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學區房無法承受之重:11歲少年怒綁堂弟

哥哥遭遇車禍去世,弟弟昧瞭良心要占哥哥借給他幫助孩子上學的學區房,嫂子無憑無據,討不回房子,陷入極度崩潰之中。就在此時,哥嫂傢11歲的兒子自發行動起來,他要出手,還媽媽一個公道——

鉆空子出借學區房,孰料丈夫車禍身亡

2020年12月19日,周六。一大早,11歲的琪琪就告訴媽媽陳好,他要去同學傢和同學一起做手工制作,周一要上交老師。直到晚9點多,琪琪才回到傢,鞋子和褲角上沾瞭不少泥土。陳好皺瞭皺眉頭:“鞋子怎麼弄這麼臟?”琪琪回答說:“我們到外面玩瞭。”

晚上11時,陳好悄悄來到兒子琪琪的房間,看看他是否蹬被子,卻發現兒子竟然還在玩手機。她搶過手機,屏幕上赫然顯示著搜索頁面:“6歲的小孩在野外一晚會凍死嗎?”陳好心下一沉,聯想到小叔子的兒子壯壯今年正好6歲,她厲聲追問兒子:“你今天到底去哪裡瞭?為什麼查這個?”

一開始,琪琪怎麼也不肯說。陳好急瞭:“你到底在哪個同學傢過的生日?我馬上打電話!”琪琪終於“哇”地哭出聲來,邊哭邊喊道:“叔叔他們太欺負人瞭,我要為你報仇……”

時年36歲的陳好是一名幼兒教師,老公董禮峰曾是山東省威海市一傢機械廠的業務經理。機械廠實行工資和業績掛鉤,董禮峰業績好,收入頗豐,是親友們眼中的成功人士。董禮峰兄弟兩個,弟弟董禮勇和弟媳任靜在工廠打工,收入一般,婚後三年多,才在市郊買瞭一套小戶型的房子。

2018年夏天,陳好的父親因結腸炎住院,醫院在小叔子打工的工廠附近。當時董禮峰出差在外,陳好忙不過來,小叔子董禮勇晚上主動去醫院陪床,並讓妻子煲湯送飯,讓陳好感激不盡。

幾個月後的中秋節,董禮峰和弟弟都帶著各自的妻兒回農村父母傢團圓。午飯過後,大傢在一起聊天。公婆問及陳好父親的病情,陳好按捺不住內心的感動,再次向小叔子和弟媳表示感謝,並說,以後有什麼事需要幫忙的,請他們一定不要客氣。

話音剛落,弟媳任靜說:“我們現在真的有件事需要哥嫂幫忙……”原來,董禮勇的兒子還有兩年上學,郊區沒有好學校,市裡上學又需要有房產,他們沒有實力購房,而董禮峰在市中心有一大一小兩套房,大的自住,小的出租,兩人想讓哥嫂把小房子過戶給他們,等孩子上學後再過戶回來。

那套房子雖然小,但市場價已達到瞭80多萬。這不是小事,陳好有些遲疑,她抬頭看看老公,董禮峰正好也在看她,似乎在征詢她的意見。

公公婆婆也都把目光投向瞭陳好,見她有顧慮,公公開口說:“這件事關系到你侄兒一輩子的前途,我希望你能幫幫他們,不用擔心房子,我當爹的可以做擔保,你們盡可以放心。”

話說到這份上,陳好不好意思拒絕。第二天,董禮峰拉著陳好,到房產交易中心當天就辦好瞭過戶手續。一個月後,董禮勇就拿到瞭房產證。

讓陳好始料未及的是,還沒等小叔子把房子還回來,丈夫就出瞭事。2019年冬天,董禮峰駕車出差,半路上心臟病突然發作,竟然猝死在路上。

噩耗傳來,陳好直覺天昏地轉。雙方老人日漸衰老,兒子琪琪才剛過10歲生日,丈夫撒手人寰,將重擔扔給瞭她……

婆傢人昧良心占房,孤兒寡母有理難講

陳好沉浸在悲傷中,整日啼哭,後事都是小叔子幫助處理的。因為董禮峰是在出差時發病,單位一次性補償瞭二十萬,董禮峰為自己買有保險,保險公司又賠償瞭二百多萬。

最後一筆保險公司的錢到賬後,董禮勇當著嫂子的面痛哭失聲:“這錢是用我哥的命換來的……”任靜也在旁邊感嘆:“咱們普通人傢,一輩子攢二百多萬,想都不敢想啊!”悲痛中的陳好,聽這話覺得刺耳,她哭著說:“多少錢也換不來你哥的命!你哥就是我們傢的天,人沒瞭,要錢有什麼用啊?”

