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四年一夢

  劉海是物流公司的貨車司機,正計劃買房。之前,他先後交過兩個女朋友,都是因為沒有房子吹掉瞭,買房成瞭他最大的夢想。可打工七八年,銀行卡裡的存款數才八萬多。
  
  這天,他帶著這筆錢來到一個新建樓盤的售樓處。售樓小姐火眼金睛,看得出劉海囊中羞澀,就說:“我們這裡現在還有幾套頂樓的房子,比較劃算。”
  
  劉海一聽,來瞭興趣,問:“首付大概多少?”
  
  售樓小姐說:“八萬。”
  
  劉海直搖頭,狼狽地走出售樓處,自己所有的存款,也隻夠個首付,接下來的貸款根本無力承擔。
  
  那晚,劉海翻來覆去睡不著,他想:如果自己能發一筆橫財就好瞭。沒想到瞌睡有人送枕頭,就在這時,老板敲響瞭他的門。劉海還納悶,老板為什麼半夜急吼吼地來找自己?老板直截瞭當地說:“劉海,我早就知道你想買房但是沒錢,現在有個發財的機會,你願不願意做?”
  
  劉海眼睛一亮,說:“老板,您說,怎麼發財?”
  
  老板說:“我弟弟酒後駕車撞死瞭人,想找人頂包。如果你肯幹,他願意一次性付給你二十萬,你覺得怎麼樣?”
  
  劉海的心裡“咯噔”瞭一下,二十萬的確很誘人,有瞭二十萬,他就可以全款買下那套頂樓瞭(www.rensheng5.com)。不過,他並不傻,酒後駕車撞死人,再加上肇事逃逸,肯定是要坐牢的,如果為這二十萬坐上十年牢,折合下來平均一年才兩萬塊錢,那就根本劃不來。
  
  老板卻讓他放心,說你又沒喝酒,單純肇事逃逸肯定不會判那麼多年的。
  
  見劉海還是不願幹,老板想瞭想,說:“要不這樣吧,二十萬打底,如果判得年數多的話,就按年付你錢,一年給你……你一年掙不到三萬吧?我翻倍,一年給你六萬怎麼樣?”
  
  劉海心動瞭:自己光棍一條,不管在牢裡還是在外面都是出力幹活,在外面才掙三萬,除去開銷,最多能剩下一萬多塊錢,猴年馬月才能攢夠一套房子的錢?如果進去,一年掙六萬,五年就是三十萬,十年就是六十萬……
  
  見他猶豫,老板又加瞭碼,說:“一年八萬,不能再多瞭。你要是同意,現在就去交警隊自首;要是不同意,我就抓緊時間去另找別人。”說完,轉身作勢要走。
  
  劉海不再猶豫,一把拉住老板,說:“我幹。”
  
  最終,劉海被判瞭四年有期徒刑。四八就是三十二萬,他毫不猶豫地選擇瞭按年收錢,而不是一次性領取二十萬。而且,坐牢期間,劉海是有機會減刑的,但他算瞭一下賬,早出來半年就要損失四萬塊,不劃算。所以,劉海足足坐滿瞭四年牢,這才戀戀不舍地出獄瞭。
  
  根據和老板的約定,這四年中,就像發工資一樣,老板會按年把錢打進他的卡裡,每年八萬。不過,身處大牢,失去自由,劉海沒有親眼看到卡裡的錢,終究是不放心。所以,出獄後最最要緊的事,就是先去查看銀行卡的餘額。劉海跑到一傢銀行的自動取款機前,掏出瞭銀行卡,迫不及待地插進機器裡。
  
  劉海在輸密碼的時候十分激動,他的手指一直在顫抖。終於,卡內存款數額在屏幕上顯示出來:四十萬八千二百一十三。
  
  劉海仔仔細細看瞭兩遍,這才確定這數額是真實的,老板還是守信用的。劉海全身一陣虛脫,長籲一口氣後,眼淚禁不住奔湧而出,這四年的辛酸、四年的屈辱,都值瞭!
  
  現在,親眼看到卡裡的錢從四年前的八萬多,變成瞭四十多萬,他終於有底氣瞭,錢是男人的腰桿嘛。
  
  四十多萬呀,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四年囹圄,權當做瞭一場噩夢,如今噩夢醒來,該是實現自己美夢的時候瞭。
  
  第二天,劉海就興沖沖地前往一個樓盤的售樓處,這個樓盤正是入獄前他曾來打聽過的,不過,現在已經蓋到第三期瞭。劉海看中瞭四樓的那套,售樓小姐問他打算付全款還是分期。劉海說當然全款。
  
  售樓小姐拿出計算器,噼裡啪啦一按,微笑著報出價格:九十八萬。
  
  劉海大吃一驚:“沒搞錯吧?咱這又不是北京、上海,怎麼這麼貴?”
  
  “錯不瞭。”售樓小姐見多識廣,立馬看出眼前這位客戶底氣不足瞭,微微一笑,說,“頂樓便宜,七十多萬就夠瞭。要不,我再領您去看看頂樓?”
  
  劉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頂樓都七十多萬?”
  
  售樓小姐說:“錢不夠可以分期付款呀。首付有四十萬就行瞭。”
  
  劉海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這狗日的房價,漲得也真快,敢情自己這四年大牢白坐瞭啊,跟四年前一樣,卡裡的錢僅夠交首付!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