馬貴雲就攔住瞭她,直截瞭當問她是不是懷孕瞭,要不要陪她去醫院查查?

付小娥一時慌亂不已。

懷孕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

一絲僥幸:壓抑的雇主在躁動

付小娥,時年28歲,河南省方城縣農村人,6年前與大她1歲的老鄉宋勝奎結婚,可婚後肚子一直沒有動靜。宋勝奎讓付小娥去檢查,結果被查出患有多囊卵巢綜合征,受孕比較困難。

宋勝奎沒少給付小娥臉色看,婆婆每天的冷言冷語也很刺耳。傢裡待不住,付小娥也不想跟著老公去深圳打工,央人介紹到鄭州做起瞭保姆,上個月剛剛辭工回傢。

例假一直不來,付小娥用驗孕棒測瞭一下,驚恐地發現自己懷孕瞭。她本想偷偷去趟醫院解決瞭,還沒來得及安排,就被精明的婆婆看出瞭端倪。

付小娥想不出借口,支支吾吾默認瞭。婆婆馬貴雲心情復雜:多年不育的兒媳終於懷孕,宋傢能揚眉吐氣瞭,然而兒子宋勝奎年初就去瞭深圳打工。思慮再三,馬貴雲將信息告訴瞭遠在深圳的兒子。

第二天,宋勝奎就趕回瞭傢。不等付小娥說話,宋勝奎就罵開瞭:“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懷瞭野種,我非把你腿打斷不可!你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我殺瞭他。”付小娥跪在丈夫面前哭成淚人,坦白瞭一切。

付小娥在鄭州的雇主叫程淑玲,時年45歲,是鄭州市一傢國營進出口貿易公司的高管。她老公孟偉軍44歲,是一傢事業單位的職工。兒子孟磊15歲,在鄭州實驗中學讀初三,學習成績很優秀。

2018年4月,程淑玲升任公司主抓業務的副總,工作更忙瞭,根本顧不上傢。孟偉軍工作倒是輕松,但他一下班,就同朋友下棋,對傢務事基本不通。程淑玲沒少抱怨他。兒子已經到瞭考高中的關鍵時刻,自己又不能耽誤工作,不得已,程淑玲隻好請保姆。

程淑玲左挑右選,相中瞭付小娥。付小娥文靜內斂,做事幹凈利落。最重要的是,付小娥同程淑玲老傢是一個鎮上的,程淑玲找人打聽瞭,她全傢都是本分人。程淑玲和丈夫對她十分滿意。付小娥嘴甜叫程淑玲“姐”,叫孟偉軍“姐夫”。隻是不知從何時起,孟偉軍對付小娥竟有瞭非分之想。

孟偉軍後來對付小娥講,其實他是有苦衷的。程淑玲升職後,每天累得筋疲力盡,回到傢倒頭就睡。孟偉軍向她提要求,程淑玲就責備他不體貼。

更沒想到的是,2018年8月,程淑玲又因子宮肌瘤做瞭手術。出於對妻子身體的考慮,孟偉軍沒敢向妻子提過要求。難以忍受壓抑的孟偉軍甚至萌生過去找小姐的想法,可到底沒這個膽子。

對孟偉軍躁動的心理,程淑玲一直蒙在鼓裡。她關心更多的是兒子的學習,他能不能考上重點高中,就看這最關鍵的一年瞭。

2019年1月初的一天,孟偉軍看到付小娥在廚房抹眼淚,關心地問她怎麼瞭,付小娥擦著眼淚答道:“傢裡在老傢縣城買的那套房,首付款還差5萬元,我婆婆打電話讓我寄2萬回去,我一下子哪拿得出那麼多錢!”看著付小娥愁眉苦臉、梨花帶雨的樣子,孟偉軍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頭:“我要是幫瞭她,再向她提出要求,她是不是不會拒絕我呢?”

那晚,孟偉軍失眠瞭,翻騰瞭一夜沒睡好。他思來想去,覺得付小娥是最合適的人選,知根知底不會染病,結過婚又不會賴上他,也省得去外面提心吊膽,容易被警察抓到。

孟偉軍傢雖然不差錢,但他每月工資都如數上交給老婆。手裡能支配的1萬多元,還是他偷偷攢下來的。強烈的渴望讓他顧不瞭那麼多瞭。

周末,孟磊照例去補習班上課,程淑玲去參加同事的婚禮。孟偉軍對付小娥說:“你傢真的急需用錢?我可以給你。”付小娥驚喜地問:“真的?”孟偉軍接著說道:“我不可能一下子給你那麼多。你答應我的要求,每次我都付給你錢。”

付小娥當然明白孟偉軍指的是什麼,她沉默瞭。付小娥和宋勝奎感情基礎並不深厚,因為孩子的事情,時有爭吵,而且,她年紀輕輕和老公分居,也有她的需求。但宋勝奎脾氣暴躁……

