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城,爆炸,機關殺夫案:世間焉有完美犯罪

2018年臘月二十八,輔警劉再輝將村裡的工作收瞭尾,又拿著大喇叭在村裡遊走,把嚴防火災的事重點宣傳瞭一下,就怕過年不安生。可世事就是這麼奇妙,總是怕什麼來什麼!

煙花爆炸,同行相欺?

2018年臘月二十八晚上睡到半夜,湖南省邵陽市的駐村輔警劉再輝接到民警張偉民的電話,說縣城一傢煙花店發生爆炸,店主是他所駐村莊的村民,要他趕快去一趟。

出事地點在城東,離他住的小區隔瞭半個縣城。從溫暖的被窩裡鉆出來,冬夜的冷風撫過肌膚,劉再輝忍不住打瞭個寒戰,裹緊厚羽絨服,騎上瞭摩托就往城東奔去。

趕到時,消防隊已將大火撲滅。空氣中散發著濃烈的煙花燃燒的氣味和灰塵味,破爛的墻面水珠滴答,伴著消防車和救護車離去的嗚咽聲,給人一種深深的蒼涼和無助感。在警車車燈強光的照耀下,兩具燒得面目全非的屍體,一個女人披頭散發,坐在屍體旁號哭,眼淚鼻涕糊瞭一臉。

張偉民跟劉再輝說瞭火災的大致情況:晚上11點多,這傢煙花店裡突發火災,大火引發煙花爆炸,店老板王雙喜被當場炸死。巨大的沖擊力把天花板炸塌,樓上一個正在睡覺的女人也被無辜炸死。好在臨近年關,左右的店子都關門回傢過年瞭,沒有造成更大傷亡。

柳小雲癱坐在廢墟中,聲嘶力竭地哭嚎著。她帶著哭腔回憶說,當時已經很晚,店裡沒有顧客,夫妻倆準備關門回傢。她有個習慣,回傢前要上廁所。店裡沒有衛生間,得去50米外的公廁。跟往常一樣,她趁王雙喜收攤的時候,去瞭廁所,誰知就這麼點工夫,她聽到一聲巨大的爆炸聲,跑出來一看,店子就成瞭火海。

張偉民問她:“王雙喜抽不抽煙?得罪過什麼人沒有?”柳小雲吸著鼻子說他是老煙民瞭,由於職業關系,平時抽煙都會走到店外才點火。

“得罪人?”柳小雲想瞭想,猛地爬起來咬牙切齒地說:“我看八成是李春成那王八蛋搞的鬼!他前兩天還說要搞死我老公!我們的店在路口,位置好東西又賣得便宜,生意自然要好些。李春成怪我們打價格戰讓他沒飯吃!”

劉再輝和張偉民對視一眼,環顧四周,看到瞭路口的攝像頭,是不是李春成,去交警隊一查就知道瞭。張偉民叫來一位民警連夜去交警隊調監控,他們繼續在現場駐守。

因為爆炸威力太大,殃及瞭樓上,樓上死者的老公正在現場要求賠償,張偉民耐心地安慰著這個悲傷過度的男人,同時詢問著他那邊的情況。男人說他叫宋明,在附近的化工廠上班,租住在煙花店樓上好幾年瞭。死去的老婆李倩倩在外地打工,臘月二十八才趕回來陪他過年。

當晚幾個朋友叫宋明去打牌,李倩倩因坐長途車暈車,頭還有點不舒服,就早早睡瞭沒跟著去。“沒想到,回來過個年還遇瞭難,叫我怎麼跟她娘傢人交代啊?”這個1.8米的男子蹲在路邊,雙手抱頭埋在膝蓋上,肩膀微微聳動。

天空漸漸泛白,周圍慢慢光亮起來。劉再輝和張偉民帶人把爆炸現場周邊仔細檢查瞭一遍,除瞭在離店子30米遠處找到一個燒煳的手機殘骸外,一無所獲。不一會,查監控的民警回來報告,說前一晚,李春成在路口鬼鬼祟祟張望過,並沒有靠近王雙喜的煙花店,後來接瞭個電話就走瞭。

張偉民把李春成叫到局裡問話,劉再輝把那個燒煳瞭的手機送去做檢測。李春成咬死沒害王雙喜,他跳起來叫道:“我也是賣煙花爆竹的,能不知道這東西起火的威力嗎?瘋瞭才會去放火呢!再說吵歸吵,我還沒蠢到真要搞死他的地步呀!”

