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送財神

  溫馨提示

  阿P是個閑人,整天無所事事,可是到瞭大年初一,他卻會忙得腰酸背痛腿抽筋。每到這天,天剛剛亮,阿P就爬起來,穿紅著綠,拿著事先打印好的財神菩薩畫像,挨傢挨戶地送。阿P到瞭每傢每戶,都點頭哈腰,念念有詞:“財神菩薩到你傢,又發財來又發傢……”
  
  這活兒,說白瞭,就是討錢。因為大年初一,傢傢戶戶都想討個吉利,所以出手大方。阿P幹這活兒已經五年瞭,每年這天都有幾千元進賬,去年還突破瞭五千元大關,原因是他找到瞭新的經濟增長點:去政府大院裡送財神。有些當官的,錢來得輕松,也更迷信,他們少則給幾十元,多則上百元。
  
  眼睛一眨,又到瞭大年初一,一大早,阿P就先到瞭政府大院,才跑瞭幾傢,就有幾張老人頭進瞭兜裡,阿P心裡甭提多高興瞭。
  
  這會兒,阿P來到一棟樓房前,見這戶人傢房門緊閉,就“咚咚咚”擂起門來。擂瞭好一陣,門還是沒開,阿P很失落,因為這傢去年給瞭他兩張老人頭。
  
  阿P正想離開,一抬頭,看見門上貼著一張“溫馨提示”:“如找我有事,請打手機……”上面還把手機號標示得特別醒目。阿P實在不願放過這條肥魚,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手機,想碰碰運氣。
  
  電話通瞭,阿P還沒開口,對方就滔滔不絕地說瞭起來:“我是趙縣長,你是來給我拜年的吧?實在對不起,我和傢人都到海南旅遊瞭,要不你稍等一下,我叫我表弟來一趟……”
  
  阿P聽瞭,頓時一怔,驚愕得張大瞭嘴巴好久沒合上,我的天呀,這是趙縣長的傢?阿P連忙謊稱是煤氣公司的,“哼哼哈哈”敷衍瞭幾句,隨即便放下瞭電話。
  
  喘瞭一口氣後,阿P便罵起娘來,他知道這個趙縣長,平時神氣活現的,也沒見他為老百姓做瞭什麼好事,撈錢的事倒是聽瞭不少。這不,眼下一傢人在海南花天酒地,千裡迢迢的,還沒忘記讓表弟來代他收禮呢!阿P為人嫉惡如仇,這麼一想,氣不打一處來,他靈機一動,從衣兜裡摸出筆,“唰唰唰”,把“溫馨提示”上的手機號改成瞭自己的……
  
  財源滾滾
  
  阿P剛改好,就看見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提著禮品袋走瞭過來,阿P趕忙跑到旁邊的花壇邊躲瞭起來。
  
  一會兒,阿P的手機“嘀嘀嘀”響瞭,一接聽,對方說:“趙縣長,我是紫金鄉的羅鄉長,您在哪裡?我現在就在您傢門口,想給您拜個年。”
  
  阿P趕緊捏著鼻子,拿腔捏調地說:“羅鄉長,你太客氣瞭,不好意思,我和夫人到海南旅遊瞭,要不你稍等一下,我叫我表弟過來。”
  
  “好,好,我就在門口等著。”
  
  阿P在花壇裡蹲瞭十幾分鐘,然後,他大搖大擺地走瞭過去,以趙縣長“表弟”的身份和對方扯瞭起來:“你是羅鄉長吧?”
  
  “眼鏡男”點頭哈腰地連聲說“是”,接著,他便把一個禮品袋遞給瞭阿P。阿P用眼睛瞄瞭一下,見袋裡是些高檔補品、水果,還有一個大紅包呢。初戰告捷,阿P再也沒有心思走傢串戶送財神瞭,守著“趙縣長”這個大財神,還愁不能招財進寶?他屁顛屁顛地跑回傢,還沒跨進傢門,就模仿起電視裡的廣告詞:“今年過年不收禮,不收禮啊不收禮,收禮隻收大禮包……”
  
  小蘭瞟瞭阿P一眼,沒好氣地說:“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一個閑散局的,誰撐飽瞭會給你送禮?”阿P高高地舉起手裡的禮品袋,得意洋洋地說:“老婆,人不可貌相,你瞧,有人給你老公送禮瞭!”
  
