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死前遺願”奇葩說:離婚、換臉、出國見初戀

隨著美容整形市場的火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嘗試醫美。這天,整形醫院裡來瞭位神秘土豪,進來就說要換臉!

想不通:神秘土豪要換臉

宮思懿是江蘇省蘇州市一傢整形醫院的護士。

2019年8月的一天,午後的太陽還很毒辣。這時,一個男人推開醫院的玻璃門徑直走瞭進來。所有導醫、護士的目光都被他吸引瞭過去,因為這個男人的裝扮太古怪瞭:他戴著一頂黑色的棒球帽,帽簷下是一副碩大的墨鏡;最怪異的是,近40℃的高溫,還戴著個寬大的黑色口罩(那時還沒有疫情)。

還是導醫組長反應快,走上前接待詢問。很快,消息就傳開瞭:導醫組長談瞭個大單子——“大換臉”,顧客就是那個神秘的男子。

“大換臉”專業術語叫“SMAS面部重度除皺”,它技術難度較高,區別於普通的拉皮手術,手術范圍幾乎覆蓋整個面部。而且,這種手術的起步價就是十幾萬,上不封頂。

做SMAS難度大,所以整形醫院會去大醫院找“外援”。這次,醫院領導第一時間就聯系上瞭林教授,國內做SMAS的頂尖高手之一。

林教授確定瞭患者並非毀容之後(毀容整形不同於普通整形,難度極高,需要多次手術),答應兩天後過來瞭解一下情況,要是體檢沒問題的話就可以馬上手術。

神秘男子過來做瞭術前常規體檢,導醫組長讓他簽《術前協議》並交定金。《術前協議》又被稱為“嚇退人協議”,往往很多意向很高的顧客,在看完協議書中那麼多嚇人的可能性並發癥和後遺癥後,直接就打退堂鼓瞭,畢竟整形不是治病,也不是非做不可。

但該男子瀏覽完後,提出如果醫院人員泄露他的個人信息,他將拒付尾款,而且醫院要退還定金並加倍賠償!宮思懿很納悶,做個大除皺而已,為什麼對保密要求這麼高?

協議修改完,神秘男子爽快地簽字交錢。自始至終,他也沒有揭開過蒙在臉上的大口罩。

“外援”林教授如約飛來蘇州,在看過體檢結果後,決定當天手術。宮思懿作為手術的助手之一,第一次見到瞭這位神秘男子的廬山真面目。

當時,她的心都提到瞭嗓子眼,猜測這人要麼是個明星,要麼還真有點擔心自己會被卷入某種事件之中。結果,對方摘下口罩,就是挺普通的一個人,保養得還不錯,年齡看上去大概也就五十歲左右。

林教授不解:“你皺紋還好啊,為什麼想到要做這個手術?”男子沉默瞭一會,最後隻說瞭一句:“想換個活法吧。”

林教授見多識廣,自然也不好多問。下午兩點手術開始。宮思懿之前也接觸過不少小型的拉皮手術,但那些都隻是在耳側或頭部切個小的手術口,像現在這樣幾乎全面部的深入筋膜層的處理,看一眼就心跳加速。那是從發際線上方三厘米處切口,將整個面部皮膚一直剝離到顴骨下方,同時確保筋膜、神經和血管的完整,是一項超級精密的“工程”。

手術一直進行到晚上七點,非常成功。

手術後的男子沉沉睡著,腦袋上纏著厚厚的醫用紗佈,隻露出兩眼和口鼻,接下來他要住院一個多星期,如果恢復正常的話,就可以回傢靜養,然後定期來復診即可。宮思懿將男子推入病房,留意到他攜帶的衣服都是高端定制,床頭櫃上放著他隨身攜帶的密碼包,真皮包面泛出幽暗的光澤。

當時,整個醫院都在嘀咕一件事:他這個年齡段,這個狀態,做SMAS有點不合常理,而且,他這麼有錢,又這麼“見不得人”,難道是經濟罪犯?宮思懿也忍不住猜想,他的密碼包裡,是不是藏著什麼秘密?

不要命:身患癌癥來整形

術後第二天,男人醒瞭。林教授也趕早過來瞭,詢問瞭患者的感受,叮囑他不要大聲說話和使用誇張表情,短期內盡量吃流食等。

正好食堂送早飯過來,宮思懿替他拿瞭一碗粥、一盒牛奶和一塊米糕。可男人擺瞭擺手,將床頭櫃上的密碼包拿到胸前。又從皮包裡取出一板藥,摳出兩粒,小心地塞入嘴裡。

宮思懿和林教授湊過去一看——替莫唑胺!這可是治療癌癥的化療藥物啊!