任靜卻苦笑著說:“嫂子,你沒經歷過苦日子,不知道沒錢的滋味,有時候錢真的能難倒人。”

董禮勇好像沒有覺察出妻子的話有什麼不妥,他對嫂子說:“哥哥去世,我們大傢都很難過,特別是我父母,這簡直是要瞭他們的命。父母在農村生活,也沒什麼收入,以後會更難……”

陳好聽出瞭小叔子的弦外之音,丈夫單位補償瞭二十萬,公婆是有一部分繼承權的。那天,她從補償款裡拿出10萬送給公婆,借機把小叔子兩口子送出瞭門。董禮勇夫妻倆也很少再來打擾嫂子。

有一天,陳好在娘傢無意中和父母說起瞭借房的事,父母一聽,連個協議都沒有簽,就把房子這麼過戶,當即大驚失色,連說不妥。

陳母憂心忡忡地說:“如果琪琪爸爸活著,他們傢念及親情,可能不會節外生枝,眼下這種情況,怕是會有變化。”陳父建議陳好趁壯壯還沒上學,馬上去找小叔子補簽個協議,將來有糾紛瞭也好有個抓手。可陳好為難地說:“當時過戶時沒有簽,禮峰去世後,我又要追著人傢簽協議,這好像我信不過人傢。琪琪的爺爺奶奶還在呢,當初可是他們拍著胸脯保證的,應該不會有事。”父母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隻好聽天由命瞭。

好不容易等到2020年9月1日,壯壯如願上學瞭。陳好就開始催促小叔子把房子過戶回來。但董禮勇一直推托忙,催得急瞭,他幹脆不接電話。

陳好心下一沉,當天晚上,她直接來到小叔子傢,直奔主題:“壯壯已經順利上學瞭,咱們去把房子過戶回來吧,我賣掉換個商鋪做點小生意。”

董禮勇一聲不吭地抽煙,旁邊的任靜替丈夫說話瞭:“嫂子,這個房我們五年前就買下瞭。最後一次錢全部付清後,才過的戶。”陳好的腦袋“嗡”瞭一下,父母的擔憂終於變成瞭現實。她緩瞭一口氣,顫抖著說:“你們怎麼能昧著良心張口說瞎話!前年中秋節在老傢,你們第一次跟我求這個事,當時還說沒錢買房,現在怎麼成瞭五年前就買下的?”

任靜卻不慌不忙地說:“五年前,這個房子市場價才40萬左右,我哥可憐我倆工資低,低於市場價5萬元賣給我們的,他可能是怕你知道瞭生氣,才沒跟你說,當然更不可能過戶。”陳好聽不下去瞭,她憤怒地問:“既然你說買下瞭房子,那付款憑證呢?我可是沒收到你們一分錢!”董禮勇終於開瞭口:“房款都是我直接給我哥現錢的,五年間分瞭三次給他,有兩次是我哥開車來拿的,一次是我去他辦公室送的。”

小叔子夫妻倆信口雌黃的一頓胡謅,讓陳好氣瘋瞭,她當天晚上就哭著趕到瞭鄉下公婆傢。她原本以為,公婆會站出來主持公道,然而,公公說:“我年紀大瞭,記性不好。我記不得當時的情況瞭,你以後不要再為這件事來找我瞭。”

陳好眼前一黑,大哭著說:“爸,琪琪也是您的親孫子啊!前年中秋節,如果不是您拍著胸脯保證,我不會那麼痛快地答應過戶。如今我們孤兒寡母的,您可要主持公道啊!”公公不作聲瞭,婆婆卻在旁邊嘆著氣說:“你傢底厚,再嫁肯定也會找個好人傢。禮峰去世後,也賠償瞭那麼多的錢,而且你就一個孩子,也花不瞭多少錢。你弟弟和弟媳本來工資就不高,還想生二胎,你就不要和他們爭瞭。”

陳好的父母得知瞭閨女的遭遇,更是氣憤不已。陳媽媽氣不過,第二天就找到瞭董禮勇打工的地方,想為女兒討個公道。哪知道,董禮勇走到大門口,一看到嫂子的媽來瞭,立馬就退縮瞭回去。

陳好媽媽氣得不行,在廠門前聲嘶力竭地喊著:“董禮勇你給我出來!你哥屍骨未寒,你就喪盡天良要昧你嫂子的房產!你以為我閨女娘傢沒人做主瞭嗎?”很多人過來圍觀,董禮勇嚇得偷偷從側門逃瞭出去。保安為瞭維持秩序,不讓陳好媽媽進門,兩人起瞭爭執,陳好媽媽當天晚上回傢就胸悶氣短病倒在床。

見父母為瞭自己的事情上火,陳好的心都要碎瞭。她想打官司爭回房產,去咨詢律師,律師說,沒證據,這官司沒法打。遭此算計,陳好整日鬱鬱寡歡以淚洗面,連上班也堅持不住,工作中連連出錯。

11歲少年綁架堂弟,一樁大案驚醒兩傢人

媽媽的心事,被11歲的兒子琪琪看在眼裡。父親去世後,他和媽媽相依為命,母子感情越來越深。孩子已經感受到瞭生命的無常,他經常害怕地問姥姥:“媽媽會不會也突然丟下我不管啊?”

