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畫風清奇:二婚老公私奔,我放下血脈養他娃

沈梅芳再婚嫁給張山時,本以為“守得雲開見月明”,哪怕對方還帶著個1歲兒子。不料,張山竟跟人私奔,將兒子丟給瞭她!以下為沈梅芳的自述——

活成笑話:老公私奔留下拖油瓶

都說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隻可惜,我連投瞭三次,依然完敗。

我叫沈梅芳,來自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30多年前,兒子小齊出生後,我在傢帶娃,老公在外跑建築工程。發現他出軌後,我放棄所有離瞭婚,來到鄂爾多斯市一傢羊絨廠打工。夜裡,聽著宿舍同事的鼾聲,我輾轉反側,想著不到5歲的小齊,潸然淚下。

就在這時,機修班師父兼老鄉張山闖入我的生活,“咱是自己人,要幫忙喊我一聲。”之後,張山常出現在我面前。他向我表白,我答應瞭。父母讓姐姐給我打電話,說此人不知根知底,未必靠得住。我說:“我就是不想回包頭。至於張山,我心裡有數。”

那天,廠裡一個大姐悄悄攔住我說:“張山離過婚,說是作風問題,還有個一歲男娃在他妹傢養著,你考慮清楚啊!”我找張山質問,他很委屈,說怕我嫌他離婚帶娃,打算以後慢慢告訴我,他離婚的原因隻是性格不合。他拉著我的雙手:“相信我,努力打拼幾年,會給你一個溫暖幸福的傢。”我的心軟瞭下來。

1995年冬天,我和張山領瞭證。我們租住在一室一廳的老房裡,他從妹妹傢把兒子海波接瞭過來。我沖海波伸出手,小人兒一點不認生,跌跌撞撞撲過來。抱著他軟軟的小身子,我仿佛在抱我的小齊。

婚後,張山讓我辭職在傢帶娃,自己去瞭山西煤礦打工。從每月一回來,到兩三個月一回來,1997年春節後,他索性半年不見人影,工資也不往傢交瞭。

1998年除夕夜,我跟海波吃瞭頓素餃子。海波問爸爸怎麼不回傢,我想,張山一定是出問題瞭。

年後,我帶著海波去瞭張山老傢。他老年癡呆的父親坐在門口,怔怔地看著我們。鄰居說,就沒見張山回來過。我又去瞭山西,輾轉找到張山的工友。他們邊比劃邊嗤笑:“張山早就和工人村一個開服裝店的女人去南方瞭,走的時候女人肚子都那麼大瞭!”

返回鄂爾多斯,打開傢門的一瞬間,我情緒崩潰,嚎啕大哭。海波吧嗒吧嗒跑過來,伸手給我擦眼淚,被我一把推開。張山出軌,玩失蹤,把我當猴兒耍,我還傻傻地給人看孩子!我越想越氣,打開衣櫃收拾衣服。拉著行李箱出門時,海波從後面拽住我的衣角。我有些心軟,可扭過頭看著這張酷似張山的小臉,怒氣再次直沖頭頂。我使勁掰開海波的手,帶上門的那一刻,身後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喊:“媽媽——”

我給張山妹妹打去電話,讓她過來接娃。在汽車客運站,售票窗口前的隊伍越短,我越糾結。“你要買到哪裡的票?”售票員不耐煩地問第二遍時,我說瞭聲“對不起”,擠出隊伍,飛奔著往傢跑。

客廳裡沒人,我推開臥室門,發現海波正斜站在窗臺上。我嚇出一身冷汗,上去一把拉住他。他的上身探出窗外,哭得睡著瞭。我下定決心留下。

傢裡有臺舊腳踏縫紉機,我就在街角處擺攤補衣服。夏天一身汗,海波撿個紙殼子給我扇風。冬天,雙手腫得像發面饅頭,海波在我身後安靜坐著。我回頭把他的小手捧在手心,哈幾口熱氣,他咯咯直笑。

出租屋住不起瞭,我們重租瞭間不足10平方米的儲物室,沒窗戶,又潮又悶。一天晚上雷鳴過後,颶風伴著大雨襲來。石棉瓦到處漏雨,屋裡比外面下的還大。我用塑料佈把海波蒙在床上。電線被風刮斷,屋裡一片漆黑,海波嚇得大哭。雨停瞭,海波開始發燒。我決定送他回老傢,給他好一點的生存環境。

在包頭的海波姑姑傢,海波拽著我的手,不讓我走。我蹲下來對他說:“媽媽不是不要你,我要去找你爸,找到我就回來接你。”走出很遠,還能聽到他的哭聲。我不敢停留,拐到前夫傢附近。可我等瞭很久,也沒見到小齊出入,隻好黯然回瞭鄂爾多斯。

本以為送走海波,我能一心一意掙錢,可事實上,我的收入並未增多。反而是半夜醒來,摸摸旁邊沒瞭那個軟軟的小身子,我總是盯著黢黑的房頂到天亮。其間,我沒停止過找張山。不是為瞭算賬,或討要生活費,而是我希望接回海波時,傢還是完整的。

