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物降一物

  1。兒子坑爹
  
  新成市有個叫李富強的人,開瞭一傢食品廠,名叫富強食品有限公司,主要生產火腿腸。這些年他靠這廠子掙瞭不少錢,也算是本市知名度很高的企業傢瞭。
  
  可近日來,他卻對現在流行的這麼一句話“丫頭坑幹爹,兒子坑親爹”,深有感觸,因為他的兒子就狠狠地坑瞭他一把。
  
  他兒子是咋坑他的,咱且放一放,先說說李富強自己幹的缺德事。前不久,李富強低價買瞭一批有些變質的豬肉,聞著都有異味瞭,但放在火腿腸裡一加工,肯定吃不出啥異樣來。為瞭獲得更高的利潤,他把這些豬肉送上瞭生產線。
  
  就在李富強做著發財夢的時候,他廠子裡生產的火腿腸被質檢部門查出瞭問題:大腸菌群超標。
  
  這下李富強慌瞭神。他知道,這種事查出來,不但要被罰款,最可怕的是,這事兒一旦被曝光,自己的牌子就要砸瞭!往後,誰還會買富強牌火腿腸啊?
  
  不過,大腸菌群超標這種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也不是沒有回旋餘地。為瞭挽回不可預見的損失,李富強決定盡快擺平這件事。
  
  李富強經過四處打聽,知道質監局主管食品安全的張副局長,是個懂得通融的主兒。要是這位張副局長能幫自己說句話的話,這事兒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瞭瞭。
  
  李富強趕緊四處托關系,想和這位張副局長搭上關系。可他萬萬沒想到,這關系還沒打通,自己卻在派出所提前跟這位局長大人見上面瞭。
  
  說起來,這事兒還真托瞭他兒子的“福”。李富強的兒子名叫李鳴,今年剛上高一。這個含著金匙長大的富二代,被李富強寵得遊手好閑,驕橫無比。
  
  正處在青春期的李鳴,對讀書毫無興趣,追女生卻是熱情奔放。他把目標鎖定在瞭他們學校的校花身上。為瞭把校花追到手,李鳴下瞭血本,用他爹給他的錢展開瞭瘋狂的攻勢,手機、鮮花、香水,變著花樣往校花手裡塞。
  
  可是既然被稱為校花,追她的當然就不止是李鳴一個人。在眾多的追求者中,一個叫張浩的小夥子可以說和李鳴是並駕齊驅,他的攻勢一點不比李鳴弱。
  
  為此李鳴和張浩兩個人從同學變成瞭生死仇人,開始還是明爭暗鬥,到瞭最後,競爭居然演變成瞭拳腳相向。
  
  這天中午放學後,李鳴和張浩各自帶瞭一夥人,在校外的一條巷子裡,上演瞭一場激烈的武鬥。
  
  武鬥的結果是李鳴這方大獲全勝。人高馬大、強壯結實的李鳴,打起架來更是生龍活虎。他不但打破瞭張浩的頭,還把張浩一個手下的腿給打斷瞭。
  
  就在李鳴得意之時,附近有人打電話報瞭警。
  
  還沒等雙方人員撤退,派出所的警車就來瞭,警察把他們統統攔下,一塊兒帶回所裡去瞭。
  
  未成年人打架鬥毆,該負責的是作為監護人的傢長。沒多久,李富強就接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這種情況李富強也不是第一次經歷瞭,他兜裡早就準備好瞭保釋金,直奔派出所而去。
  
  在路上,李富強不但沒生氣,反而偷著樂:嘿,這小子我沒白養啊。平時教他在外面千萬不要吃虧,別人打他一拳,就得還對方兩拳外帶一腳,出瞭事自有我這個當爹的去擺平。果然,這回打贏瞭,真給老子長臉啊。
  