張偉民問他在路口看什麼,後來去瞭哪裡?有沒有人證明?李春成撓撓頭,期期艾艾半天,最後梗著脖子說自己一個人在傢睡覺。看他眼神躲閃的樣子,張偉民威脅說:“在傢睡覺是吧?那我給你老婆打個電話問問好瞭。”

李春成本能地一縮,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懇求說:“好吧,我都告訴你們,不過你們不能跟我老婆說,要不我就完蛋瞭!”

老人手機,暗藏玄機

李春成說自從和王雙喜打架後,他傢的生意更差瞭,臘月二十八那天也早早關瞭門。他路過王雙喜的店,見店裡人來人往生意興隆,更加氣憤。

就在他火大時,他經常去玩的按摩店肖美女給他打電話,說第二天要回去過年瞭,可能要出瞭正月才回來,要他去玩玩。於是李春成就去肖美女那“敗火”去瞭,玩到凌晨2點多才回傢,謊稱和別人打牌去瞭,還挨瞭老婆一頓批。

“不信你們打電話問肖美女吧,隻要不讓我老婆知道,怎麼查都行。”李春成哭喪著臉,劃開手機遞給張偉民。通話記錄顯示,臘月二十八20點13分,他的手機有一通和肖的通話,時長1分38秒。張偉民給肖美女打瞭電話,確認李春成沒說謊。

排除瞭李春成的嫌疑,監控顯示,出事前柳小雲出去後,並沒有外人進入煙花店。宋明的朋友也證實,他當晚和他們一起在打牌。出瞭這麼大事故,難道真的隻是王雙喜抽煙出的意外?

劉再輝納悶之際,手機檢測結果出來瞭,是一款老人機。因為爆毀嚴重,除瞭查出手機品牌與型號,沒有任何其他線索。他連忙給柳小雲和宋明打電話,柳小雲說她和王雙喜用的都是蘋果機,宋明說支持國貨,他和李倩倩都用的華為。問來問去,誰也不知道這部手機的來頭。

那這個手機哪來的?為什麼會在火災現場?既然沒有外人進入,這手機是不是可以假設是王雙喜店裡或宋明傢裡飛出來的?

毫無頭緒中,劉再輝想起現在手機號都是實行實名制,他請張偉民派人去查柳小雲和宋明名下的手機號,發現柳小雲隻有一個號碼,就是她正在用的那個。劉再輝無意間卻發現宋明有兩個手機號,現在用的這一個,恰巧在事發當晚11點多,給另一號碼撥過號。可這並不能證明什麼,劉再輝自己的手機找不到時,也常用工作手機打日常手機,循著鈴聲去找。

轉眼到瞭除夕,單位和門店都休業瞭,案子陷入死局。一切,隻有等找到手機的主人才能明朗瞭。

終於熬到初八正式上班,大部分店鋪都開門營業,劉再輝迫不及待去縣城的手機店走訪,果然在一傢不起眼的小營業廳找到瞭同款手機。在智能機全球普及的年代,這款手機購買的人不太多,從一堆票據存根中,劉再輝很快找到瞭一張12月10日購買這款老人機的記錄。

可時間過瞭這麼久,誰也不記得是誰買的瞭。找不到購買人,這一趟就算白跑瞭。劉再輝心念一動,總感覺宋明有兩部手機很奇怪,電光火石間,他記起他的兩個號碼,要營業員幫忙查那兩個號碼的辦卡情況。果然查到他在12月10日辦瞭張新卡。

劉再輝馬上要店員調取監控,還好,辦卡當天的視頻保存著,在監控裡找到瞭宋明的身影。讓他喜出望外的是,監控真真實實地拍到他購買手機後再辦卡的經過。

他一個年輕男人,買老人機做什麼?而且為什麼這麼巧合會在案發時正好通話?

