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網文] “病毒”起義

  清晨,青年作傢伏兮重重地敲擊瞭一下鍵盤,為電腦文檔裡那部30萬字的長篇小說畫上瞭最後一個句號。經過一年多艱苦創作,這部名為《四季紅》的小說終於完工瞭。伏兮推開電腦桌,起身進瞭臥室後,一頭栽倒在席夢思床上,沉沉地睡瞭過去。
  
  大作傢去睡瞭。借這間隙,我們來看看這部小說吧,小說是這樣開頭的—“盛夏的一天……”
  
  且慢,就在這時,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瞭:“盛夏的一天”中的那個“的”字,它突然“活”起來瞭。隻見它笑嘻嘻地向左邊的“夏”字和右邊的“一”字分別打瞭個招呼,然後就從句子中溜達瞭出來,一行行地開始讀後面的文字,過瞭好久,才把整部小說讀完。
  
  接著,這個“的”字跳到標題《四季紅》的頭上,開始發表講話,它先是大吼瞭一嗓子:“太不像話瞭!”
  
  所有的文字都被這一聲怒吼嚇住瞭,紛紛仰臉望著“的”字,隻聽“的”字說道:“你們知道寫文章最常用到的是哪個漢字嗎?沒錯,就是我們‘的’字,包括我剛讀完的這部小說,裡面用得最多的自然還是我們‘的’字。毫不誇張地說—沒有我們‘的’字,就沒有這部小說!”
  
  “對!”“是這麼個理!”“講得好!”一些“的”字在下面鼓掌叫好。
  
  那個“的”字繼續憤憤不平地演說著:“可是,拋頭露面出風頭的卻總是些不相幹的東西,比如‘四季紅’這三個字,它們在小說裡才出現過幾次?憑什麼它們仨要成為標題?而且更無法容忍的是,等將來小說印刷成冊,這三個臭不要臉的居然還要印在封面上!”
  
  下面的“的”字越聚越多,它們叫嚷著:“媽的,沒天理瞭!”“扁它們!”“揍死它們!”一大幫“的”蜂擁而上,把“四季紅”三個字打得抱頭鼠竄。
  
  高高在上的那個“的”字高喊著:“這種不公正的現象我們再也不能忍受瞭,我們‘的’字從今往後要當主人啦,有不同意的嗎?不同意的舉手!”因為“的”字人多勢眾,別的字誰敢說個“不”?
  
  見無人反對,在“的”字們的歡呼聲中,演講的“的”字大聲說:“下面,聽我指揮,這部小說要重新排列……”
  
  天黑透後,作傢伏兮睡醒瞭,他打著哈欠在電腦前坐瞭下來,想欣賞欣賞自己剛完工的小說。可是文件夾裡,小說《四季紅》不見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題目為《的的的》的小說。他疑惑地打開文檔,一眼望去,立時目瞪口呆,小說是這樣的:
  
  “《的的的》”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
  
  伏兮緊張地一頁頁往後翻,天啊,前邊幾十頁居然全是“的”!他定瞭定神,判斷可能是中病毒瞭,於是趕緊調出殺毒軟件殺毒。不一會兒殺毒軟件提示:殺出的病毒是一個“的”字。伏兮奇怪瞭:那病毒怎麼會是一個漢字?
  
  甭管那麼多瞭,先殺瞭再說……謝天謝地,小說《四季紅》的文檔終於又恢復瞭,隻是開頭第一句話“盛夏的一天”,變成瞭“盛夏一天”,中間少瞭個“的”字。不僅如此,更讓伏兮心驚肉跳的是,這部30萬字的書,從頭到尾,沒有一個“的”字瞭。
  
  這可怎麼讀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