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個老頭

  王東的老爸今年七十多,突然得瞭一場大病,送進醫院第二天,醫生就通知王東,快點準備後事。雖然醫生這麼說,可王東也不忍心就這樣讓老爸回傢等死。
  
  沒多久,病房裡又住進來兩個老頭,一個姓趙,一個姓李。王東跟他們的兒子私下一聊,原來兩個老頭跟他爸一樣,都是大勢已去,隻待那一日瞭。住瞭不到一個星期,另外兩個老頭被傢人接回傢準備後事瞭。等兩個病友一走,王大爺也堅持要出院,說反正是個死,不如在傢裡舒服些。
  
  回瞭傢,王大爺明知死期不遠,可卻整天臉上笑瞇瞇的,好像不是在等死,而是在等待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一般。王東瞧在眼裡,心下卻明白著,別看老爸一副看破瞭生死、對世間瞭無牽掛的樣子,實際上他還有最後一個心願,就是死後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地,入土為安。老爸在一年前就開始自己給自己找墓地瞭,哪知道現在墓地價格貴得嚇死人,從墓園回來後,他整天嘴裡念叨一句話:死不起啊死不起。
  
  王東心想,自己再缺錢,也要完成老爸最後的心願。於是,他瞞著老爸,悄悄跑到墓園打探。哪知道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把全城的墓園跑瞭個遍,就那樣屁股大的一塊地兒,最便宜的也要三萬以上。再加上那些造價以及各種喪葬費用,沒有五萬根本住不進去啊!
  
  王東心底涼嗖嗖的,他現在可買不起喲。這陰間的房子也不能按揭,看來老爸一死,隻好把骨灰先放在傢裡瞭,等以後攢夠錢瞭再安葬。
  
  這天半夜他從外面回來,忽然看見屋外站著一個老頭兒,正搓著兩隻手,伸長脖子朝他傢張望。
  
  王東走近瞭一看,不禁一怔,這不是和老爸住一間病房的趙老頭嗎?這麼久不見,沒想到他居然病好瞭,看起來還挺精神的。
  
  王東向他打瞭聲招呼:“趙伯伯,您找誰呀?”
  
  趙老頭也認出瞭他,猶豫瞭片刻,吞吞吐吐地問:“你、你爸……你爸現在咋樣瞭?”
  
  “還那樣。”王東微微嘆瞭口氣,“一會兒醒,一會兒睡,吃瞭東西就吐。”
  
  趙老頭“哦”瞭一聲,臉上似乎有些失望。他又往王東傢望瞭一眼,說:“那好,你跟你爸說一聲吧,就說那個姓趙的老頭來過瞭。”
  
  王東知道他是來看望老爸的,忙說:“趙伯,進屋坐一會吧,我爸也老提起你和李伯哩。”
  
  趙老頭連連擺手,走得很急,一會就看不見瞭。王東心說這老頭真怪,想來看人,又不願進屋。
  
  第二天,王東才跟老爸提起昨晚趙老頭來看他的事。老爸一聽,黯淡的眼神突然一亮,急迫地問他:“你看清楚瞭,真的是那個趙老頭?”
  
  王東說沒錯,我看得很清楚。老爸緩緩點瞭點頭,說:“唉,畢竟還是老趙這傢夥快瞭一步。”
  
  王東愣瞭愣,不明白老爸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老爸臉上露出瞭笑容,說道:“老趙死瞭,他是來看我死瞭沒有呢。”
  
  王東大吃一驚,這麼說,他昨晚看到的是老趙的鬼魂?他接著一想,恐怕自己真見鬼瞭,那趙老頭出院時奄奄一息,這才一個來月,哪能就好瞭?
  
  老爸見他嚇得臉都白瞭,笑著安慰道:“別怕!老趙不會來害人的,他隻是想看看我幾時走罷瞭。”
  
  王東還是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不由得怪起趙老頭來:你走瞭就走瞭吧,幹嗎想拉我老爸一塊走?
  
  過瞭幾天,老爸的情況越來越不妙,已經到瞭彌留之際,王東請瞭假,整日整夜陪在老爸床前。一天夜裡,他看老爸昏睡過去,就打算出去買點東西吃。
  
  走到門口,他忽然聽見外面有人說話,心中一驚,躲在窗後往外看。隻見屋外站著兩條人影,在月光下看得真真切切,其中一個果然是那個死瞭的趙老頭,另外一個老頭正是老爸的另一個病友李老頭,看來也死瞭。不知咋的,他們居然扯到瞭一起,而且跑到自己傢來瞭。
  
  王東嚇得腿都軟瞭,瞪著這兩個鬼,大氣也不敢喘。隻聽那趙老頭有些埋怨地說:“唉,這姓王的真是,磨磨蹭蹭,就是不死。”
  
  李老頭接口道:“是呀,你說這麼拖著有什麼好?還不是害著自己兒子嗎?也不知要讓我們等多久,真不夠意思!”
  
  趙老頭嘆口氣道:“我真有些等不及瞭,要不咱們別等他瞭?”
  