  誰知到瞭派出所一打聽,李富強的腸子就悔青瞭。這一次,可不是他想花幾個臭錢就能擺平的瞭。原來,被他兒子打的這位張浩小爺,是一個官二代。
  
  更讓李富強驚得目瞪口呆的是,這個張浩的老爸,竟然就是他李富強這幾天苦苦想要巴結的那位——質監局的張副局長。
  
  李富強心裡哀嘆:完瞭,自己這幾天四處求爺爺告奶奶的力氣,全都打水漂瞭。
  
  果然,在派出所裡,無論李富強是要賠錢還是賠笑臉,道歉的話說瞭一籮筐,就差跪下瞭,而這位張副局長就是不給他面子,最後冷冷地“哼”瞭一聲,拉著一張臭臉拂袖而去。
  
  這下李富強真的害怕瞭,自己有死穴握在這位張副局長手裡,對方要收拾他還不是易如反掌?鬧不好他的整個廠子都得關張。
  
  不過李富強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人脈關系還是積攢瞭不少的。最後,他終於通過一個硬關系跟張副局長說上瞭話,這個人還幫他把張副局長約瞭出來,答應跟他一起吃個飯。
  
  這個機會李富強自然不會錯過,他趕緊在最豪華的酒店訂瞭最豪華的套間。堆滿山珍海味的大餐桌邊上,隻坐瞭李富強,張副局長和那個關系人。
  
  上完菜後,李富強站瞭起來,倒瞭三杯酒,對張副局長說道:“張局,我替我那個混蛋兒子向您和您傢公子賠禮道歉,為表誠意,我先自罰三杯。”說完李富強端起三杯酒一飲而盡。
  
  李富強喝完後,關系人幫腔道:“老張,你看李總是真心實意地跟你道歉,再說小孩子之間打打架也是常有的事兒,不要因為這個傷瞭大人的和氣嘛。”
  
  “就是,就是。”李富強急忙接茬道,“我已經狠狠地教訓瞭我那混蛋兒子,我保證他以後再也不敢冒犯令公子瞭。”
  
  張副局長哼瞭一聲說道:“算瞭,看在老馬的面子上這件事就揭過去吧。”
  
  李富強急忙來到張副局長的座前,給他倒瞭杯酒,自己又滿瞭一杯,二人碰杯後李富強說道:“謝謝局長大人不計小人過。”
  
  酒這個東西真的很神奇,能輕易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剛才還冷著臉的張副局長,半瓶酒下肚後,竟然拍著李富強的肩膀稱兄道弟瞭。
  
  酒足飯飽後,李富強一直把張副局長送到瞭住處。這時,他從車裡拿出一個裝著十萬元現金的包遞給瞭張副局長。
  
  經驗豐富的張副局長自然明白裡面裝的是什麼,他立刻還給李富強,說道:“李老弟你這是幹什麼,這不是讓我犯錯誤嗎?”
  
  李富強賠著笑臉說道:“張局言重瞭,我兒子把您兒子打傷瞭,給點營養費是應該的,怎麼能跟犯錯誤扯到一起呢。”
  
  兩人又互相推讓瞭幾次後,張副局長終於收下瞭李富強的營養費(www.rensheng5.com)。李富強一直懸著的心也終於落下瞭。
  
  2。奸商嘴臉
  
  果然,在張副局長的幫助下,富強牌火腿腸大腸菌群超標的事暫時被壓瞭下去。
  
  一場風波總算過去瞭,李富強的心情大好。這天他哼著小曲兒來到公司,正要往辦公室走時,突然被一個中年婦女攔住瞭去路。
  
  李富強上下打量瞭一下面前的婦女,隻見她一身舊衣服,一雙粗糙的大手,一看就是底層幹體力活的。這種檔次的人竟然怒氣沖沖地盯著自己看,這讓李富強感到特別別扭,於是,他趕緊兇巴巴地問道:“你想幹什麼?”
  
  那中年婦女激動地說道:“你兒子把我兒子的腿打斷瞭,現在還在醫院住著呢,你到底管不管?”
  
  聽中年婦女這麼一說,李富強這才想起,那天除瞭張浩被打破瞭頭,還有一個小夥子被打斷瞭腿。因為這些天他一直忙著張副局長那邊的事,幾乎把這件事給忘瞭。
  
  這陣子,李富強為瞭兒子的事,沒少當孫子,更沒少花錢。現在好不容易問題解決瞭,能松口氣瞭,叫他再賠錢賠笑臉,那可就沒門瞭。再說,事先他也打聽過,這傢人就孤兒寡母兩個人,掀不起啥風浪。
  
  於是,李富強的奸商本性立刻就露瞭出來。隻聽他冷笑瞭一聲,倒打一耙道:“你還敢跟我要錢?你兒子也打瞭我兒子的腦袋,我兒子的頭現在還疼呢,你說說,你該賠我們多少錢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