2020年11月底,北方的天氣已經很冷,陳好媽媽擔心她不好好吃飯,晚上就包瞭水餃,和老伴一起送瞭過來。但陳好臉色蠟黃,根本不想吃飯。老人悲從中來,哽咽著對外孫說:“你叔叔他們傢把你媽媽坑苦瞭,你可一定要好好學習,為你媽媽爭口氣啊!”陳好從未跟兒子說過此事,琪琪第一次得知叔叔傢的所作所為,他握緊拳頭咬著牙說:“他們太過分瞭!我爸走瞭還有我呢!我不能看著我媽被人欺負!”

2020年12月的一個周末,琪琪告訴媽媽,他要去同學傢學做手工制作,周一要上交學校。實際上,他是想去報復叔叔一傢。

據琪琪案發後講述,他想打壯壯一頓,讓媽媽出口惡氣。因為董禮勇和妻子都屬於打工一族,平日沒事時基本不休假,6歲的壯壯自己在傢。琪琪敲開房門,說要帶他去爺爺傢玩。壯壯和琪琪非常熟悉,兩人經常一起在爺爺傢過春節、過暑假。見琪琪要領他回爺爺傢,他開心不已,蹦蹦跳跳地跟著出瞭門。在路上,琪琪給堂弟買瞭零食,哄著把他的電話手表摘瞭下來。壯壯吃著零食,什麼也不顧瞭。

琪琪每年暑假都跟父母到鄉下爺爺傢,對公交路線非常清楚,對爺爺傢周邊的環境也很瞭解。他領著壯壯上瞭大巴車。

大巴車到瞭終點站,琪琪把壯壯帶到瞭一處果園裡。這個果園,琪琪來過很多次,他知道園子裡有一處放農械器具的空屋子。小屋四處透風,非常寒冷。進瞭小屋,琪琪找到一根麻繩,直接把堂弟綁在窗框上。壯壯當即嚇哭瞭,直哭著找媽媽,要給爸爸媽媽打電話。但他的電話手表被琪琪在大巴車上隨著吃零食的袋子一起扔到瞭窗外。

綁住瞭壯壯後,琪琪上前就踢瞭他一腳,咬牙切齒地說:“我治不瞭大人還治不瞭你嗎?你爸爸媽媽不是會欺負人嗎?我要讓他們也嘗嘗被人欺負的滋味……”壯壯嚇蒙瞭,他驚恐地求饒:“哥哥你別打我,我爸爸媽媽都是好人,他們不會欺負人……”眼看琪琪不住手,壯壯又疼又怕,大哭著喊:“等我告訴爸爸,告訴爺爺,你欺負我。”琪琪一聽,更來氣:“那就等他們來救你吧!”然後頭也不回地走瞭。

因為果園遠離村莊,冬天也沒人進去,壯壯哭啞瞭嗓子,也沒人聽到。

當天晚上,任靜下班後,不見瞭兒子,她當即打電話,接通後卻是一個陌生人接的。那人告訴任靜,他在村口馬路邊揀到一個零食袋子,見裡面的電話手表還能使用,就拿回瞭傢。那個位置正是回公婆傢的必經之路,她連忙給公婆打電話,公婆卻沒有看到壯壯回來。任靜和婆婆都急得大哭。

而這邊,陳好聽瞭兒子琪琪的訴說後,大驚失色。心地善良的她急忙給公婆打電話,讓他們速去果園把壯壯救出來。

等眾人趕到果園時,壯壯已經渾身冰涼,嗓子哭得發不出聲來,手腳都凍僵瞭。一傢人心疼不已,連忙把孩子送到醫院檢查,發現壯壯肺部有炎癥,凍傷已經達到瞭二度,有些皮下組織出現瞭水腫。

第二天早上,陳好就帶著兒子到文登區公安分局自首。琪琪觸犯瞭法律,雖然因為年齡小,不需要承擔刑責,但要接受批評教育。壯壯出院後,被嚇得有瞭心理疾患,每天晩上都需要開著燈睡覺。

直到此時,董禮勇的父母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兩人來到大兒媳傢,抱著琪琪淚流滿面。而琪琪倔強地說:“隻要叔叔不還我們傢的房子,我早晩還要報復!”奶奶嚇得再次哭瞭起來,她摟緊大孫子說:“是爺爺奶奶不對,毀瞭兩個孫子。你放心,我一定讓叔叔歸還你們傢的房子。”

目前,董禮勇夫妻表示,會早日把房子過戶給嫂子。董禮勇的父母希望小兒子能貸款把嫂子的房子買下來。而陳好也表示,自己的兒子傷瞭壯壯,她願意以低於市場價五萬元的價格,把房子賣給小叔子。目前雙方還在進一步協商中。

一場鬧劇看似平靜地結束瞭,但兩個孩子心理所受的創傷,也許很長時間都難以愈合。

(因涉及未成年人,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編後]為瞭一套學區房,公婆和小叔子夫妻喪失瞭做人的基本誠信。他們沒有想到,上一輩種下的因,竟在晚輩身上結出果來。幸好,他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及時彌補,才防止瞭更大的悲劇發生。否則,等到出現嚴重後果,那將會毀掉兩個孩子的人生。

編輯/柴壽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