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精神感應藥

  啟子剛二十出頭,是個普通的公司職員。她的父母經營著一傢小咖啡店,所以經常喊她下班後去店裡幫忙打理。
  
  這天晚上,店裡來瞭個新客人,是個年輕小夥兒,瘦高個兒,白襯衫,看上去特別精神。小夥兒一進店,啟子就情不自禁在心裡嘆瞭句:好帥啊。接著,她連忙上去招呼點單。過瞭一會兒,小夥兒喝完咖啡,離開瞭。啟子不由又望瞭一眼他的背影,心裡默默期望:要是他能再來光顧該多好。
  
  沒想接下來整整一個月,小夥子居然每天都來。啟子心裡別提多高興瞭,可每次小夥子點好瞭咖啡,朝她禮貌地一笑,就低下頭去看報紙雜志瞭;有時候,甚至還避開她的視線。好幾次,啟子都快要沉不住氣,想要上前跟他打個招呼,問問他究竟是啥意思。可她又轉念一想:萬一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瞭怎麼辦?我一個女孩子,眾目睽睽之下,鬧瞭笑話,那該有多難為情啊。唉,如果能知道他的心思就好瞭。
  
  這天,啟子路過一傢舊物置換的小店,被玻璃櫥窗裡一些小東西吸引過去。忽然,她發現櫥窗內側貼著一張紙,上頭竟寫著:你想知道別人的心思嗎?請服用精神感應藥,它能幫你讀懂他人的內心世界。近日進貨,數量有限,請在店內預約訂購。
  
  啟子心裡一咯噔,想:精神感應藥?真有那麼神奇嗎?她又想:要是吃瞭這藥,就能知道那小夥子的心思,該有多好啊。
  
  於是,她走進瞭店裡。老板是一位戴眼鏡的老人,見啟子進門,他趕緊迎上來說:“歡迎歡迎,請進,你想買什麼嗎?”
  
  啟子支支吾吾道:“我看見貼在外面的廣告,說……能讀懂人的心……上頭說的當真嗎?吃瞭這個真的能讀懂人的心思?”
  
  老板趕忙拍著胸脯打包票說:“那當然,我試過,對方的心思一下子就會一目瞭然!不過你小點聲,這藥是我們秘密運來的,不想太聲張,所以賣起來要隨緣啊。”
  
  啟子聽瞭,趕緊壓低嗓門,半信半疑地問:“這藥吃起來復雜嗎?”
  
  老板也湊上來,低聲說:“很簡單啊,把一粒小藥片吞下去就成,然後你註視著對方。這時候註意力一定要集中,把自己腦子裡的想法都排空,對方的想法就自然而然傳到你的腦子裡去瞭。千萬不能開小差啊!”
  
  見老板說得很像那麼回事情,啟子開始感興趣瞭,她問道:“那得要多少錢?”老板也幹脆地開價:“五萬一粒!”
  
  啟子聽瞭嚇瞭一跳,這可是她好幾年的積蓄啊。但她猶豫再三,還是不忍放棄,說:“今天錢沒帶夠,請幫我預訂一份吧。不過要是無效的話……”
  
  老板聽瞭哈哈大笑:“放心,無效來找我,我幫你出主意!你運氣真好,是最後一位,預約就要截止瞭!”
  
  啟子這才相信,簽瞭預約單,準備後天來取藥。
  
  就這樣,啟子好容易熬過瞭整整兩天,終於帶著錢又來到瞭那傢舊物置換店。老板一看是她,連忙打招呼:“你來啦?我都給你準備好瞭。”
  
  啟子付瞭錢,接過那片藥,看看,好像和其他的藥片也沒啥兩樣。老板看她有些懷疑,忙交待說:“這可是店裡最後一片瞭,隻能用一次,吞服後,效果隻能持續三分鐘,你一定得好好利用。”
  
  啟子若有所思點點頭說:“謝謝,我一定會好好利用的。”
  
  說完,她便馬上向咖啡店跑去,慌慌張張地等候著,擔心那小夥子今天不會來瞭。
  
  過瞭半個鐘頭,那小夥子進門瞭!還是一身幹凈的白襯衫,還是那麼帥氣。啟子的臉“刷”的一下紅瞭。她趕緊定定神,整理瞭一下圍裙,端上一杯涼水,問他需要喝點什麼。
  
  小夥子低著頭說:“請來杯咖啡吧。”
  
  啟子應瞭聲“稍等”,便返回櫃臺。不過她並沒有忙著泡咖啡,而是緩瞭緩,再取出那藥片吞下。接著,她一邊深呼吸,一邊註視著小夥子。隻見那小夥子大概等得不耐煩瞭,喝瞭口水,朝這邊望來。啟子連忙下意識地要躲開那目光,可又心念一轉:不能膽怯,要腦袋排空才能讀懂他的心思……於是,她馬上又將目光迎瞭上去。
  
  可是,過瞭整整一分鐘瞭,那小夥子腦子裡在想啥,啟子卻什麼也讀不出來。啟子就這樣又堅持瞭三分鐘,但是仍沒有任何效果。
  
  上當瞭!啟子心想:那個老人在胡說八道!靠這樣一粒藥片竟然能讀懂人的心?我真是鬼迷心竅,昏瞭頭。
  
  啟子氣壞瞭,解下圍裙,徑直跑瞭出去。剛才那個小夥子見瞭,一臉驚訝,目送著她出瞭咖啡店。
  
  啟子一口氣跑進那傢舊物置換店。老板見瞭她,連忙笑盈盈地問:“怎麼樣?效果不錯吧!”
  
  啟子忿忿道:“不錯個啥?根本就是騙人的。把錢還給我!”
  
  老板忙問:“哎,不要激動,出瞭什麼事?能告訴我嗎?”
  
  “我完全按照你的說法做瞭。可那藥根本沒效果!”啟子把沒有讀出小夥子心思的事前前後後說瞭一遍。
  
  老板納悶瞭:“那人一出現,你就服用瞭?並且看著他的時候,其他什麼都沒想?”啟子激動地說:“當然,我足足盯瞭他三分鐘呢!”
  
  “不對,你等等。”老板沉吟瞭半天,說道,“啊,我明白瞭。”接著,他解釋道,“這種情況很少見啊,而且藥肯定沒問題啊。要是你沒有讀懂他的心,那麼隻有一種情況可以解釋這個現象,那就是,當時那個小夥子也把腦子清空瞭,他的腦子也啥都沒想啊!”
  
  啟子還是不太明白,問:“咦?這是怎麼回事?”
  
  老板忙笑著說:“也就是說,當時那小夥子看著你的時候,腦袋也是空的。那麼,他那個時候,正好也在想讀懂你的心思。”
  
  聽到這裡,啟子張大嘴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時,老板忽然指著窗外說:“嘿,你瞧,是不是他?”啟子回過頭去,隻見那小夥子正巧在拉門要進來呢。
  
  老板會心地笑說:“在你的前面預約藥片的,就是他啊。看來他和你一樣,是來追究藥效的。怎麼樣?這回是由我來再解釋,還是你自己對他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