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掏耳朵

  掏耳朵這活兒,大多數人都是用挖耳勺自己動手,民間卻有一種手藝:專門為別人掏耳朵。
  
  有位張老爹,就靠這個手藝討生活。當他把擔子往街頭花壇邊一放,立馬就會圍過來一群老主顧,大傢不急不忙地排排坐,等著張老爹掏耳朵。
  
  有趕過來湊熱鬧的,看著張老爹把一根細而長的鋼條子伸進顧客的耳朵裡,忍不住驚叫起來:“當心把耳膜給戳破瞭!”張老爹沒停手裡的動作,頭卻轉瞭過來,眼睛還瞪得溜圓:“你懂什麼?老祖宗傳下來的手藝,那是一套套的,如果動不動把客人的耳朵給戳破,我喝西北風去?”
  
  待張老爹把鋼絲抽出來彈掉上面的污垢,一旁的人這才看清:鋼絲前端紮著一大團棉花球呢,隻要沒存殺人的心,根本不會戳破耳朵。
  
  接下來的動作就明朗瞭:張老爹用一根刻滿紋路的木條子,伸進耳朵裡的鋼條上來回搓動,大概是采用瞭振動原理,把緊粘在耳朵裡的耳屎給震松,果然,抽回鋼絲的時候,一大坨耳屎順帶著被“捎”瞭出來。
  
  這還不算完,更驚險的來瞭,隻見張老爹戴上老花鏡,弓下身子,將一根烏黑發亮的尖鑷子伸進顧客的耳朵,就那麼一伸一縮,又出來一大坨耳屎……整個過程裡,被掏耳朵的客人隻管閉著眼睛享受,一臉的舒服勁兒。
  
  這天,張老爹正在花壇邊歇著,一輛小汽車停在面前,車主走過來問:“您是張老爹吧?”張老爹點瞭點頭,那人很高興,說:“總算找到您瞭,是這麼回事,我傢老爺子臥病在傢,總在念叨您老的掏耳絕技,想接您去一趟,他說非得您親自出馬不可。”
  
  來的還是個孝子,張老爹想都沒想便坐進瞭小汽車。
  
  到瞭那戶人傢後,張老爹進屋一看,嗬,真是有錢人啊,屋裡頭夠氣派。那老爺子看到張老爹,眼睛裡好像射出光來,兩手撐著床坐瞭起來,說:“張老師傅來瞭,勞您的大駕,唉,我不方便去您的攤子上享受啊,瞧這耳朵,裡頭都快發芽瞭!”
  
  張老爹一笑,說:“別說發芽,就算生瞭根,也難不倒我!”說罷,他就開始動手瞭,那動作嫻熟得就差沒閉上眼睛。一套動作完畢後,老爺子舒坦極瞭,他忙喊來兒子:“快,泡杯好茶給張老師傅潤喉,還有,別忘瞭辛苦費。”
  
  老爺子的兒子馬上照辦,遞過來一張百元大鈔。張老爹抓抓頭皮,為難地說:“今兒開張沒接幾個活,給零錢吧,找不開呢,老規矩,10塊。”
  
  誰知人傢把手一推,說:“不用找瞭,您這手藝值這個價,俗話說得好,貴人不可賤用。”
  
  張老爹心裡很高興,說實話,他在街邊小攤上為人掏瞭幾十年耳朵,隻有過一種優越感,那便是開工的時候,城管從不攆他。為啥?人傢不敢啊,若是受到驚嚇戳破瞭客人的耳朵,那可就有皮扯瞭!現在麼,張老爹又多瞭一種優越感:掏一次耳朵,100塊錢,人傢還說“貴人不可賤用”,這一會兒,張老爹真有瞭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從老爺子傢出來,張老爹神清氣爽,老爺子的兒子包接還包送,在小車上,他跟張老爹商量瞭:“老師傅,我想請您專門為我傢老爺子掏耳朵,酬勞方面,每月3000塊包幹,如果不滿意我再加點兒,您考慮一下成不?”
  
  張老爹一聽,心差點跳出喉嚨,每月3000塊啊,這活兒不接豈不是傻子?還用得著考慮嗎?就這麼定瞭!
  