2000年夏天的那個午後,我去海波姑姑傢看他。海波蔫蔫地坐在樹蔭下,看著姑姑傢的大兒子玩陀螺。那孩子手持鞭子指著海波的臉,讓他去撿陀螺。海波推開鞭子站起來,抬頭看見我,飛撲過來。拉著海波,我摸到一塊硬硬的東西,發現他手背上有一條兩厘米長的傷疤鼓瞭起來。海波姑姑略顯尷尬:“倆孩子打架,我娃不小心用小刀劃瞭海波一下。”

海波搖晃著我的手,我低頭看到他眼裡的淚花。我簡單收拾好他的衣服,就帶他回瞭鄂爾多斯。

傻出境界:放棄親兒成別人親媽

海波上小學瞭。房東把房頂重新加固,還鑿出一個小窗。每天晚上,我在燈下修補衣服,海波就趴在床上寫作業。他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日子如水般輕輕劃過。我徹底死瞭心,沒有再提及過張山。而海波,也再沒有問過爸爸去瞭哪兒。

2005年的一天,我正在攤位上忙碌,幾個穿制服的城管過來說,城裡要優化市容市貌,讓我走人。我蒙瞭。附近開飯館的小老板祝寶江給瞭我一絲希望,他提供瞭飯店門前一個小角讓我擺攤。我感激涕零。

跟祝寶江接觸多瞭,我得知他也是離異單身,帶著個上初中的兒子。之後的日子裡,我能明顯感覺到祝寶江的熱情,我對他也漸生好感。他說要和我一起過日子。這次,父母和姐姐都贊成我再婚。

就在我要點頭答應時,祝寶江支支吾吾道:“咱是不是把海波送走?你看我這飯館掙得也不多,以後我們肯定會有自己的孩子……再說,海波和你也沒有血緣關系……”我吃驚地看著他,他目光躲閃。

姐姐從包頭趕來,恨鐵不成鋼地罵我:“為瞭別人的孩子,你想苦自己一輩子?”我苦澀地說:“把海波趕走,這不是毀瞭孩子嗎?”她氣極瞭:“你親兒子你管過沒有?你前夫生子後,就不管小齊瞭,把他扔給爺爺奶奶。你看過他沒有?給過他一分錢沒有?”姐姐的話如一聲霹靂,把我震蒙瞭。這些年帶著海波疲於奔命,加上前夫拒絕我探望兒子,我真沒看過小齊一眼,早就滿心愧疚。此刻,我徹底崩潰瞭。

我給前夫打電話,求他把小齊給我。前夫說:“你不還管著你老公的孩子麼,拿什麼來養小齊?”我說我保證對小齊好,他不依不饒,讓我先把海波送走再說。我哭著說:“他爸不要他瞭,你讓我把他送哪裡去?”前夫甩下句“關我屁事”,掛瞭電話。

恍惚地走到傢附近,我竟看到海波背著書包沖瞭出來。姐姐在後面跟出來,囁嚅著說:“我把他身世說給他聽瞭,讓他自己去找他爸,給你一個幸福的機會……”我用手指瞭指姐姐,旋即拔腿追去。

那一夜,鄂爾多斯空曠的大街上,我跑瞭個遍。我的心,伴隨著漫無目的的尋找,像被狠狠挖去一塊般疼痛。直到我兜兜轉轉找到以前的出租屋,樓梯前縮著的一團黑影瞬間讓我淚奔。是海波!我上去拉住他的胳膊,斬釘截鐵道:“走,跟媽回傢!”

姐姐失望地走瞭。我安頓好海波,悄悄回瞭趟包頭。我在學校門口蹲瞭好久,終於蹲到放學出來的小齊。我大步向前,把一個裝著銀行卡的信封塞進他手裡:“兒子,媽對不起你!這裡是一千塊錢,裡面有媽的地址。你要好好學習,媽以後還會來看你!”

回來後,我拒絕瞭祝寶江。好在,他並未為難我,讓我繼續在他門前擺攤。我躺在床上昏昏睡去。醒來已是第二天下午,海波哭得像個淚人:“媽媽,我以為你死瞭!”我摸著他的頭發:“媽不會死,媽會看著你上大學、娶媳婦……”海波抱住我:“媽,我沒有別的親人,您就是我親媽,一輩子的媽媽!”

此後,海波更加努力學習。他怕我撐著傢太辛苦,從高一寒暑假起,開始去做兼職,掙錢補貼傢用。

2012年高考,海波考上河北省的一所一本大學。我成天對著他耳朵念經:出門在外要小心,錢包放內層口袋,陌生人搭訕別理……海波笑我,比唐僧還能說。我拍他的肩膀:“翅膀長硬瞭,開始嫌媽囉嗦瞭?”海波連連擺手:“師傅,師傅!別念緊箍咒……”

那個平平無奇的午後,海波背著大包小包離開瞭傢。目送高高大大的身影走出我的視線,我心裡滿滿的驕傲,又有淡淡的失落。生活,仿佛失去瞭方向。

善善相報:沒有血緣卻勝似血緣

我想起瞭小齊。聽說他畢業後去瞭南方。我設法拿到他的手機號,但一直沒敢打。猶豫瞭半天,我發去一條短信,大意是說,希望他在陌生的城市好好工作和生活,以及“媽媽對不起你,你有任何困難,一定告訴媽媽”。幾小時後,小齊回復:“不用!”

