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假離婚買房”臨場發揮:一對親傢母冤傢路寬

吳悠的婆婆和媽媽是一對貨真價實的冤傢。誰也沒想到有一天,為瞭兒女的復婚大計,兩人竟真刀真槍地幹上瞭……

媽媽被砍婆婆跳樓,禍起一樁陳年舊事

2018年深冬的一個周六,風像鞭子一般吹得人臉生疼。一大早,吳悠就去公司加班。中午,她買瞭菜回傢,一進門就聽見女兒淒厲的哭喊:“姥姥,醒醒,你起來啊!”

她沖進廚房,看見媽媽躺在地上,胸口插著一把菜刀,鮮血直流,已經昏死過去。她嚇傻瞭,喊道:“媽,醒醒啊,媽。”隨即,她趕緊撥打瞭120和110。女兒在旁邊,也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萱萱,是誰傷的姥姥?你奶奶呢?”吳悠問女兒。女兒哽咽著說:“是奶奶殺的姥姥,她跳樓瞭……”吳悠挪到廚房的小陽臺去看,隻見婆婆匍匐在樓下草地上,生死未知。

吳悠,85後,山東省日照市人,爸媽都是普通工人,忠厚老實。哥哥吳偉男身材高大,神經大條,從小就喜歡欺負吳悠。因一直活在“暴君”哥哥的陰影中,當她遇見暖男周君時,就被他吸引瞭,並開啟瞭從校服到婚紗的愛情長跑。

2010年,吳悠和周君決定結婚。雙方父母都很高興,籌劃著見一面。得知未來婆婆是四川人,吳悠特意選瞭一傢川菜館。

周君是由媽媽帶大的。他的爸媽在他10歲時就離婚瞭,他爸除瞭每月打來一筆撫養費,很少見面。周君媽媽這些年著實不易,擺過小吃攤,賣過水果,還開瞭一傢餐飲店,這些年日子才逐漸好起來。周君也很爭氣,博士畢業後在一所大學任教。

吳悠對未來的婆媳關系還是挺有信心的。誰知,才一見面,婆婆就怔住瞭,轉身對周君說:“君兒,這婚別結瞭,跟媽回傢。”說完,就摔門而去。周君看瞭看吳悠,不知所措地追瞭出去。

吳悠爸媽也收攏瞭臉上的笑意,換上瞭憤怒和不屑的眼神。媽媽說:“哼,這樣的人養出來的兒子,不嫁也罷!”吳悠蒙瞭。

回傢後,在吳悠的一再追問下,媽媽吐露瞭實情。原來周君媽媽名叫李芳,她和吳悠的爸媽早些年曾經在一個服裝加工廠裡工作過。

那是1996年,吳悠媽負責質檢工作,李芳則負責原材料采購。在一次檢查中,吳悠媽查出一批佈有質量問題,如實匯報給瞭廠裡,卻意外牽出李芳受賄的事。做采購的,吃供應商回扣,是這行默認的潛規則,廠裡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一旦有人拿出確鑿的證據追究,問題就大瞭,最終廠裡開除瞭李芳。

害她丟瞭飯碗,李芳自然對吳悠媽懷恨在心。事後,李芳還來找過吳悠媽,矢口否認她收受賄賂的事情。可當時所有的證據都指向瞭她,吳悠媽身為質檢人員,也隻是公事公辦。廠裡念在李芳積極退回財物,還因此被離婚,並沒追究她的責任,事情才不瞭瞭之。但這仇也就此結下瞭。

吳悠把這事原原本本地告訴瞭周君,他說他也問過他媽瞭,他媽說,她從來沒有收受賄賂,當年她是被冤枉的。因為吳悠媽的舉報,他媽媽不僅丟瞭工作,周君爸爸還跟她提出離婚。後來,聽說他爸爸跟一個叫吳燕的女人去外地打拼瞭。

李芳生瞭一場大病,忍受著街坊鄰居的指指點點。一個人帶著周君,連基本的溫飽都保證不瞭,所以她無比痛恨那個害瞭她一輩子的人——吳悠媽。

如果不能解開媽媽和準婆婆的心結,這婚事是進行不下去瞭。可準婆婆和媽媽都說自己沒錯,那究竟是哪裡出瞭問題呢?吳悠和周君向各自的媽媽追問過多次,卻完全沒有頭緒。他們也想過找周君的爸爸瞭解情況,但因為很多年沒聯系瞭,一時半會根本聯系不上他,這事就暫時擱置瞭。

吳悠和周君焦急又絕望。就在這時,吳悠意外懷孕瞭。起初,爸媽勸她打掉孩子,她卻以死相逼堅持要生,父母拗不過她,又怕她一個人帶著孩子受苦,口風也就松瞭。周君則拿著B超單給他媽看,還說,若不想讓孩子也像他一樣從小就沒有爸爸,就讓他倆結婚。最終,吳悠爸媽和李芳暫時壓抑瞭對彼此的仇恨,不情不願地為他們舉辦瞭婚禮。

