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路進京

  清康熙年間,青州府顏神鎮上有個小孩,叫趙執信,四歲就能文,九歲已名揚鄉裡,常常和當地的文人名士一起吟詩作文。當時康熙的老師孫閣老恰巧也是顏神鎮人,回鄉探親的時候聽說附近有個文采過人的九齡小童,便輕視地說:“區區一個孺子,能有何大作為?言過其實瞭吧?”於是,他便讓人把趙執信叫到瞭傢中。
  
  孫閣老連出幾題,趙執信對答如流,周圍的人都嘖嘖稱奇。這時,有侍從過來給孫閣老斟茶,閣老看到桌子上飄著香氣的清茶,心中頓時有瞭主意,他品瞭一口茶,隨後慢慢地念道:“一杯清茶,解解解元之渴。”
  
  眾人聽後,連聲稱好:“妙句,妙句!”一杯清茶為解元解解渴,一個“解”字,看似簡單,卻用得十分巧妙。孫閣老得意地想:此妙句即便大人也難以應對,更別說這個乳臭未幹的小童瞭!
  
  隻見趙執信左思右想,皺著眉頭遲遲答不上話來。這時,眾人之中有個青州府將校,耐不住性子,開始擺開棋盤與閣老對弈起來。閣老棋藝高超,尤其那連環炮用得出神入化。趙執信見此情景,馬上靈光一現,脫口而出:“二枚紅炮,將將將校之軍。”
  
  眾人一聽,一齊拍手叫好,孫閣老更是樂得“哈哈”大笑,起身走到趙執信身旁,親昵地拍拍他的腦袋,說:“九歲便有如此奇才,此兒日後必成大器。”被孫閣老這麼一誇,趙執信名聲大噪,僅僅過瞭兩年,就被舉薦為秀才,開始瞭他的應考之路。
  
  到瞭十七歲時,趙執信準備去濟南參加三年一次的山東鄉試,恰巧當地有一個地主傢的秀才,叫錢廣進,也要應考,於是兩人結伴而行。同行路上,錢廣進看到趙執信文采非凡,想到多這麼個競爭對手心裡總不是滋味,而且這個對手偏偏又是自己的同鄉!於是,錢廣進打起歪主意來,他打聽到鄉試的考官也姓錢,便以探親的名義,帶著銀兩悄悄登門拜訪,讓錢考官找個理由,把趙執信擋在考場之外。
  
  這姓錢的考官,也是個見錢眼開的貪官,看到白花花的銀子,趕緊應下瞭這事,他拍著胸口說:“此事好辦,我保證讓他進不瞭考場,還讓他心服口服、無話可說。”
  
  說到這裡,要作個交代:古時候為瞭防止替考,科考時對考生身份是要查驗的,不過這種查驗僅是通過文字來描述。這一天,錢考官守在考場門口,捧著個考生名冊,通過冊子上的文字描述來核對考生身份。當時趙執信正值十七歲,已經長瞭很稀疏的胡須,名冊上面註明的是“微須”。錢考官看完名冊後,故意把脖子伸長,仔仔細細地盯著趙執信的臉看瞭又看,隨後大喝一聲:“此人與名冊上所述不符,來人呀,給我趕出去!”
  
  趙執信據理力爭,錢考官怒斥道:“理學大傢朱熹註釋說—‘微,無也’,‘微須’就是沒有胡須,你一者有胡須,與名冊中不符,是替考無疑;二者你連‘微’字的含義都不懂,可見腹中沒有點滴之墨,你還有臉進考場考試?還不快滾!”
  
  趙執信聽後不卑不亢地說:“按照大人的意思,晚生倒有一事請教。”
  
  “你要問什麼?”
  
  “請問—當今聖上時常‘微服私訪’,如你所說,那豈不是成瞭一絲不掛下訪民間瞭嗎?”
  
  此話一出,嚇得錢考官兩腿發軟,要是“微”字真按“無”來解讀,這就相當於說康熙皇帝光著屁股到處跑,這還瞭得?若是讓朝廷知道瞭,自己腦袋還要不要?於是,錢考官賠著笑,親自把趙執信送進瞭考場。趙執信也很爭氣,考中瞭山東鄉試第二名舉人,獲得瞭去京城會試的資格。
  
  再說那個錢廣進,在鄉試中名落孫山,他想到自己賠瞭銀子還落瞭榜,心中十分惱怒,看到趙執信回到傢鄉神氣活現的樣子,心裡嫉恨得牙癢癢。他暗中花錢找瞭黑山一帶的匪賊,埋伏在趙執信進京的路上,準備綁架他,讓他無法進京趕考。
  
  到瞭進京會試的時間,趙執信帶好行囊,騎著一頭小驢,匆匆踏上瞭趕考的行程。一路到瞭章丘,不知不覺走到瞭一條僻靜的小山路,兩旁樹木鬱鬱蔥蔥,加上天色已晚,更是陰森可怕。趙執信加快瞭腳步,正在這時,突然,一前一後躥出兩個山匪,堵住瞭趙執信的去路,隨即把他來瞭個五花大綁。
  