  當著小蘭的面,阿P拆開瞭紅包,裡面竟然是一沓嶄新的百元大鈔,小蘭驚得目瞪口呆:“這錢是誰給你的?”
  
  阿P神秘兮兮地湊過嘴去,附在小蘭的耳朵上“咬”瞭一陣,然後說:“像他這樣當官的,多收一份禮,就多增加一份罪,以後就多判一份刑,我這也是為他好,呵呵……”小蘭頓時眉開眼笑,用手指輕輕在阿P臉上戳瞭一下:“老公,你太有才瞭!”
  
  轉眼到瞭初六,阿P戰果豐碩,除瞭補品水果,還有五萬元現金……
  
  麻煩來瞭
  
  初六下午,阿P又接到一個給趙縣長拜年的電話,他樂得屁顛屁顛就出門瞭。
  
  阿P來到趙縣長的樓房前,未見人影,就回撥瞭剛才的電話,這時,一個年輕人笑瞇瞇地走瞭過來,阿P問:“你是來給趙縣長拜年的吧,我是他表……”阿P的話還沒說完,說時遲,那時快,那年輕人迎面一拳,然後一個掃堂腿,阿P被撂倒在地,緊接著,從旁邊又走出一個中年人,他在阿P的屁股上狠狠踹瞭一腳,兇神惡煞地吼道:“你吃瞭豹子膽呀,難怪這幾天沒人給我打電話,原來是你擋瞭老子的財路!”罵完後,中年人對年輕人說:“這小子活得不耐煩瞭,關他幾天收收骨頭。”
  
  阿P聽瞭,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中年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說:“你死到臨頭瞭,還笑得出來?”
  
  阿P說:“你呀,隻知道挖空心思修理別人,自己大禍臨頭瞭還不知道。哼,隻要你敢把我關起來,出來後,我立馬就去紀委告你!實話告訴你,羅鄉長給瞭我一萬塊,張局長一萬,肖主任八千……到頭來你不但要丟烏紗帽,還會連累你的下屬和傢人。留得青山在,何愁沒柴燒?趙縣長,你是一個聰明人,好好想想吧!”
  
  中年人一聽,捧著肚子大笑起來,那笑聲比阿P更歡,這讓阿P一頭霧水瞭。笑夠後,中年人說:“原來你把我當趙縣長瞭,我也實話跟你說,我和你是一條道上的朋友,那‘溫馨提示’是我挖空心思想出來的傑作,我本來想借趙縣長的名頭弄點碎銀子花花,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被你小子暗渡陳倉瞭!”
  
  “我的娘呀!”阿P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啊,眼前這兩人不是“官道”是“黑道”?他知道這些人什麼都做得出來,自己落在他們手裡,看來是兇多吉少瞭。中年人看瞭看阿P,說:“咱是求財的,大過年的我也不想為難你,你把這幾天收到的錢一分不少地吐出來,這件事就一筆勾銷,否則,後果你應該清楚!”中年人說著,用手做瞭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好漢不吃眼前虧,阿P同意帶他們回傢拿錢。
  
  金蟬脫殼
  
  阿P帶著兩人往前走,腦袋卻像一臺開足馬力的機器,高速運轉著,心裡一個勁地想著怎樣甩掉這兩個瘟神。走出小區不遠,阿P的手機響瞭,阿P被兩個惡棍盯著接完電話後,笑著對中年人說:“是一個姓吳的局長給趙縣長拜年的,要不我去一下,把禮品拿回來給你?”
  