借“假離婚買房”發揮,新仇舊恨闖下大禍

婚後,吳悠夫妻倆和婆婆住在一起,吳悠的爸媽為瞭減少和李芳不必要的爭吵,也很少來女兒傢。

那段時間,周君工作忙,整個孕期的產檢,他都安排母親陪吳悠去,想借寶寶的光讓她倆拉近距離。可每次知道吳悠要去產檢,李芳都先找好各種理由出門,總是刻意減少和吳悠單獨相處的時間。

生產那天,吳悠難產好不容易生下女兒萱萱。婆婆仍隻關心孩子,還說哪個女人不生孩子,沒那麼嬌貴。吳悠的心涼瞭一大截,她哥瞬間跳瞭起來,卻被爸爸拽瞭回來。好在周君把吳悠照顧得很好,才讓她沒有那麼難過。

坐月子期間,吳悠的媽媽也搬過來住,方便照顧吳悠。婆婆和媽媽,兩人成天就因為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吵鬧。其實,吳悠明白她們倆是沒有忘記那件事,所以互相看不順眼。吳悠和周君想緩和她們的關系,帶她們一起旅遊、逛街,可每次都不歡而散。

2013年年初,吳悠上班後,她媽媽就回傢瞭,婆婆幫她照看孩子。因為生活觀念不一樣,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兩人爭吵不斷。看在她對待女兒還算盡心盡力的分上,吳悠都主動服軟。原本以為生活就這樣,磕磕絆絆、吵吵鬧鬧,不會有什麼驚濤駭浪,但後來發生的事證明,是她想得太簡單瞭。

轉眼間,女兒萱萱就快要上小學瞭。2018年初,吳悠和周君看好瞭一套精裝學區房,可是錢不夠。正發愁時,周君說:“我們有同事為瞭買第二套房辦瞭假離婚,不如我們也效仿,買完房子再復婚。這樣可享受首套房的政策,首付低,契稅和貸款利率也低。”

起初,吳悠不同意,但苦於手頭資金不足,就答應瞭。很快,他們就辦瞭離婚手續。房子下來以後,吳悠一直催周君去辦復婚手續,可他一直說太忙瞭,找各種理由拖延。吳悠在內心裡是信任周君的,但仍忍不住惴惴不安。

那段時間,吳悠總是魂不守舍,還出瞭一次車禍,萬幸的是隻是剮蹭,沒有傷到人。爸媽都看在眼裡,替她著急,覺得遲遲不復婚,定是她婆婆從中作梗。

終於,吳悠媽媽沉不住氣,帶著兒子來瞭吳悠傢。那天,吳悠加班,婆婆在做飯。問起復婚的事,吳悠哥哥急脾氣大喊大叫,沒坐一會兒就被媽媽打發走瞭。誰也沒想到,之後竟發生瞭這麼慘烈的事情……

經過診斷,吳悠媽胸口上的傷,沒傷及要害,但失血過多,又受到驚嚇,需要住院治療。而婆婆小腿和左臂骨折,打上瞭石膏。

周君趕來醫院,這才告訴吳悠,假離婚是婆婆的主意。買完房後,戶口本被婆婆藏起來瞭。這麼多年以來,李芳心裡的疙瘩一直沒解開,又因生活瑣事積攢瞭矛盾,她就萌生瞭讓兒子離婚的念頭。那段時間,李芳情緒低落,精神狀態很差,經常半夜不睡覺在客廳溜達。周君照顧母親的情緒,想緩緩再辦手續,又不敢告訴老婆實情,怕再起沖突。

吳悠媽媽醒來後,講述瞭事發經過。原來,那天她帶兒子一起去質問李芳,周君打算什麼時候去辦復婚手續。起初,李芳躲躲閃閃地敷衍。她以為李芳顧忌吳悠哥哥在不好明言,就打發兒子走瞭。

誰知,吳偉男一走,李芳就忍不住得意地說:“既然離瞭,就不用復婚瞭。你當初對我做的事,終於報應在你閨女身上瞭!”“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們不會是蓄謀已久要趕走我閨女吧?”吳悠媽媽氣憤地質問道。李芳竟直接承認瞭,還說,她就不同意復婚,如果復婚,她就不活瞭,邊說邊揮著手裡的菜刀。吳悠媽媽氣死瞭,忙上前去搶刀。沒想到,搶來搶去,由於廚房的地面濕滑,兩個人摔倒瞭,吳悠媽媽被壓在瞭地上,刀子插在她的胸口上,鮮血汩汩流出,不一會兒,她就不省人事瞭。

李芳被嚇得不知所措,以為自己殺瞭人,情急之下推開廚房小陽臺的窗戶,跳瞭下去。萱萱本來在屋裡玩,聽到廚房的爭吵後,就跑過去看,卻正好看到姥姥躺在地上和奶奶從陽臺跳下去的那一幕。