昏昏沉沉地睡瞭兩天兩夜後,我忍不住想海波。那天,我從櫃子最裡面翻出一個發黃的記事本。打開扉頁,映入眼簾的竟然是幾張鄂爾多斯去包頭的車票。原來海波去找過張山!這晚,我思考瞭很久。最後,我想好瞭,那些恩怨是上一輩的事,與海波無關;如果他想去找張山,我會放手。

不久,海波當上學生會主席。學生會工作、學習加上打工兼職,他把自己煉成瞭鐵人,極少回傢。

2013年農歷十月十二,是我的生日。那天回傢,海波給瞭我一個驚喜。他特地趕回來,煮瞭長壽面,還給我買瞭新手機。我怪他亂花錢,說舊手機明明是好的。海波“嫌棄”道:“媽,你就放過那個老古董吧!”

也不知為何,那晚的長壽面香噴噴的,格外好吃;那晚的夜空沒有星星,在我心中卻在閃閃發光。

此後,海波總把獎學金和兼職所得的結餘打給我。我盤下一間小店鋪,結束擺攤生涯。隨著日子好轉,我搬離儲物間,租瞭套舊點的一樓單元房住。

2016年,海波畢業,進入一傢外貿公司工作。我偶爾催他,多考慮下終身大事,他總說,想多陪我幾年,不著急。我點著他的額頭說:“臭小子,媽一直在等瞭瞭你的大事,自己才好找幸福啊!”

此後三年間,海波升任銷售部主管,他與實習生涵涵看對瞭眼。2019年國慶,他帶涵涵回傢。涵涵出生在書香門第,傢境優越。我怕海波被嫌棄,忙說,我以後負責自己的養老,不要他們管。海波擺擺手,說他跟涵涵商量好瞭,以後兩邊父母一起照顧。“兩邊父母”,我敏銳地捕捉到這個詞,開心之餘,更添一份擔憂。年底,我們各湊瞭些錢,付瞭婚房首付。

2020年10月1日,婚禮在酒店舉行。在眾人祝福聲中,海波和涵涵攜手向我走來,要給我敬茶。

突然,酒店大廳入口處一陣騷動,一個人影大呼小叫著海波,就要往T型臺上闖。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張山!隻見張山被人拽住,他指著我和海波,囂張地說:“我來參加我兒子的婚禮,你們憑啥攔我?”

海波定瞭定神,讓人放開他:“那你說吧,找我來幹什麼?”“你是我兒子,我一來恭賀你結婚,二來找你要錢。你弟弟病瞭,需要錢治病,你做哥哥的得給錢,天經地義!”張山回答得中氣十足。

這事我有所耳聞。多年前,他和服裝店那個女人私奔到廣州,生瞭個兒子。後來,他兒子得瞭重病,花光瞭所有積蓄。但我沒想到,他會來找海波要錢。

我氣得渾身哆嗦:“張山,你當年離傢出走時,怎麼不說海波是你兒子?”底下一片交頭接耳。張山諷刺我:“沈梅芳,我找我兒子要錢,關你什麼事?海波身上流的是我張山的血,跟你有半點關系?”

我一下子被噎住!聯想到那幾張車票,以及“兩邊父母”這樣的話,我緊張地看向海波。他一向重感情,我生怕他一聲“爸爸”叫出來。好在海波沒搭話,他扶我坐下,安慰我:“媽,別搭理他,我不會給他錢的。”他悄悄向我坦白,說之前去包頭找過張山,沒告訴我是怕我多想,但他不是為瞭認回爸爸,而是想討要生活費——他不想我太辛苦瞭。我瞬間釋然。

張山惱羞成怒,就地撒潑,大罵海波是不孝子,胳膊肘往外拐,不管自己親爹和親弟弟。場面又一度不可收拾,賓客們面面相覷。涵涵搶過話筒,緩緩地講述海波的身世,講述這麼多年來,我是怎麼辛苦養大海波的。說到動情處,很多人都抹瞭抹眼睛。

涵涵指著張山說:“你害瞭海波和我婆婆的前半生,現在又想來毀他們的下半生,我不答應!”臺下,親傢母也站起來:“我隻認這麼個親傢母,別人我們不認!”我看看涵涵,又看看親傢母,心中暖意融融。

海波和涵涵手拉手走到瞭我跟前。海波大聲說道:“我還是那句話:這輩子,您就是我親媽!”眼淚,再也忍不住,從我眼裡傾瀉而出。他倆端著茶杯,敬到我手邊,齊聲說:“媽,請喝茶!”

母愛是天性,這無關別人或是自己的孩子。請掃碼關註並回復:後媽查看更多好繼母的故事。

編輯/甄友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