孟偉軍見她猶豫不決,說道:“你不是正缺錢嗎?各取所需,有什麼不好?而且隻有你知我知。”

付小娥對孟偉軍是有好感的,他脾氣好,平時對她也是諸多關懷。思前想後,她半推半就點瞭頭。事後,他給瞭付小娥1000元錢。

接下來,孟偉軍趁著妻子工作忙碌無暇顧傢,頻頻找機會同付小娥發生關系。

一念荒唐:不孕的丈夫頂瞭缸

盡管兩人做得十分隱秘,但畢竟是在程淑玲的眼皮底下進行,有一次差點被撞見。

2019年6月底的一天,程淑玲臨時回傢拿文件,剛好瞧見孟偉軍從付小娥房間出來。孟偉軍嚇得一顫,付小娥急中生智:“剛才姐夫被灰迷瞭眼,讓我幫他弄出來。”程淑玲著急開會,沒說什麼便走瞭。孟偉軍意識到危險,他決定從中抽身。

不久,中考成績出爐,孟磊被市重點高中錄取。因他考取的是寄宿學校,程淑玲把付小娥工資結清後,付小娥回瞭方城老傢。

回傢不到一個月,付小娥就發現自己懷孕瞭。因嚴重的妊娠反應,婆婆也很快察覺。

此刻,付小娥不敢坦白自己出軌,而是把責任推到傢裡缺錢和孟偉軍存心引誘上。付小娥哀求說:“我也是一時糊塗,想著盡快籌夠首付款。我做瞭對不起你的事,可我也是為瞭這個傢啊。”

一肚子怒火的宋勝奎得知經過,覺得主要責任不在妻子,都是那該死的孟偉軍引誘。他憤怒地拿起一把刀,要去鄭州找孟偉軍討個說法。

母親馬貴雲沖上去抱住他說:“你先別沖動,我有話要問你。”她把兒子拉到外面問道:“你跟我說實話,付小娥一直沒有懷孕,是不是你的問題?”

宋勝奎直呼不可能。馬貴雲接著又說道:“要不這樣,你先到醫院做個檢查。若你沒有問題,咱就讓她滾蛋,媽再給你娶一個媳婦。”

馬貴雲年輕就寡居,為人精明潑辣,宋勝奎一向對她言聽計從。兩天後,宋勝奎悄悄去縣城醫院做檢查,果然被查出來患有死精癥。

馬貴雲勸兒子:“讓小娥把孩子生下來吧。對外就稱你在深圳時,她去你那裡住過一段時間。”宋勝奎不同意,他萬萬容不下這個孽種。馬貴雲同他講道理:“在農村,沒後是會被人戳脊梁骨的。你們結婚6年小娥才懷上,又讓她去打瞭,這不明擺著告訴人傢你有問題嗎?”一番撕心裂肺的痛苦掙紮,宋勝奎終於答應。

這頭,馬貴雲又去做兒媳婦的思想工作。她把宋勝奎的情況告訴瞭付小娥,讓她安心把孩子生下來,說他們會把這個孩子當親生的。

實際上,這些年付小娥受夠瞭左鄰右舍的閑言碎語,現如今,婆婆的決定正合她的心意。

2020年4月20日,付小娥在方城縣婦幼保健院產下一個男嬰。馬貴雲驚喜不已,宋勝奎卻始終興奮不起來。宋勝奎雖然頂缸做瞭孩子的父親,但心裡還是邁不出被戴綠帽子這道坎。這些天來,他一直在琢磨怎麼報復孟偉軍。終於,他想出一個一石二鳥的辦法:孟偉軍肯定不敢認孩子,那就利用孩子狠狠敲他一筆錢,自己既得瞭兒子,又得瞭錢。

宋勝奎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瞭付小娥。付小娥愣住瞭,猶豫地說:“這樣不好吧。”宋勝奎哼瞭一聲說:“這是他該出的撫養費。難道我們白白給他養兒子,便宜這個混蛋?”

付小娥一想,也有道理:從孟偉軍那裡要來的錢也是養他的兒子。都是孟偉軍的兒子,憑什麼孟磊就養尊處優,她生的兒子就要在鄉下過苦日子?

再說,孟傢那麼有錢,他們要一點也不會怎麼樣,而且,還能讓丈夫息事寧人,以後一傢人和和美美地過日子。付小娥答應瞭宋勝奎的提議。

一石二鳥:無辜的稚子喪瞭命

2020年6月12日,宋勝奎和付小娥帶著孩子來到鄭州,在柳林路找瞭傢賓館住瞭下來。然後,付小娥給孟偉軍打電話,約他第二天見個面。

孟偉軍對付小娥舊情難忘,便爽快地答應瞭。

第二天,孟偉軍如期赴約。他敲門,見是一個陌生男人開門,還以為走錯瞭,剛要轉身,被開門的宋勝奎猛地一把拉進屋裡,門哐當一聲關上瞭。

這時,付小娥抱住孩子走過來。孟偉軍驚異地問她:“你們這是啥意思?”不等付小娥開口,宋勝奎接過話茬厲聲說道:“啥意思?你看看這孩子,哪一點不像你?這可是你和我老婆的孩子。”

孟偉軍立即狂叫道:“你別胡說八道,血口噴人。”宋勝奎狠狠地對他說:“你欺負我老婆也就算瞭,還弄出個孩子,今天你必須給我個說法!”