多年誤會一朝澄清,冤傢路寬擁抱幸福

在醫院的走廊裡,吳悠抖成瞭一團,從未想過殺人、跳樓這麼恐怖的事情,就這樣發生在自己傢。吳悠再次意識到過去那段恩怨的嚴重性,如果處理不好,這個傢也就散瞭。吳悠想瞭很久,媽媽和婆婆都說自己當年沒有錯,也許真的是有誤會。

吳悠聯系瞭媽媽的老同事,可年代久遠,他們也並沒有提供什麼有價值的信息。於是,他們隻好把查明真相的唯一希望寄托在周君爸爸的身上。吳悠讓周君再想辦法聯系一下他爸爸,在聯系時言明事情的嚴重性。周君為此專程去瞭一趟香港。

他去瞭他爸爸以前聯系時留的地址,但他已經搬走瞭,電話也打不通。幾經周折,周君又聯系上瞭他以前的一些街坊朋友,多方打聽,希望能找到他。

一個多星期後,周君爸爸的一個老朋友聯系上瞭他,他爸爸終於回瞭電話。起初,他不願意提起陳年舊事,而當得知兩傢的恩怨差點鬧得傢破人亡後,出於愧疚和痛惜,在電話裡,他坦陳瞭事情的真相。

原來周君的爸爸,當初跟吳燕有瞭婚外情後,陷入兩難。周君媽媽出瞭事,工作丟瞭,名聲也毀瞭,他順理成章地借此提出離婚。

他原以為是命運幫他做瞭選擇。於是,他對外稱去香港發展,其實是跟情人吳燕在一起,並很快結婚。但好景不長,2年後,他們又因為感情不和離婚瞭。吳燕在跟他吵架時,提起她曾找人以次充好把劣質產品賣給李芳,並陷害其收受賄賂。周君爸爸這才意識到當初自己的情人起瞭壞心,陷害妻子,才造成那時的局面。

可是,當他知道這些時,他也無法改變一切。陳年舊事,周君爸爸以為沒必要再提,隻是在那之後每個月給兒子轉的撫養費多瞭一些。直到如今被問起,他才袒露真相。這些年,他過得並不好,所以,也不願跟兒子聯系。為瞭讓證據說話,吳悠把周君爸爸的話錄瞭音,並第一時間把真相告訴瞭媽媽和婆婆。兩人久久沒有作聲。

過瞭幾天,吳悠媽主動跟她說,對間接害李芳丟瞭工作之事自責,李芳也是個可憐人,這些年過得也不容易。吳悠媽媽還說,她受傷也是誤會,是兩人爭搶時,不小心受傷,讓吳悠不要怪婆婆。隨即,吳悠去看婆婆。婆婆也說:“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錯。我很後悔傷害瞭你媽,也傷害瞭你,你能原諒我嗎?”她眼角的皺紋很深,刻滿瞭悔意。吳悠握著她的手說:“我都知道瞭,您好好養傷。”

知道真相後,吳悠爸媽和婆婆對彼此的態度都發生瞭轉變。李芳骨折還需要在傢靜養,吳悠媽媽的傷也沒好利索,本想見一面,解開心結,但一時不知怎麼相處,又都帶著傷,見面怕尷尬,就暫時擱置瞭。

這期間,吳悠一回傢,媽媽就拐彎抹角地問她婆婆恢復得咋樣瞭,還囑咐她多燉骨頭湯給婆婆補補。她燉瞭湯給婆婆,婆婆又叮囑她,給媽媽送點去。這對冤傢突如其來的友愛,著實讓吳悠欣慰。

又過瞭兩個多月,她們都康復瞭,李芳主動邀請吳悠傢的人聚一聚,說已經定好瞭位置。

一見面,吳悠媽媽先打破瞭僵局:“李芳,你捅瞭我一刀,這下你可以放下對我的仇恨瞭吧?”李芳忙關掉手機屏幕說:“看你說的,我不是故意捅你的,沒想到差點要瞭你的命。”“現在我們倆兩清瞭。”吳悠媽說,“兩個孩子可以復婚瞭吧?”

“復婚,復婚吧!”李芳說。吳悠和周君欣慰地看瞭看彼此。李芳又說:“親傢,今天咱們必須喝一杯,重新來過,以後我們都好好的。”“好,都好好的。”吳悠媽媽笑瞭笑說。兩人端起手邊的紅酒杯,一飲而盡,幾十年的恩怨糾葛也就此煙消雲散。

這時,吳偉男站起來說:“來,阿姨,我敬你一杯,幸虧你是從二樓跳下來的,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恭喜你重生。”吳悠拽瞭拽哥哥的衣角,婆婆尷尬地笑瞭笑。

事情徹底解決後,婆婆對吳悠的態度也帶上瞭溫度。如今,吳悠跟周君辦理瞭復婚手續,感情如故。萱萱也順利地上瞭最好的小學。李芳不願意打擾吳悠他們,自己住在之前的房子裡,周末他們會帶著萱萱去看她。

婆婆與媽媽,總是有著說不盡的話題,請掃碼關註並回復:婆媽查看更多親情故事。

編輯/李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