雖然整容前有常規體檢,但是很難檢查出早中期癌癥病癥,可萬一在手術中出現事故,需要搶救的話,這種癌癥病人風險極大。這個男的,顯然有意隱瞞瞭他的身體情況。男子似乎看出林教授的不滿,擺瞭擺手:“我現在身體狀況很好,沒事的。”

林教授點瞭點頭,又搖著頭出去瞭。不過,在整形醫院的醫護人員眼中,除瞭隱瞞病情這一點,男人挺讓人省心。他話少,而且言簡意賅,每天除瞭吃飯睡覺上廁所,就是在走廊裡靜靜地散步,連手機都不怎麼玩。術後的第三個晚上,宮思懿給他輸液。他突然開口說:“我要出國瞭。國內也沒什麼好留戀的。”

宮思懿很詫異,這個年齡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時候啊,怎麼會一個傢人都沒有?男人看看宮思懿說:“小姑娘,看你頂多也就30來歲吧?年輕,真好。所以我就算死瞭,也想要漂漂亮亮的!”

老聽他說“死”,宮思懿不禁心裡發毛。而且,一個患癌的人,為什麼非要冒死整容?男人好像看出瞭她的心思:“醫生說我身體素質很好,也許還能挺個一年兩年,說不定更長。放心,你們的手術不會白做的!”

術後第四天,宮思懿正在護士站做日常記錄,突然一個打扮貴氣的中年女人急火火地蹬著高跟鞋走瞭進來,那聲音,仿佛恨不得將地面踩個洞出來。接著,她就進瞭男人的病房,然後就聽到裡面突然傳出號啕大哭,還夾雜著罵人的聲音。

宮思懿趕緊跑到病房,隻見女人直接坐在床邊的地上,像潑婦一樣,邊哭邊罵:“你個神經病啊!屁大個毛病,就讓你作成這個樣子瞭。正經手術不去做,跑來這換臉。你還嫌折騰得不夠啊!我們要錢有錢,要人有人,你這個病又不是晚期。我都給你打聽好瞭,進口的藥,全國最好的醫生,我求求你,別作瞭!”

男人耷拉著腦袋,嘆瞭口氣,任憑女的一通發泄。最後,女人平靜下來,問吃的什麼飯,宮思懿趕緊回答:“我們醫院有提供三餐的。”女人說:“外面的飯哪裡能吃啊,你等我回傢給你做飯帶過來!”女人又火急火燎地走掉瞭。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對宮思懿說:“她是我老婆劉芳,哦,不,是前妻瞭,她這個人總是急吼吼的,說話也不好聽,你別介意。”

由此,宮思懿得知,男人原是附近城市一傢上市公司的股東和高管,在一次年度的例行體檢中,突然發現自己是Ⅱ期膠質瘤。他沒有聽取醫生給予的全面治療的建議,隻是保守性服用化療藥物,並迅速辦理瞭離職,逼著前妻簽字離婚,巨額傢產七成都留給瞭妻子,又偷偷來整形醫院做瞭手術。

至於劉芳是如何找到這裡的,男人無奈地笑瞭一下,說:“她幹別的不行,偵察我的行蹤,那就是福爾摩斯!她是個母老虎加醋壇子,不能生育,所以這些年,就像防賊一樣盯著我。”

“她還偷偷約我下屬,跟他們吃飯交朋友,硬生生地培養出好幾個眼線。好幾次,我在外面和女客戶吃飯,她就那樣張揚跋扈地殺瞭過去,作起來的那個樣子,真是六親不認啊!還有一次,她出門旅遊,晚上打電話的時候,我隨口提到傢裡的電視櫃突然破瞭一塊漆,女人馬上說是狗蹭掉的。幸虧我仔細一看,才發現她還偷偷在客廳裡裝瞭監控!”宮思懿聽得目瞪口呆,終於明白當初簽協議時,男人為什麼最關註保密事項瞭。這分明是多年作戰培養出的“反偵察”意識啊!

