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六隻蝦

  張正剛和妻子葉蘭都是普通工人,月工資都隻有兩千多,還租著房,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兩個月前,葉蘭懷孕瞭,張正剛提出搬回母親傢住,這樣至少能省一筆房租。
  
  張正剛的父親不久前剛去世,傢裡就留下母親一個人。這次,小兩口要搬回來住,母親倒也很樂意。
  
  這天,張正剛發瞭工資,下班回傢路過海鮮市場,看見蝦子很新鮮,想到母親和自己都喜歡吃蝦,而且妻子又懷孕瞭,正是該補營養的時候,於是就挑瞭六隻,準備給傢裡開開葷。
  
  一進門,張正剛就舉著蝦袋子喊:“媽,老婆,我買瞭六隻蝦,今晚咱們吃蝦嘍!”母親聞聲出來,接過袋子就進廚房瞭,葉蘭懷孕聞不得油煙味,下班後就在臥室躺著。張正剛正想回臥室和老婆說幾句話,就接到單位電話,讓他回去一趟,母親一聽,連忙喊道:“吃瞭飯再走!”張正剛說來不及瞭,給他留點飯,回來熱熱吃。他一邊說著,一邊下瞭樓。
  
  不一會兒,飯就做好瞭。葉蘭要幫婆婆端飯,婆婆沒讓她動手,隻叫她坐著等吃飯就行。葉蘭覺得雖然以前跟婆婆不和,但自從懷孕以來,婆婆對自己照顧得無微不至,婆媳關系也漸漸緩和瞭下來,這麼一想,心裡暖暖的。
  
  片刻後,婆婆先把蝦端瞭上來,讓葉蘭趁熱吃。葉蘭剛想夾蝦,卻發現盤裡隻有五隻蝦,丈夫剛才說買瞭六隻,自己聽到的。她想,大概是婆婆已經給丈夫留瞭一隻,可是丈夫那麼喜歡吃蝦,隻給他留一隻,總覺得留少瞭,就想提醒婆婆給丈夫多留一隻,於是就問婆婆給丈夫留瞭沒有。
  
  婆婆說光顧端飯瞭,還沒留呢,這下葉蘭有些不高興瞭,既然沒給丈夫留,那怎麼無端少瞭一隻蝦?難不成是婆婆自己在廚房吃瞭?心裡這麼想,又不好意思明說。
  
  這時,婆婆從廚房拿來瞭盤子,準備給兒子留出菜來,婆婆夾蝦時也發現瞭問題,心想,兒子明明買瞭六隻蝦,我往鍋裡放的時候也數著是六隻,怎麼現在是五隻瞭?難不成是兒媳自己早吃瞭一隻?這麼一想,她就夾瞭兩隻蝦,給兒子留起來。
  
  這樣,盤裡就隻剩三隻蝦瞭,婆媳倆看看,誰也沒有吃,隻顧吃別的菜。這頓飯呀,似乎比平時用的時間長,飯都快吃完瞭,葉蘭和婆婆都沒說話。
  
  最後還是葉蘭先動起手來,她自己夾瞭一隻蝦,又把剩下的兩隻夾給婆婆,說:“媽,我吃一隻就夠瞭,這兩隻都給你。”婆婆愣瞭一下,臉上陰沉沉的,說:“不瞭,我年紀大瞭,吃蝦不好消化,我吃一隻就夠瞭。”說著,她把其中一隻蝦夾回到盛蝦的盤子裡。這下可好,場面徹底僵瞭,婆媳兩人吃完瞭自己碗裡的蝦,誰也沒有收拾碗筷的意思,就各自回屋瞭,隻剩餐桌上那隻蝦,靜靜地躺在盤子裡……
  
  婆婆在屋裡生著悶氣:當初就不同意娶這麼個兒媳,傢庭條件不好不說,還這麼沒教養。我看你懷孕,讓你回來住,伺候你吃,伺候你喝,什麼活都不讓你動手。今天吃這麼個蝦,先不說你沒等我這個婆婆上桌就先吃,吃瞭還要裝糊塗,說什麼隻吃一隻,這算什麼?這就是明著諷刺我這個婆婆虧待你瞭呀……老頭子啊,你怎麼就早走一步呢?剩下我老太婆無依無靠,還得看媳婦臉色……想著想著,她就哭瞭起來。
  
  兒媳葉蘭也是滿腹委屈:雖然你是婆婆,是長輩,我們做兒女的應該孝敬你,可你也不用在廚房躲著吃啊,好像我是那種惡毒的兒媳不讓你吃一樣。怪不得不讓我幫你端飯,原來躲著偷吃蝦啊!其實,你就是吃瞭也沒人說你,你幹嗎還說自己吃一隻呢?難不成是我先偷吃瞭,還裝著沒吃嗎?葉蘭越想越生氣,不禁想起當初和丈夫談戀愛時婆婆的種種幹涉、反對,想著想著,也掉瞭眼淚。
  
  晚上九點多,張正剛回來瞭,一進門就看到餐桌上碗筷都沒收拾呢,盤子裡還有一隻蝦。
  
  張正剛覺得有點奇怪,今兒個的情形可有點反常,進廚房一看,灶臺上給自己留著飯菜,還有兩隻蝦,那外面餐桌上的一隻蝦是怎麼回事?張正剛就去問母親,一開房門,發現母親正抹著眼淚,還沒等自己開口,母親就板著臉說:“都是你找的好老婆,先偷吃瞭一隻蝦,還裝沒吃,難不成是我吃的?”
  
  張正剛連忙打圓場:“她不是懷孕瞭嘛!”他趕緊變著法兒勸母親,好一陣子,母親臉色平和瞭些,於是他又到自己房間看老婆。葉蘭正噘著嘴不高興,一看見丈夫回來就嚷嚷,把心裡所有的不滿都說瞭出來,就像丫環訴苦一樣。
  
  張正剛心裡也犯瞭疑,到底兩人是誰沒說實話?一隻蝦,也犯不上不對自己說實話啊!
  
  這時已經快十點瞭,張正剛從下班後到現在還一直沒吃飯呢,肚子早餓得不行瞭,心想不管那麼多瞭,先吃飯再說。他看到鍋裡煮蝦剩的湯還沒倒掉,這湯可鮮著呢,便準備盛碗蝦湯喝。一鐵勺舀下去,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鍋裡“嘎巴”瞭一下,撈上來一看,竟是老婆和母親找瞭一晚上的一隻蝦!
  
  張正剛忙把兩人叫到廚房來,婆媳倆看後都愧疚不已。原來,廚房的燈本來就暗,再加上蝦湯渾濁,婆婆用漏勺撈蝦沒撈幹凈,撈到盤子裡也沒細看,一直到端上桌子都沒有細數,這才鬧瞭誤會。
  
  事後,張正剛對兩人說:“都是一傢人,有什麼說不開的?就一句話的事,問一聲就完瞭,何苦還為這麼點小事憋著氣?如果是親媽親女兒,恐怕就不會這麼麻煩瞭吧?”
  
  婆媳倆沒說話,臉倒是都紅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