  趙執信知道,要脫險一定得回到人多的地方,他想到自己的叔父在濟南開客棧,於是心生一計,謊稱自己身上帶瞭五十兩銀子。土匪聽瞭大喜,可是翻遍行李卻隻找到十兩,趙執信佯裝叫起苦來,說:“肯定是把銀子落在昨晚住的客棧裡面瞭,倒是不遠,就在濟南,你們要是肯放瞭我,我就帶你們去客棧,要來的銀子全給你們。”
  
  土匪心想:先答應你,等拿到銀子,我們再把你給綁瞭,兩頭通吃。於是,土匪就給趙執信松開繩子,然後拿著刀,頂著趙執信的腰,惡狠狠地說:“你要是敢嚷嚷,我們就把你捅瞭!”
  
  土匪押著趙執信,來到濟南叔父的客棧裡,未等叔父開口,趙執信就搶著說:“老板,昨天我住在你們店裡,落下瞭一個包裹,裡面有四十兩銀子,不知你看到瞭嗎?”
  
  叔父也是個聰明人,看到趙執信身邊的兩個人身上帶著刀,滿臉殺氣,而且侄兒叫自己“老板”,內中必有蹊蹺,於是叔父就試探著問道:“客官的銀兩在我這裡,四十兩一點不差,不知客官年紀輕輕帶這麼多銀兩出來幹啥?”
  
  趙執信機智地回答道:“傢父是做屠戶生意的,我這次帶這些銀兩是去章丘買羊的。”
  
  叔父知道趙執信傢並不做屠戶生意,此番回答定有難言之隱,十有八九是被土匪綁架瞭。於是叔父佯裝不認識他,拿出四十兩銀子遞過去,待他們走遠瞭,便趕忙跑到濟南府報案。
  
  兩個土匪拿到銀子後十分歡喜,但也沒有放瞭趙執信,他們又把趙執信綁瞭起來,趕回賊窩。不料沒走多遠,官兵就追瞭上來,兩個土匪束手就擒,到頭來也不知道是如何被人識破的。
  
  趙執信機智地逃過一劫,來到瞭北京,在會試中取得瞭佳績,終於贏得瞭殿試資格。
  
  當天,天還沒亮,趙執信早早就起身瞭。在去殿試的路上,他遇見幾個在路邊哭泣的小孩,一問,才知道這幾個孩子昨天在廟會上跟大人走散瞭,一路貪玩,走到瞭這裡。說來也巧,此處紮瞭個大彩燈,裡面堆放著五顏六色的佈條,幾個小孩又累又餓,便鉆進彩燈裡面,躺在軟綿綿的佈條上睡著瞭。小孩們一覺醒來,已經是半夜,看到四周無人,心中十分害怕,於是哭瞭起來。
  
  趙執信也顧不上自己的事瞭,帶著小孩走街串巷,最終在廣渠門附近遇到瞭尋找小孩的人群,隻見他們打著王府的燈籠,正焦急地一路找著。他們看到趙執信把小孩帶瞭過來,頓時喜出望外,眾人問明情由,便要帶他回府重謝。
  
  趙執信看到太陽已經東升,殿試馬上就要開始,於是婉言辭別,向著紫禁城趕去。唉,他畢竟耽擱太久,最終晚瞭一步,被人擋在瞭殿外。
  
  這時,主考官走來,瞪瞭趙執信一眼,出口數落道:“一介書生兩條腿,便三四更起,並五六步趕七八裡路,也晚不瞭許久(九),實(十)不可原諒。”
  
  趙執信聽後,暗想:我來晚全因為中途辦瞭件有道義的事,不如讓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主考官吧。既然主考官用“一”至“十”這幾個數字作瞭一聯數落我,我不妨也用同樣法子回答他,於是就朗聲念道:“一心趕考,路遇二三個小童,聞知四分五散,攜其六尋七找,走遍八弄九巷,可嘆十分來遲。”
  
  這個主考官,正是吏部尚書王士禎,他也是愛才之人,聽瞭趙執信這番話,正在暗中歡喜,不料傢人騎馬奔來稟報。原來,剛才趙執信救助的這幾個小孩中,有一個竟是王士禎的孫兒,王士禎這才知道站在面前的竟然是自己的恩人,於是連忙進殿為趙執信求情。
  
  康熙一聽,有意想再難為一下這個遲到的考生,於是命趙執信再倒著從“十”至“一”作一聯。
  
  面對皇帝,趙執信想把這些年自己讀書、應考的艱辛表述一番,他稍作沉吟,便成一聯:“十年寒窗,進瞭九八傢書院,拋卻七情六欲,苦讀五經四書,考瞭三番二次,方才一騎進京。”
  
  康熙聽後心中暗暗稱贊,於是心生憐惜之情,讓趙執信入殿考試。這一場考試中,趙執信一舉奪魁,進京入仕,最終成為瞭朝廷重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