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瘋狂的貨車

  大劉是個長途貨車司機,成天開著他那輛廂式大貨車接單跑生意。這天,他卸瞭貨物便急忙往回走。緊趕慢趕,傍晚的時候,他遠遠望見前頭的螺江大橋瞭。
  
  大劉心裡一估摸:不錯,今天半夜前到傢沒問題。可他正準備減速上橋,突然發現不對啊,怎麼橋面上的幾輛小車不但沒往前開,反倒在往後倒車呢?接著,大劉聽到好像有人在叫喊:“後退,後退,大橋垮瞭!”
  
  大劉趕緊停車,伸出頭一看:我的媽呀,這螺江大橋中間居然裂瞭一道縫,有一截已經陷瞭下去,整座橋成瞭“V”字形。大劉心裡暗罵一聲:怎麼這麼倒黴呢!不過他轉念一想,自己還算幸運,剛才那幾輛小車上瞭橋,橋就能垮成那樣,要是自己這大貨車上去瞭,指不定有個啥三長兩短呢。於是,他決定繞過這座螺江大橋,走遠路。不過今晚想趕到傢就沒戲瞭,他便就地找瞭個便宜的旅館住下。
  
  大劉把一切安頓妥當,躺下就睡。這時,卻聽“砰砰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他隻好爬起來,揉著眼睛打開門,正準備罵兩句。不料,隻見門外齊刷刷站著一排人,嚇得他兩腿一哆嗦,半天才憋出一句:“請問,你……你們……找……找誰啊?”
  
  隻見面前站在中間的是一個戴眼鏡的瘦子,遞上證件,上前一步道:“你好,我是螺江市公路局的。外頭那輛大貨車是你的?”
  
  這下大劉給徹底嚇醒瞭,連忙彎腰點頭,再瞄瞭一眼證件,來人還是個科長呢。這時,這位眼鏡科長扶瞭扶眼鏡,嚴肅地說:“我們是來調查螺江大橋垮塌事故的。我們調出大橋附近監控攝像頭拍下的錄像,在大橋入口不遠處發現瞭你的貨車,懷疑是你的車超載使大橋超負荷,最終導致大橋垮塌。”
  
  大劉聽瞭,這才松瞭口氣,忙解釋:“我說,領導,這……這裡頭是不是有誤會啊?橋塌的時候,我……我的車還沒上橋啊!而且,我這可是空車啊!”
  
  誰知那眼鏡科長根本不聽他的解釋,隻是淡淡說瞭句:“空車不空車,你說瞭不算,一切等我們調查完瞭再下定論。請你配合我們工作。”說完,便吩咐身後的工作人員把大劉那輛大貨車從頭到尾好好檢查個遍!
  
  按道理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查就查唄。可是大劉開始心虛瞭。原來,他把貨車駕駛室的副駕座做瞭一點改裝,在裡頭放瞭好些水貨手機,這樣好賺點外快。無奈,他隻好跟著這些工作人員來到車邊,打開車廂門配合檢查。那眼鏡科長往車廂裡一探頭,立刻滿臉的失望,接著便撥通瞭手機,道:“領導,車是找到瞭,可卻是輛空車,這回怎麼辦?好好,明白!”
  
  說完,他掛瞭手機,走過來拍拍大劉的肩膀,如此這般在大劉的耳邊說瞭好一會兒。大劉聽瞭,連忙搖頭說:“這,這怎麼行?”眼鏡科長連忙示意他小聲點,然後又補充道:“事成以後,我們會補償你的損失費,三萬塊!”三萬塊!聽到這個數字,大劉猶豫瞭一下,可還是狠下心拒絕道:“不行!”
  
  看大劉態度如此堅決,眼鏡科長急得左右踱步。他在那邊幹著急,大劉在這頭眼看著這些工作人員在自己的車廂裡上躥下跳的,也心慌得夠嗆。不多會兒,他便急出一腦門的汗,忍不住往駕駛室瞟瞭一眼。這一瞟可壞事兒瞭,碰巧沒逃過眼鏡科長的法眼。隻見他又扶瞭扶鼻梁上的鏡框,瞇著眼盯著大劉好幾秒,又轉過頭望瞭望駕駛室,突然命令道:“別管車廂瞭,給我檢查駕駛室。”
  
  大劉心中暗喊一聲:完瞭!果然,十分鐘後,工作人員拿著一個水貨手機來到他們面前,報告說:“科長,這應該是水貨,副駕駛座下頭還有二三十個呢。”
  
  隻聽眼鏡科長“哼”瞭一聲,又拍拍大劉的肩膀,皮笑肉不笑道:“兄弟,你這就叫敬酒不吃吃罰酒瞭。你幹的可是走私的活兒,報上去是要判刑的!”見大劉不吭聲,眼鏡男又湊上去小聲說,“隻要你照我剛剛說的做,這些事我就當不知道,那三萬塊依然是你的!你自己考慮一下!”
  
  這還有什麼考慮的餘地?大劉隻得點頭答應。於是,大半夜的,他就開著車子,跟著眼鏡科長的車駛向瞭附近的一個水泥廠。一到水泥廠,眼鏡科長馬上讓所有人動起來,迅速把一袋袋水泥搬上貨車,直到超載瞭將近二分之一,他才喊“停”。
  
  這時,眼鏡科長招呼瞭大劉一聲:“快,馬上把車開到螺江大橋附近!”這回大夥算是明白瞭,螺江大橋才建成不久,要是隻過瞭幾輛小轎車就垮掉的事傳出去可不好交代啊。於是,這幫辦事員才想到讓大劉這輛超載的貨車上橋來頂罪!
  
  再說大劉,盡管心裡又是後悔,又是不甘,可卻又別無他法,隻好自認倒黴地發動瞭車,往螺江大橋開去。
  
  他在前頭開著車,眼鏡科長帶著一幫人跟在後頭,眼看著快到大橋入口處瞭,大劉心裡一陣害怕。為瞭壯膽,他一咬牙,踩下油門,想盡快把這事瞭結瞭拉倒。卻隻聽“轟”的一聲悶響,車居然停瞭下來不走瞭!
  
  大劉趕緊下車,想看個究竟。這一看,他傻眼瞭。這時,後頭跟著的眼鏡科長也下瞭小車,生氣地走上來,訓道:“怎麼不走瞭?你別想搞什麼花樣!”不過,等走到貨車面前時,他也傻眼瞭。
  
  “這……還能動嗎?”眼鏡科長問瞭一句。大劉正一肚子火呢,沒好氣地回答:“你說能動嗎?”
  
  眼鏡科長不說話瞭。這時,他的手機響瞭。他趕緊接通電話,戰戰兢兢道:“領導……貨車是差不多到大橋瞭,可現在又出狀況瞭……是這樣的,您先別生氣,聽我說,這個……貨車不是超載的嗎?還沒開上橋呢,卻把大橋前頭的路面給壓垮瞭,現在陷進地裡動不瞭瞭……”
  
  再說大劉,眼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還有人不停地拍照發微博。他不由的一拍大腿,低下瞭頭:這回算是全完瞭,別說那三萬塊打瞭水漂,自己走私的罪名恐怕也逃不掉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