  一個月後,張老爹接過3000塊的酬勞,破天荒地買瞭一瓶二鍋頭和兩斤豬頭肉犒勞自己。小酒下肚,他心裡樂開瞭花:沒想到自己福星高照,遇到瞭貴人,這往後,可以過點好日子瞭。
  
  自從張老爹成為老爺子的“專職掏耳師”後,以前的那些老夥計,很久沒享受到張老爹的掏耳絕技瞭。很多人在大街上撞見張老爹,忍不住問:“老師傅,咋沒見你上工呢?”張老爹得意地一笑,說:“呵呵,花壇那邊,以後可能去得少瞭,我接瞭個大活兒。”直到有人看見張老爹帶著掏耳工具,坐進接他的小汽車,便明白瞭怎麼回事:張老爹為貴賓服務去瞭……
  
  老爺子傢出那麼高的價,張老爹也不好意思再邋邋遢遢地幹活。這不,今兒張老爹出門前,用香噴噴的花香肥皂洗過澡,還換上瞭一身新衣服。張老爹煥然一新,人傢也不含糊,張老爹發現,(www.rensheng5.com)為老爺子掏耳朵的環境也變瞭,窗戶全都換成瞭厚厚的玻璃。聽老爺子講,這個是隔音玻璃,效果好著呢,外面再怎麼吵鬧,擱裡頭就變成瞭柔聲細語,為的是不讓張老爹幹活時受幹擾而分心。
  
  可奇怪的是,不知怎麼回事,這會兒,張老爹握著那些用瞭幾十年的吃飯傢什,總覺得不順手,好像找不到從前那種輕車熟路的感覺。鋼條子伸進老爺子的耳朵還沒攪動兩下,張老爹又立馬給抽瞭回來,他在琢磨,這個力度和深度好像不對啊,這手法看似簡單,其實不好掌握,深瞭耳朵痛,淺瞭又沒感覺。
  
  老爺子的眼睛似閉非閉,看來已進入狀態瞭,張老爹趕緊深吸一口氣,穩瞭穩神後,開始瞭動作。
  
  房間裡靜得出奇,張老爹渾身不自在,老感覺背脊骨涼嗖嗖的,身上還直癢癢,鼻子裡也好像有隻小蟲在亂爬,弄得他直想打噴嚏。
  
  老爺子也覺得有點不對頭,他關切地問:“張老師傅,您是不是病瞭?”張老爹急忙否認,老爺子越是關心,他越是不安:老爺子是有錢人呢,不僅不擺譜,還這麼尊重手藝人,如果這耳朵掏得不舒坦,自己怎麼對得起人傢?
  
  好在終於挺到瞭最後一個程序:用鑷子夾耳屎。張老爹比任何時候都謹慎,鑷子小心翼翼地伸瞭進去,這時,房間的門開瞭,老爺子的兒子正端著一杯茶,靜靜地站在張老爹身後。張老爹剛把鑷子張開一個小口,冷不防發覺背後有個人影,他驚得猛一哆嗦,隻聽老爺子“哎喲”一聲慘叫……
  
  張老爹嚇得目瞪口呆,還主動提出賠償老爺子的醫藥費,老爺子很大度,齜牙咧嘴瞭好一會兒,卻說沒事。
  
  張老爹為什麼會老馬失蹄?他反復琢磨,終於悟出瞭其中的奧妙:他在大街小巷為別人掏瞭幾十年耳朵,習慣瞭那種鬧哄哄的氣氛,今兒個呢,不僅自己變瞭,新衣服,新香味,而且掏耳朵的環境也都變瞭。靜,從來沒有過的安靜,還真適應不瞭,掏耳朵這種手藝,來自民間,當然還得回到民間去啊!
  
  經此風波後,張老爹說什麼也不肯去為老爺子掏耳朵瞭,他還是像以往那樣,挑著擔子吆喝。
  
  那天,張老爹正忙活,有人好奇地問:“張老爹,怎麼沒坐專車去幹大活啊?”張老爹正幹得歡,隨口回瞭話:“嗨,甭提瞭,那次我不小心,差點把人傢的耳朵給戳聾……”話一出口,四周寂靜無聲,很多人起身要走,張老爹急瞭,喊住幾位招呼道:“再等等啊,就快好瞭,馬上輪到你們瞭。”有人小聲嘀咕說:“別—萬一不小心戳壞耳朵就麻煩瞭,我還是自己掏心裡踏實。”
  
  張老爹失手的消息傳開後,找他掏耳朵的人越來越少瞭,這樣下去生活都成問題啊!張老爹很是懊惱,都怪自己出言不慎,把飯碗都給弄砸瞭。
  
  這天,張老爹還在街口苦守生意,正閑得慌,見一輛小車緩緩靠近,停在他面前。張老爹一看,車裡居然是老爺子和他的兒子。老爺子行動不便,叫兒子開車把他送過來瞭。
  
  坐小車來掏耳朵,可給張老爹長臉瞭,有人得知張老爹戳破的,正是這老爺子的耳朵,便口無遮攔地問:“您老膽大啊,不怕又被戳破耳朵?”老爺子搖搖頭說:“沒有的事,那次是我自己不小心,不怨張老師傅。”看著這位通情達理的老爺子,張老爹感激得鼻子發酸。人傢當事人都現身說法,為張老爹辯解,還有什麼好說的?一切都雲開霧散,找張老爹掏耳朵的人又漸漸多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