後來幾天,那個叫劉芳的女人頂著烈日,每天三頓飯準時熱乎乎地送瞭來。男人的傷口愈合情況很好,一改之前的冷峻和沉默寡言,話漸漸多瞭起來。他向護士宮思懿說起往事。

奇葩說:一切隻為見初戀

原來,男人名校畢業後,在一傢大公司做技術工程師,還和合作公司的女孩處瞭對象。就是在這個時候,公司董事局的元老兼總工程師劉總,有一個重要項目交給他做,並對他十分滿意,將自己的千金介紹給他認識。

約會幾次後,劉總拋出瞭橄欖枝,提出要推薦他擔任副總工程師,並進入董事局,還要分房子送股權。男人被突然到來的誘惑砸得有點暈,就和自己的女友攤瞭牌,遂與總工程師之女劉芳結婚,而前女友遠走美國。

男人突然哽咽起來:“我為瞭前途,拋棄女友,這成瞭我多年的心結。婚後無數次,隻要我老婆一作一鬧,我就想偷偷聯系前女友。可我也怕我老婆,要是我真和前女友發生瞭什麼,她還指不定怎麼鬧呢!直到我發現自己得瞭這個病,才徹底放開顧慮,聯系上瞭前女友,她還是一個人。所以,我不顧一切要離婚,要換臉,要以最好的狀態去找她,在死前,不留遺憾。”

宮思懿有點驚到瞭。沒想到一個這麼成功、成熟的男人,居然也會有如此任性的行為。

後來,那個叫劉芳的女人依舊每天都來。每次都給男人帶來她打聽到的最新的治療和藥物信息,還安慰他:“你身體的事,就是個小毛病,不要怕!”男人欲言又止,頓瞭頓,說:“我生病以後,真是辛苦你瞭。想當初,結婚不久,我爸媽一個接一個地生病,都是你跑前跑後照顧,身後事也是你一手操辦……”

女人不好意思地打斷瞭他的話,扭頭對宮思懿說:“小姑娘,你看哈,鐵樹開花瞭,以前這人成天拉著一張臉,現在老夫老妻瞭,怎麼還跟我客氣起來瞭!”

宮思懿想到男人出國找初戀的計劃,劉姐還被蒙在鼓裡,眼見著她忙前忙後照顧男人,心裡也為她不值。

這天,劉姐拉著宮思懿聊天,說:“我在你這年齡太要強,凡事都要爭個贏。我知道,他沒少嫌棄我。我又沒個孩子,所以,我要看住他、盯緊他,讓別人都知道,傢裡有隻母老虎,不好惹。嘿,別說,還是有點用的。這輩子啊,他都別想從我手裡跑掉。”說罷,她自顧自地笑瞭起來。

男人拆紗佈的時候,整容的效果的確很好。皮膚光澤水潤,皺紋明顯少瞭很多,隻是還沒完全消腫。他端詳著鏡子裡的一張臉,問宮思懿:“你覺得,等我完全變成年輕時候的樣子,可以去找她嗎?”

宮思懿知道他指的是國外的初戀,可一想到劉姐,她有點憤憤不平:“你,不管你前妻瞭嗎?”

男子愣瞭一下,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其實我也知道,對不起她。可這些年,她真是把我看得嚴嚴實實的,我累瞭……”

一星期後,劉芳帶著呼啦啦一大幫人,指揮這,指揮那,前呼後擁地將男人接走瞭,那架勢和派頭,也真是難得一見。後面的幾次復診,也是她陪著男人來的。相較之前男人對她的沉默寡言,兩人有說有笑,和諧瞭不少。

四個月後的一天,男人獨自前來復診,那時候,他的臉已經基本恢復瞭,看著年輕瞭十多歲,林教授的技術果然不是蓋的,細微表情絲毫不受影響。

宮思懿問起他的病情,他微笑著說還能再活幾年呢!見沒人,宮思懿打趣著問:“那還出國不?”

男人有點不好意思,笑呵呵地說,他已經和母老虎復婚瞭,也不出國瞭,想想,還是老夫老妻好。

原來,自從辭職養病起,劉姐可能是考慮到他的病情,再折騰又還能怎樣,所以索性不再管他。而這個男人卻發現,自己其實就像個被媽媽看管嚴厲的孩子一樣,整容、計劃出國,純粹是為瞭叛逆。

她不管他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越來越依戀她、需要她。

男人走的時候,還小聲嘀咕瞭一句:“我怎麼感覺,換瞭臉以後,自己看自己怪怪的。別說,這身體上的東西,也還是原配的好!”

宮思懿也忍不住嘻嘻地笑瞭起來。看來,雖然臉是年輕瞭,可是,多年的夫妻,他的心早就被母老虎熨燙得服服帖帖。

編輯/邵鸞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