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錯版的錢幣,正版的人生

  1。安排工作來抵債
  
  去年,李順借給瞭姚有成兩千塊錢,眼看都一年瞭,姚有成從沒提過半句還錢的話。不僅如此,每當李順與姚有成碰瞭面,不等李順開口,姚有成早借機溜走瞭。這讓李順心裡很不舒服。
  
  其實,不是姚有成傢沒錢,而是姚有成老婆不給他錢,因為姚有成好賭,而且每賭必輸。欠李順的這兩千塊也是借來賭錢的。
  
  李順想:你不提還錢的事,我提!總不能不讓我過日子吧!李順決定上門討債去,他太需要這兩千塊錢瞭。衣食住行需要錢,給莊稼澆水、施肥需要錢,女兒讀大學也需要錢……
  
  拿定主意後,李順黑著臉去瞭姚有成傢,姚有成自然明白是什麼事,他急忙把李順扯出瞭傢門:“兄弟,你可得幫幫老哥,就你嫂子那脾氣,要知道我又賭錢瞭,豈不是會把我生吞活剝瞭?……這麼著!隻要你肯再寬限我一段時間,我兒子那工廠招工時,我一定給你在廠子裡謀個好差事!先緩緩,啊!……別不吭聲,我這中介費都給你免瞭!”
  
  別看姚有成沒什麼出息,他兒子本事著呢,剛投資建瞭一座新型面粉廠,正在招工,隻要人員到位,馬上運營。
  
  李順想瞭想姚有成的話,似乎很有道理,他早不想在建築隊混日子瞭。自己年過半百,體力活幹起來越來越吃力。並且,他所在的小建築隊,建不瞭高標準的房子,生意越來越差。幹三天歇五天,一年下來掙不瞭幾個錢。
  
  去廠子裡上班是李順夢寐以求的事,聽瞭姚有成的話,別提多高興瞭。李順說:“那敢情好,你能給我安排個什麼差事?要真是個好差事,別說晚給我一年半載的,就是少還一半,我也不說什麼!”
  
  “兄弟,包在我身上,”姚有成把胸脯一拍,好像面粉廠成瞭他一個人的瞭,“安排你當個會計怎麼樣?你以前在學校做過代課老師,識字,又在村委會當過會計……就這麼定瞭!你回傢等好消息吧!”
  
  看姚有成信誓旦旦的樣子,李順還能說什麼話,他連忙道瞭謝,就興奮地回傢等通知瞭。
  
  2。一百塊也不能差
  
  姚有成也很興奮,擔心一年的事,就這麼結瞭!他哼著小曲坐在椅子上,專等著兒子回傢,好盡快把李順做會計的事定下來。
  
  兒子回來後,姚有成開門見山地問:“咱那廠子招工招的怎麼樣瞭?缺不缺會計?爸給你物色瞭一個上好的人選。”
  
  兒子問,誰?姚有成神神秘秘地告訴兒子:“就是村西口的李順,做過代課老師,高中畢業,人又實誠,並且,還在咱村的大隊(村委)裡幹過會計呢!”
  
  兒子聽完他的話,笑瞭個人仰馬翻。兒子說,廠子裡正在招工,會計還真沒有定下來,然而他心中的會計人選必須是個大學生,還得是財會專業的。李順絕對不行,學歷不達標;李順是當過會計,但是,村委的會計跟工廠的會計哪能相提並論!
  
  兒子這些話,讓姚有成心裡很不是滋味。姚有成聽得出,兒子是絕不會讓李順當會計瞭。他欠李順的錢怎麼辦?
  
  這邊,李順也很著急,一晃三五天過去瞭,姚有成兒子的工廠在不停地“招兵買馬”,可他卻遲遲收不到聘用通知書。更讓人生氣的是,他聽說鄰居的兒子剛從財會學院畢業,要去姚有成兒子的廠子裡當會計瞭。
  
  李順火瞭,一個蘿卜一個坑,姚有成太不仗義瞭,居然把“會計”這個差事許給兩個人!他氣急敗壞地去找姚有成,姚有成正在墻根抽悶煙呢。
  
  李順繃著臉說:“要麼讓我當會計,要麼還我錢,否則,你借錢參賭的事,我全給你抖出來,我告訴嫂子!你不仁,可別怪我不義!”
  
  聽瞭這句話,姚有成冷汗直冒,他趕緊拽住李順賠不是:“兄弟,別,哥這就給你湊錢去!”
  
  姚有成真是下瞭血本,將自己私藏的小金庫裡的錢全都搗騰出來,十塊的、五塊的,甚至還有五角的,他反復點瞭幾遍,橫豎都是差一百。姚有成咬咬牙,把錢捋順好後,放在衣兜裡,衣兜鼓囊囊的,他摁瞭又摁,壓瞭又壓,才平整瞭。
  
  姚有成從傢裡出來,李順還等在墻根處。他吭哧瞭半天:“兄弟,沒湊夠,我東湊西湊湊瞭一千九,剩下的一百,改天還給你,行嗎?”
  