  李老頭想瞭想,搖搖頭說:“不太好吧,說好瞭算他一份的。再等等,我看他也快來瞭。”
  
  王東哆哆嗦嗦地聽著,明白瞭,原來這三個老頭在醫院有緣一見,大概做瞭什麼約定吧,所以他們就來等老爸一塊走。
  
  兩個老頭又在屋外嘀咕瞭一陣,慢慢地走瞭。王東也不敢出去買吃的瞭,一張臉嚇得刷白刷白地回到房間,一看老爸正好醒過來。他猶豫瞭一下,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老爸。
  
  不想老爸一瞧他的臉色,就猜到瞭,問道:“是不是趙老頭又來催我瞭?”
  
  王東知道瞞不過,隻好說瞭,說這回那個姓李的老頭也來瞭。老爸的聲音突然大瞭起來:“什麼?那個姓李的老頭也來瞭?”他臉上又是高興又是著急,想瞭想又說,“哎喲,他們兩個都走瞭,我也得趕緊瞭。他們萬一不等我,就麻煩瞭!”
  
  王東暗吃一驚:“爸,他們走他們的,又不是趕火車,您還能活好長哩!”
  
  “不行喲!”老爸認真地說,“我要是遲瞭就沒份啦!”
  
  王東一聽愣瞭,什麼份不份的?這又不是分什麼寶貝,老爸還怕他們獨吞嗎?接著一想,可能老爸腦子已經糊塗瞭,也就沒有問。老爸接著說:“王東啊,你也別再給我吃什麼藥瞭,就讓我安安靜靜地走吧。”說完,又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晚上,王東不知不覺在老爸床前睡著瞭。忽然間,他隱隱聽到外面有人說話,就爬瞭起來。走到窗前一看,頓時嚇瞭一跳,原來又是那兩個老頭,後面還站著兩個老太太。
  
  一驚之後,王東不禁來瞭氣,我老爸還沒走呢,你們天天在這催,算怎麼回事嘛?想到這,他壯瞭壯膽,正打算出去勸他們走開,突然看見一個人從屋裡走瞭出去。他一下張大瞭嘴巴,這個人正是老爸。
  
  老爸徑直沖兩個老頭走去,一邊還說道:“兩位老哥,你們等急瞭吧?對不起啊,讓你們等瞭這麼久。”
  
  兩個老頭不耐煩地說:“就你這麼拖拉!再遲一天,我們就不等瞭。”
  
  老爸又連連賠禮道歉,看見那兩位老太太,驚訝極瞭:“這兩位、這兩位……”趙老頭說:“自己人!她們也是昨天剛下來的,非要加入,我一想也不錯,這樣咱們就更熱鬧瞭。”
  
  老爸有點遲疑:“男女有別,這個不太好吧?”趙老頭一笑:“死人哪還管這麼多規矩?人傢的兒女都無所謂瞭!”
  
  老爸點點頭,說那好,你們先走一步,我還得跟兒子說一聲。我怕他不同意,還沒交代清楚哩,說罷轉身飄回瞭屋裡。
  
  王東愣瞭愣,快步跑回屋去,一看老爸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精神抖擻,像個沒病的人一樣。他知道,老爸這時已經死瞭,又傷心又害怕。
  
  老爸向他招手說:“王東,老爸有話問你,我死後,你準備怎麼處理我的骨灰啊?”
  
  王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起瞭頭:“爸啊爸,兒子沒用,連塊墓地也買不起。我不敢騙您,我打算先委屈您老人傢一下,讓您的骨灰仍舊住在傢裡,等我賺錢瞭,一定買塊風水寶地把您風光大葬!”
  
  老爸悠悠嘆瞭口氣,說道“你什麼情況我不知道嗎?所以我一直不敢奢望有這個福氣。”
  
  王東一看老爸這麼難過,什麼也不顧瞭,大聲說:“爸,我就是去借高利貸,也要給您買塊地!”
  
  “別別別!”老爸慌忙搖手,“你可千萬別幹傻事啊!聽我說,你把我火化後,就去找老趙的兒子。”
  
  王東一聽愣瞭,找老趙的兒子幹啥?老爸猶豫瞭一下,才緩緩開口,說當初在醫院時,他和趙老頭、李老頭互相一聊,誰傢都不富裕,沒打算買墓地。後來趙老頭突發靈感,想到瞭一個辦法,三個老頭一拍即合:讓三傢人合夥買塊地,三人合住。碑呢?就立一塊好瞭,上面寫上三個人的名字,再加上三個人的喪葬合成一次辦,能省去不少錢。現在趙老頭又多找瞭兩個人,攤成五份,就更便宜瞭。
  
  王東一聽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兩個老頭非要等老爸哩!接著他心裡一陣難受,哭道:“爸,太擠瞭……太擠瞭啊,太委屈您瞭!”
  
  老爸嘆瞭口氣:“擠就擠點吧,好過死人跟活人同住!記住,就這麼定瞭!”說罷突然往後一翻,躺在瞭床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