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演戲

  如今組織旅遊,也算員工福利之一。這不,最近朱洪標的公司,就組織他們出門玩瞭一趟。
  
  朱洪標和同事們本想趁此機會,好好休閑一番,沒想到旅遊團的服務質量卻一塌糊塗。景點沒逛幾個,導遊小姐卻凈把大夥兒往土特產商場帶,不買東西就給臉色看。
  
  這天,他們好不容易到瞭一個景點。導遊小姐便給大傢講解起來:“傳說幾百年前這裡出過一個清官,判案如神。所以當地旅遊部門專門定制瞭一場特色演出,叫‘清官判案’,大夥兒有興趣還可以參與互動呢。”說完指向廣場。
  
  朱洪標一瞧,那兒果然造瞭一座青墻黛瓦的衙門,衙門石階左右還各有一頭活靈活現的石獅子。再往裡看,“大堂”中間還擺著一張戲文裡包龍圖審案的案桌,外面還放著一些板凳,那是留給觀眾的。
  
  這時候,隻見裡頭工作人員捧出一些戲服來,走到朱洪標面前,說:“這位先生,您生得天庭飽滿,地廓方圓,一定是個當領導的,待會我們要演縣官審案,還少一個縣官的角色,就請你來扮演瞭!”
  
  朱洪標正要推辭,導遊小姐連忙上前,笑吟吟道:“放心,演縣官不多花錢。而且縣官最好演,戲裡就你的官最大,怎麼演下去都由你作主!”見朱洪標在猶豫,導遊小姐又道,“你別緊張,這樣吧,我演師爺,就站在你身後,萬一有什麼事,我提醒你!”
  
  身邊的同事聽瞭,也跟著起哄。朱洪標一聽,心想:也罷,今兒我也當回爺,於是點頭答應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幾個工作人員趕緊圍上來,一邊七手八腳幫朱洪標換上瞭官服,一邊給他簡單說瞭幾句戲。等朱洪標穿戴妥當,便像模像樣坐到案桌後,這時,導遊小姐也換上瞭一身古代長衫,鼻子下面還粘瞭兩撇胡子,裝成“師爺”的角色,站在朱洪標身後。景點工作人員早已裝扮成衙役,站在兩邊。這戲也就算是開場瞭。
  
  戲很簡單,說的是一個“村姑”,提瞭一籃橘子在路上,碰到一個無賴要調戲她,姑娘喊救命,最後鬧到瞭公堂,由縣官審案。說是演戲,但臺詞大都是臨場發揮。
  
  朱洪標剛開始還有些緊張,但他很快鎮定下來,不一會,一個姑娘扮的“村姑”提著一隻竹籃子大叫告狀。朱洪標咳嗽一聲,驚堂木一拍,叫道:“傳上來!”
  
  於是,那姑娘便上瞭大堂,朱洪標看她手裡的竹籃子,裡面盛瞭十多隻青皮橘子,便裝腔作勢喝道:“堂下何人,所告何人?”
  
  姑娘回答說,她在橘園采橘子,路上碰到一個無賴調戲她。
  
  朱洪標便又一拍驚堂木,喝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調戲良傢女子,把那無賴帶上來!”
  
  幾個衙役便拖長瞭聲音喝一聲“威——武——”,把那個無賴帶上堂來。
  
  朱洪標美滋滋地想:嘿,還真像這麼回事兒。於是,他又喝道:“大膽狂徒,光天化日,竟敢調戲良傢女子,該當何罪?”
  
  那“無賴”跪在地上,一雙眼睛骨碌碌一轉,道:“稟報大老爺,小人買瞭橘子回傢,路上被這女子搶瞭去,小人隻是要討回橘子,並沒有調戲她,請青天大老爺明鑒!”
  
  這時,朱洪標瞧見堂下坐著的同事們發出一陣哄笑,仿佛在說:“嘿嘿,這回看你怎麼審。”
  
  朱洪標卻早已胸有成竹,他有模有樣地捋瞭捋假胡子,模仿電視裡審案的架勢,一拍驚堂木,(www.rensheng5.com)喝道:“既然橘子是你買的,那本老爺問你,這一籃橘子有多少斤重?多少錢一斤?一共花瞭多少錢?”
  
  這回,那“無賴”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瞭。隻聽朱洪標再一拍驚堂木,喝道:“你這個二流子,調戲良傢女子,反誣別人搶你橘子,來人!給我當堂重打四十板子,讓這小子一生一世養不出兒子!”
  
  堂下同事們聽瞭,一陣拍手叫好,聽得朱洪標直得意。隻見幾個“衙役”吆喝一聲,走上前來,壓住那“無賴”,舉起板子,裝腔作勢比劃瞭幾下。
  
  接著,那“無賴”便喊著“唉喲”被趕出瞭大堂。
  
  朱洪標松瞭口氣,以為戲結束瞭。他正要下堂去卸妝,隻聽那“村姑”說話瞭:“民女多謝青天大老爺!”
  
  朱洪標心裡一陣自豪,學著古戲裡的包公,呵呵笑道:“不客氣,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傢賣紅薯!”
  
  “村姑”笑吟吟道:“民女為感謝青天大老爺,就代表本縣鄉親們,將這籃橘子送給大老爺,以表心意。請大老爺收下!”說著,走上前,把竹籃往朱洪標手裡塞。
  
  朱洪標哪裡肯收,這時,站在朱洪標身後的“師爺”,也就是那個導遊小姐,連忙上前一步,道:“老爺,這是鄉親們的一點心意,您老就收下吧,隻要稍稍打賞幾個錢就可以瞭!”見朱洪標好像聽不懂自己的話,她又附在朱洪標耳邊說,“這位先生,這也是這出戲的一部分,你就收下吧!再象征性地付一點錢,表示自己的清廉。”
  
  朱洪標問道:“象征性?付多少?”導遊小姐道:“少則兩百,多則不計!”
  
  朱洪標聽瞭,不由心裡一驚,他這才明白過來,自己是落入瞭導遊和景點佈下的圈套瞭。他知道想跑是跑不掉的,這時,他腦筋一轉:不如一拍驚堂木,大聲喝斥一聲:“本老爺以清廉為本,你竟敢行賄本老爺,讓衙役重打四十大板!”這樣既拒絕瞭這籃橘子,還可以脫身。
  
  可他再一想,在這地方每天上當的人肯定不少,不收橘子肯定也過不瞭關。最可恨的是導遊,和景點合夥算計遊客,應該讓她吃點苦頭才是。
  
  於是,朱洪標眉頭一皺,又坐下來,驚堂木一拍,哈哈笑道:“姑娘一番好意,本老爺可不能辜負瞭。但本衙門一應賬冊,都由師爺掌管,就請師爺收下橘子,讓他打賞!”
  
  那“村姑”哪裡想到朱洪標會來這一手,當時就說不出話來。朱洪標的同事們也看出瞭端倪,起哄道:“師爺付錢,師爺付錢!”
  
  那導遊小姐一時臉紅耳赤,無可奈何地伸手接過瞭竹籃。
  
  這時,朱洪標不失時機,大喝一聲:“退堂!”
  
  堂下的同事們也跟著吼瞭一聲:“好!”大夥兒便一哄而散瞭。這時,朱洪標還真找到瞭一種當爺的感覺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