付小娥把孩子往孟偉軍的懷裡一塞,附和著丈夫的話,哭著說:“當初你同我發生瞭關系,你傢就辭退瞭我。這孩子你得認!”

孟偉軍看著懷裡的孩子,白白胖胖睡得正香,再推算瞭一下時間,還真有些害怕瞭,但他還是極力狡辯:“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孩子,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說完,把懷裡的孩子往床上一放,起身就要走。

宋勝奎用力把他按下來:“狡辯是沒用的,要不咱們就去醫院做親子鑒定?”

孟偉軍心存僥幸,同意做親子鑒定。他們一起在網上選定瞭親子鑒定機構,按要求采集瞭樣本匿名寄過去。七天後,宋勝奎收到瞭鑒定報告,證實瞭這個男嬰確實是孟偉軍的孩子。

宋勝奎把結果拍照給瞭孟偉軍,並下瞭最後通牒:“我們不想為難你,你拿50萬撫養費,我們做個冤大頭,替你養孩子。將來孩子讀書上學都得花錢,我們是在為你擦屁股!”

孟偉軍沉默不語。宋勝奎接著說道:“如果你覺得為難,那我們就把孩子抱給你老婆程淑玲,看她養不養!”孟偉軍一聽宋勝奎要找他老婆,立刻軟瞭下來,低聲哀求說:“你們不要找她,容我想想辦法。”宋勝奎看他答應,便說道:“我給你三天時間。”

此時的孟偉軍腸子都悔青瞭,後悔不該一時沖動招惹付小娥。回到傢後,他不敢怠慢,可又不敢對程淑玲講,趕緊找朋友借錢消災。可是,他借瞭三天,僅僅借瞭10萬元。孟偉軍硬著頭皮和宋勝奎討價還價,宋勝奎勉強答應讓他半年內分期付款。當天,孟偉軍支付瞭10萬元。

8月,孟偉軍又支付瞭5萬元。

此後,孟偉軍再也沒瞭音訊,打電話不接,發微信也不回。宋勝奎氣極瞭,決定再去鄭州找孟偉軍。

2020年11月8日下午,宋勝奎拉著付小娥抱著孩子去孟傢要錢。程淑玲剛好送孟磊回學校,孟偉軍一個人在傢。見他們找上門來,孟偉軍怕被人聽見,硬著頭皮把兩人讓進屋。宋勝奎打量瞭一下孟傢豪華的裝修,說:“你痛痛快快把錢結瞭,我們好走人。”

孟偉軍苦著臉道:“我傢的錢都是我老婆管著的,15萬已經是我能借到的極限瞭。要不這樣,剩下的我每年支付2萬,直到孩子成年,剛好50萬。”

宋勝奎一聽,立刻惱瞭:“每年2萬?打發叫花子吧!孩子我們也不要瞭,你們自己養吧。”說著,宋勝奎從付小娥手裡拽過孩子,不顧他的哇哇大哭,直接丟進孟偉軍懷裡,轉身推著付小娥就出瞭門。

孟偉軍哪敢要,又把孩子丟給瞭宋勝奎。孩子哭聲更響瞭。倆人毫不顧忌這個小生命,當燙手山芋一樣推來推去。當孟偉軍又一次把孩子丟給宋勝奎時,宋勝奎一閃身,孩子不小心從二樓摔瞭下去,哭聲戛然而止。付小娥見狀,聲嘶力竭地叫著沖下樓,宋勝奎和孟偉軍也驚呆瞭……

嬰兒因嚴重的顱腦外傷很快被送進瞭鄭州市人民醫院急救室,當天晚上,搶救無效夭折。

宋勝奎、孟偉軍和付小娥被鄭州市公安局文化路分局帶走。付小娥因在哺乳期被取保候審,她一邊忍受著失子之痛,一邊被身邊人指責自私、貪婪、冷血,悔不當初。宋勝奎、孟偉軍在看守所裡也後悔莫及,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程淑玲在獲知詳情後,對孟偉軍提出離婚……

(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所涉及單位已做技術性處理。)

[編後]雇主的一時僥幸,女人的一瞬貪念,婆婆的一念荒唐,“頂缸”丈夫的一石二鳥……

一群成年人的“迫不得已”,其實是極端的自私與不負責任的表現,害死瞭一個可憐的無辜孩子,更是斷送瞭兩個傢庭的未來。此案當引人深思。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