劉再輝馬上去找張偉民,把這些發現向他匯報,張偉民聽瞭,連忙傳喚宋明去問話。與此同時,劉再輝借口上門拜年,再次走訪柳小雲。

閑聊瞭幾句後,劉再輝裝作不經意地提起那個燒焦的手機可能是宋明的,問他們夫妻跟宋明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過節?柳小雲的身子明顯抖瞭一下,眼中閃過驚恐之色。

劉再輝心裡一凜,感覺她知道些什麼,故作嚴肅地說:“現在的科技很發達,一個燒焦的手機也能查出很多東西。這不,張科長已經傳喚宋明,相信要不瞭多久,真相就能大白瞭。”

柳小雲臉色大變,身子像寒風中的樹葉顫抖著。劉再輝知道剛才的話對柳小雲起瞭作用,決定從她這兒開始突破。在他的循循誘導下,柳小雲再也忍不住,交代瞭一切。

循循善誘,解開謎團

柳小雲說王雙喜前幾年出瞭次車禍,那方面出瞭問題。隻是為瞭面子,兩人一直瞞著沒有聲張。宋明住到煙花店樓上不久,老婆不在身邊十分寂寞,兩人很快對上瞭眼,成瞭情人。

紙終究包不住火,王雙喜察覺異常後,跟她提出離婚,還要她凈身出戶,不過因為面子,王雙喜隻是發瞭發狠話,發泄瞭一通,逼著柳小雲凈身出戶,並沒有把事情鬧得太張揚。

柳小雲既怕丟面子,又怕凈身出戶沒錢,就和宋明商量怎麼辦。宋明安慰她,讓她先哄著王雙喜,過段時間一定給她個交代。

直到臘月二十八上午,宋明悄悄給瞭柳小雲一包紅色粉末和一部手機,要她趁王雙喜不註意,把藥粉撒在靠出口的角落裡,再把手機放在上面。宋明一再叮囑她,要她在收工去上廁所時,給他發個信息。

柳小雲因擔心事情敗露,也害怕自己凈身出戶,特別是宋明跟她保證,等神不知鬼不覺解決瞭這件事後,就帶她離開,於是,她鬼迷心竅聽瞭宋明的安排。

當天晚上,王雙喜出去過煙癮時,柳小雲偷偷把藥粉倒在門邊的角落裡,把手機也放瞭上去。為瞭不讓外人發現,她還特意把幾個大煙花側身拼在一起,把手機隱藏在中間。直到她在公廁聽到一聲巨響,感覺墻壁都有所晃動,才知道事情鬧大瞭。

王雙喜和李倩倩死後,宋明要柳小雲再給他三十萬。她實在拿不出錢瞭,宋明惱羞成怒,威脅說再不給錢,就要讓她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柳小雲想到王雙喜的死,知道自己鬥不過宋明,嚇得不知道怎麼辦。聽說宋明被帶走,既怕他有事會牽連自己,又怕萬一沒事放出來,她也沒好果子吃。她權衡再三,求生欲戰勝瞭一切,決定投案自首全盤交代,爭取寬大處理。

劉再輝趕緊把這個消息報告瞭張偉民。有瞭柳小雲的指證,宋明再也無法自圓其說。在張偉民的審問下,他不得不交代瞭犯罪經過。

宋明說,在和柳小雲的交往中,柳小雲一直舍得給他花錢,讓他以為她是個大富婆,更生出瞭讓她包養的念頭。當柳小雲向他求助,特別是說王雙喜要搞臭他時,他就有瞭趁著事情還沒敗露,幹脆一不做二不休害死王雙喜的想法。

為瞭這個完美的犯罪計劃,在化工廠上班的宋明煞費苦心,先利用工作之便拿瞭些三硫化二銻、紅磷和氧化劑回來,又特意去買瞭臺振動力度強的老人機。紅磷等化工品就是制造火柴的原料,宋明借手機振動摩擦生熱,使其燃燒引起明火的原理,點燃瞭堆放的煙花。

宋明收到柳小雲離店、王雙喜獨自收攤的信息後撥打手機,讓手機震動引起紅磷起火,將旁邊的煙花引線點燃產生爆炸。由於著火點在門口,王雙喜根本來不及逃跑,堵在店裡活活被炸死。誰知煙花爆炸威力這麼大,把在樓上睡覺的李倩倩也炸死瞭。

本以為天衣無縫的計謀,可千算萬算,宋明萬萬沒想到手機在爆炸中被彈瞭出去,警察還從手機中查到線索,把懷疑的目光鎖定在他身上;更沒想到劉再輝會詐出柳小雲,逼得她舉報情人自保。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場設計巧妙的殺人案,不足半個月的時間,就得以告破。

2019年3月16日,法院宣佈,根據《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被告人宋明犯故意殺人罪和縱火罪,情節嚴重,數罪並罰,依法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柳小雲犯過失殺人罪,因有自首情節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

在警察面前,從來沒有所謂的完美作案手法。掃碼關註並在後臺回復:辦案查看更多警察破解高智商犯罪的故事。

編輯/徐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