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乾隆十歲破奇案

1。鬼工球

  康熙五十八年九月,正是一年一度皇帝木蘭秋圍的日子。那個時候,康熙已經六十七歲瞭,他一頭銀發,坐在看城的箭樓上,手舉著西洋進貢的“千裡鏡”,正興致勃勃地觀看著圍獵。
  
  康熙看瞭一會兒,滿意地笑道:“看我皇子皇孫人人奮勇,個個爭先,果然不愧是愛新覺羅氏的血脈啊!”說著,他又回頭吩咐一旁的總管太監馬進喜:“你去把朝鮮國新進的寶物鬼工球拿過來,誰獵得最多,朕就把這寶貝賞瞭他。”
  
  總管太監馬進喜領瞭旨,立馬吩咐下面照辦,但不一會兒,管儲物的禦前太監王德勝哭喪著臉回來稟報:“鬼工球不見瞭!”
  
  馬進喜一驚,嚷嚷著:“你可害死我瞭,怎麼這麼不當心?皇上可正在興頭上,你掃瞭皇上的興,咱們就等著一起挨刀吧。”嘴裡雖罵著,卻不敢怠慢,他急忙回去稟報。
  
  果然,不一會兒,裡面便傳來康熙大聲的斥罵聲:“這麼多侍衛、禦林軍,都是睜眼瞎!怎麼連個死物也看不住?立刻封瞭看城和箭樓,任何人不得出入!除朕的禦前侍衛外,一切人等皆在原位,不許隨便走動!馬上給朕搜遍看城,就是翻地三尺,也要找出來!”
  
  口諭一下,隻見裡裡外外的侍衛們來回亂竄著,緊接著,外邊便響起瞭一片“吱吱呀呀”、“咔咔嚓嚓”的聲響,那是在關門瞭。
  
  這個“看城”並不大,隻是個臨時用來休息和觀看圍獵的城圍子。侍衛們搜瞭不到兩個時辰,便已經將看城翻瞭三四遍,可一點線索都沒發現。
  
  康熙沉著臉,說:“看來此賊十分精明,朕隻有另想辦法瞭。”說罷,他吩咐王德勝進來。
  
  王德勝此時已經嚇癱瞭,站也站不穩,康熙懶得理他,對馬進喜道:“你來問他。”馬進喜答應一聲,對王德勝問道:“王德勝,你最後一次見到鬼工球是什麼時候?”
  
  王德勝哆嗦著道:“快、快到辰時的時候奴才還見過一回,過瞭一刻多鐘,奴才取寶時,鬼工球就不見瞭。”
  
  辰時,也就是早晨七點鐘的光景,“既然時間不長,贓物一定沒有機會轉移。”康熙吩咐一旁的三品帶刀侍衛長,“你立刻派人將這段時間在箭樓出入的人帶到箭樓之下,一個不許漏掉。”(www.rensheng5.com)
  
  過瞭小半個時辰,侍衛長共查出符合條件的十二人,其中雍親王的兒子弘歷腿受瞭傷,未隨父參加圍獵;還有一名出去催水的宮女,和三名虎槍營藍翎帶刀侍衛,除瞭這五個人,其他七人全部被帶到箭樓下跪著……
  
  2。藏寶處
  
  康熙走下箭樓來,朝這些人掃瞭一眼,說:“虎槍營帶刀侍衛巡視路線不得輕易改變,所以不能接近寶物;催水的宮女時間有限,也不可能有空暇去偷鬼工球,隻有你們七個最有嫌疑。是誰偷瞭寶物,若從實招來,尚能隻受一刀,不涉他人;如若叫朕查出來,這可是欺君大罪,定要滿門抄斬、株連九族!”康熙一邊說一邊緊盯著這些人的眼睛,想看出是哪個人作賊心虛,但他一掃之下,卻是個個六神無主。盡管康熙睿智至極,此時也無法判斷誰是作案者。
  
  七個人中,有四個太監,三個宮女。除瞭一個太監有九品之職;一個宮女是新選的貴人,其餘都是沒有什麼身份、地位的小太監和小宮女。康熙略一沉吟,說道:“將他們都關到城下,如果午時六刻之前有人承認偷寶,餘者無罪;如果無人承認,一起就地處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