  中年人瞪瞭阿P一眼,說:“你小子甭耍花招,這事不用勞駕你,反正禮品是送給我的,我自己去拿。”說完,中年人交待瞭年輕人幾句,吹著口哨走瞭。
  
  一會兒,阿P的手機又響瞭,接完電話,阿P無奈地對年輕人說:“又是給趙縣長拜年的,還是一個嗲聲嗲氣的女人,就在大院門口,你要對我不放心,你自己去拿吧!”
  
  年輕人看瞭看阿P,嘀咕著:“你肚子裡的花花腸子真多,我去瞭,傻瓜也知道你要開溜,要去我倆一起去。”
  
  不得已,阿P隻得陪年輕人到瞭大院門口,果然看到一個中年婦女提著一個禮品袋,站在門口東張西望。阿P正要上前,年輕人把阿P推到一邊,搶先迎瞭上去,和中年婦女說瞭幾句,就提著禮品袋興高采烈地回來瞭,不料年輕人回來一看,不見瞭阿P,找瞭好一陣,都沒見影兒。
  
  其實,這個中年婦女正是阿P的老婆小蘭。原來,阿P前腳剛走,小蘭就跟瞭出來。因為她左想右想,覺得阿P這麼冒名頂替去騙人傢的禮品總不是回事,她決定勸阿P回來。沒想到,一跟跟到趙縣長傢門口,(www.rensheng5.com)當看到阿P被年輕人撂倒在地時,小蘭嚇呆瞭,她本想不顧一切沖過去拼命,但看看自己單薄的身子,知道沖過去也是白搭。
  
  這兩人帶著阿P一走,小蘭怕惹下更大的麻煩,便手忙腳亂地撕掉瞭趙縣長大門上的“溫馨提示”,然後靈機一動,給阿P打起瞭電話,說是給趙縣長拜年的。阿P心領神會,和小蘭演起瞭雙簧戲,就這樣打發走瞭中年人。
  
  可阿P身邊還有一個兇神惡煞的年輕人,小蘭馬上到小區的垃圾箱裡撿瞭兩個空酒瓶,到水龍頭上灌滿自來水,然後又給阿P打起瞭電話,目的就是調虎離山,讓年輕人到大院門口來取“禮品”,掩護阿P脫身……
  
  回到傢裡,阿P拉著小蘭的手,一半真心、一半矯情地說:“老婆,你太聰明瞭,今天多虧瞭你,要不,煮熟的鴨子全飛瞭。”
  
  小蘭驚魂未定,說:“你還有心思開玩笑,你被他們打的時候,我心痛得要命。以後就是餓死,也不許你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啦,免得我提心吊膽。還有,這些‘煮熟的鴨子’—我是說這些錢,來歷不明,心裡不踏實,你想想,該怎麼著……”
  
  這一天晚上,阿P在床上翻瞭七七四十九個身,把一張床“咯吱咯吱”晃得直響,突然,他像下定瞭決心似的搖醒小蘭,說道:“老婆,你說得對,那五萬塊錢咱們不該拿,不踏實啊!我決定瞭,還是得依法上交!”小蘭睡眼惺忪地點點頭,又問:“那些補品、水果,怎麼辦?”阿P神秘地一笑,說:“放心,我自有主意。”
  
  第二天天還沒亮,阿P又穿紅著綠地出發瞭,這次他可不是捧著一疊財神畫像去“化緣”,而是帶著幾大袋補品、水果來到瞭鄉下老傢的一傢養老院。
  
  養老院的院長見阿P風塵仆仆地來送禮,感動得熱淚盈眶:“阿P啊,你富瞭不忘傢鄉,真是我們村裡的活財神,我代表養老院二十七個孤寡老人謝謝你!”
  
  阿P像三伏天吃瞭冰淇淋,心裡涼絲絲、甜津津的,想著自己每年給別人“送財神”的窩囊樣,立馬覺得還是人傢把自己當財神的感覺好啊!那一刻,他真像是一個有錢人,把胸脯拍得震山響:“院長,以後別說是些水果、補品瞭,老人們要是還缺什麼,你盡管給我打電話,我阿P什麼都缺,就是不差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