  李順哼瞭一聲:“要是你真的緊,別說一百,就是那兩千也可不要瞭,但是,你傢銅墻鐵壁一般,傢大業大,能說緊?也不怕別人笑話,那麼大廠子都建起來瞭,會差這一百?我算是知道瞭,你姚有成不但怕老婆,兒子你也怕!”
  
  李順這些話像針一般刺向姚有成的心臟,這不明擺著是挖苦、埋汰人嘛!不過,也難怪人傢挖苦,誰讓自己答應人傢的事辦不成呢!姚有成嘆瞭口氣:“你等著,我這就給你把錢湊齊!”
  
  說完,姚有成又折回傢中。剛才李順的話提醒瞭姚有成,他記起瞭兒子的寫字臺抽屜裡放著好幾張百元面值的錢,一年多瞭都沒動過。姚有成想,從中抽出一張兒子是不會察覺的。想到這裡,姚有成就鬼鬼祟祟地鉆進瞭兒子臥室,偷偷拿出瞭一張一百元。終於湊齊瞭,姚有成將李順叫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把錢遞瞭過去。
  
  姚有成讓李順點一下,看看有沒有假的破的。李順看到姚有成手裡各種顏色、各種面值的鈔票,又想起兩人平時的友情,忽然覺得自己太狠心瞭、太惡毒瞭,便看也沒看就將錢裝瞭起來。
  
  3。鬧心的一百塊錢
  
  姚有成唉聲嘆氣地走瞭。李順也失落地回傢,到瞭傢後,李順還是點起瞭錢,這一點,他又著瞭急,他發現姚有成給的錢裡有張一百的有重影,不像真的。李順的火噌的冒起來,心想:你湊不齊就說湊不齊,為什麼要拿張假幣糊弄我,當我是傻子嗎?
  
  不過,李順又想到瞭剛才姚有成那難為情的樣子,也怪可憐的。算瞭,自認倒黴吧!好歹要回瞭大數目。
  
  拿到假幣後,李順第一個想法是花掉。
  
  給誰呢?李順忽然想到瞭賣肉的張大斌,這傢夥每次賣肉都缺斤短兩,並且還是姚有成的小舅子,也算是“物歸原主”瞭,再說,張大斌是個粗人,沒準看不出來呢!
  
  想好後,李順就揣上這一百塊,去瞭肉鋪子,稱瞭二斤豬肉,李順一邊掏錢一邊念叨著——千萬別認出來。可是,要把錢遞給張大斌時,李順的手忽的又收瞭回去。
  
  他想:自己挨瞭坑,現在又去坑別人,不能這樣做!再說,拿一百塊錢和良心比一比,還是良心重要,一百塊買不瞭良心!
  
  想到良心,李順的臉頓時紅瞭,跟豬腰子一般。他攥在手裡的一百塊錢始終沒拿出來,說瞭句——這次賒賬,就狼狽回傢瞭。
  
  回傢後,李順斷瞭把假幣花出去的念頭,他把那一百塊錢壓在瞭床鋪底下,他尋思著找個合適的機會拿著假幣跟姚有成交涉。
  
  這天,李順從鄰村蓋房回傢,路上,正好碰見瞭姚有成在跟人吹牛:“咱小子那廠子,真叫一個氣派,招工招瞭一百多個,還沒夠,還要招,你們要想掙錢,我幫忙推薦!”
  
  李順聽到這話,火氣騰地又冒瞭上來,他不能容忍這事。先前覺得姚有成時時受老婆管制,挺可憐的,可他現在說的這些話像個可憐人嗎?
  
  李順狠狠瞪瞭姚有成一眼,馬不停蹄往自傢跑,他要拿假錢跟姚有成理論理論。到傢後,李順徑直走到床邊,他掀開被褥,呆瞭,一百塊錢沒瞭!
  
  他的心裡咯噔一下,忙問老婆:“被褥底下一百塊錢,你可見瞭?”
  
  “我正要說你呢,這錢哪能隨便放,放在被褥裡,萬一被我洗瞭,不就糟蹋瞭!”原來,早晨老伴閑著無事要換洗被褥,發現瞭這錢。正好上幼兒園的孫女要交一百元費用,老婆想也沒想就把錢交到瞭幼兒園。
  
  李順一聽就慌瞭神:“啥時的事?哎呀,你問都不問一聲,隨便動我的東西,那錢……有問題,花出去昧良心……”
  
  “有問題?假的?不可能,人傢用驗鈔機驗過瞭,是真錢,要不人傢肯收下?”
  
  李順眨巴眨巴眼睛,沒再說話,出門直奔幼兒園。到瞭幼兒園他跟負責收錢的老師說瞭他的想法。他要把孫女交的錢換回去。
  
  幼兒園老師說:“李叔,我看沒必要,我們收錢都是驗鈔機驗過的,不會有假!”
  
  “不行,你把錢找出來,我給你換一張,否則,叔的心裡不安啊!驗鈔機也有打眼的時候!”
  
  老師拗不過李順,隻得找那張一百元,好在小孩們交的錢上都有自己用鉛筆寫的名字。找出來後,又當場用驗鈔機驗瞭兩遍,不是假的啊!老師們半開玩笑地說:“李叔,你這錢啊,挺怪的。看得不真,但是驗鈔機驗得不假,你最好拿到銀行讓專傢鑒定一下,沒準您的這張錢是寶貝呢!”
  
  4。錯版的錢幣,正版的人生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李順當真帶著錢去瞭鎮上的信用社,他請大堂經理看看這錢的真假。大堂經理看後就開始口若懸河地講起來:“這不是假幣,是錯版幣。我國錢幣出廠要經過好幾道檢驗程序,出錯的概率在百萬分之一到千萬分之一之間,所以錯版錢幣是很稀少的。大多錯版幣是偽造的,可您這張的確是真的。這錢在您手裡可能隻值一百塊,可是到瞭搞收藏的人手裡,那就是無價之寶啊!少說也要值一萬多。而且,好多人想買還買不到呢!你要發財瞭!不過,也有人說錯版幣沒什麼收藏價值,那就要看買者的心態瞭。您要是有意賣,我可以幫您……”
  
  李順握著這一百塊錢,莫名地心跳加快瞭,他想:這錢該怎麼解決呢?神不知鬼不覺地賣掉?反正姚有成是把它當成假錢給我的!……但是,紙裡包不住火,萬一這事傳到姚有成耳朵裡,我可就不是好人瞭!他不仁我不能不義,再說,得瞭這一萬塊錢我心裡不安啊!
  
  李順猶豫再三,還是決定要當面把話說清楚,即使把錢還給姚有成,也要借機羞辱他一番!李順從信用社出來,直接去瞭姚有成傢,見瞭面,李順大聲問姚有成:“你給我的錢沒問題吧?”
  
  “小點聲,別讓你嫂子聽到。”
  
  李順的嗓門更大瞭:“我就問你,你給我的錢有沒有問題?讓我小點聲,這麼說,是有問題瞭,你為什麼給我張‘假’的?”
  
  姚有成聽說這話,額上的青筋爆瞭起來,也不怕被老伴知道借錢的事瞭。他一蹦三尺高,聲都變瞭:“李順,你血口噴人!別的不敢說,我姚有成活瞭一輩子,還沒有幹過這麼不要臉的事,誰給你假錢誰不得好死!你不能憑空誣賴好人。”
  
  姚有成的老婆兒子都從屋裡走瞭出來,開始勸架。
  
  聽瞭姚有成發瞭毒誓,李順降低瞭聲音:“既然你沒使壞心眼,我也就不能做昧心的事瞭。這一百塊錢,你收好瞭。我剛才去瞭信用社,人傢告訴我,這一百塊值一萬,不是我的東西,再值錢我也不能要!”
  
  李順的話,讓姚有成摸不著頭腦瞭,姚有成說:“這,這是怎麼回事。什麼值一萬?開玩笑啊!……”
  
  姚有成的兒子到底是個聰明人,早猜出瞭怎麼回事,他哈哈大笑:“爸,您肯定借瞭順子叔的錢,是不是又去賭瞭?怪不得前不久,您向我推薦順子叔做會計,原來您沒改!欠債還不起就應該找我媽要錢啊!為什麼拿我的錢呢?”
  
  姚有成尷尬地說:“不說賭的事,就說這一萬塊的事!你怎麼知道是你的錢?”
  
  “爸,這錢的確是順子叔說的那樣,是稀有的錯版人民幣。前年,我在古玩城淘的,花瞭八千呢!幸虧你給瞭順子叔,要是給瞭別人,誰肯送回來!”
  
  姚有成連忙往屋裡拉李順,邊拉邊說:“我就說嘛,你順子叔是個人才,人實誠,信得過,我當初給你推薦當會計,你還推三阻四,非要找個大學生,依我的話,就找你順子叔這樣的,放心!”
  
  姚有成的話說到瞭李順的傷心處,李順把錢放在桌子上就要轉身回去。可是,姚有成的兒子早抓住瞭他的胳膊,還把那錯版幣往他的衣兜裡塞:“順子叔,這錢你拿著吧,收藏起來還是轉手賣掉,隨你的便,就當是我給你提前開的工資吧!”
  
  李順皺著眉頭:“啥?我,我……”
  
  “順子叔,你還為這事心有餘悸?錢錯瞭版能升值,人生錯瞭版可就貶值瞭,像您這樣的人打燈籠都找不到,您明天就去廠子裡上班吧!”
  
  “不是不缺會計瞭嗎?”
  
  “我要給您安排一個更重要、更好的差事。咱們廠子算錢的會計有瞭,管錢的出納還沒定下來,您就在廠子裡當個財神,專管人民幣吧!”
  
  這麼多天以來,李順從沒有像今天這樣高興過,他居然像小學生一樣,用手不停地撓起瞭頭,羞赧地笑瞭又笑。好人有好報,他總算有瞭個稱心如意的工作。
  
  要回傢時,李順又把那張值錢的錯版幣塞到瞭姚有成懷裡:“這寶貝,你拿著。你給我找瞭個好差事,我可不想欠你的中介費!不過,咱先說好,這錢是讓你和嫂子養老的,不是讓你賭的!你要賭錢,我有權收回!”
  
  李順的這句話把姚有成一傢老小全逗樂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