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路在腳下

  南門是縣城貧富區的分水嶺,南門外面是高樓大廈、車水馬龍,南門裡面是矮房破院、老街臟亂。
  
  住在南門裡的居民,也沒啥大本事,大都吃著低保,每天悠悠閑閑過日子,很多人靠打麻將打發時間。
  
  這天傍晚,麻將館收攤瞭。有個叫林永紅的頭一個走出門口。這時,迎面過來一個穿著整潔的女人,她笑著問:“林永紅,今天手氣怎麼樣?”林永紅嘴上應付說:“馬馬虎虎。”心裡卻在嘀咕:這人是誰呀?我不認識她,可她卻知道我的名字。更奇怪的事情還在後頭。隨後,麻將館又陸陸續續出來一些人,那女人竟然能一個不錯地叫出每人的名字。
  
  最後,那女人跟著他們回到南門裡,突然高聲喊瞭句:“請大傢停一下,好不好?”
  
  大夥兒停住腳步,回頭望著那女人。隻聽她自我介紹道:“我叫鄭梅香,是民政局新來的低保股股長,以後要經常和大傢打交道,大傢就叫我阿香吧。今天想和各位見個面,可你們都在麻將館。我在外面等瞭小半天,就怕進去影響你們的手氣。這樣吧,你們先吃飯。晚上七點我們在林永紅傢的院子開會,好嗎?”
  
  這話說得大夥兒臉都白瞭,沒人敢說一個“不好”。阿香這才點點頭,回去瞭。看著她走遠,林永紅沮喪地說:“完瞭,完瞭,這回死定瞭!賭博讓她抓瞭現行,下個月低保怕是要停掉瞭!”
  
  旁邊那個瘦子苦著臉附和道:“哎呀,停瞭低保我們怎麼活呀?也怪,她怎麼都認識我們呀?”
  
  這時,有個叫老劉的“哼”瞭一聲,道:“我們的低保檔案不是有照片嗎?人傢不會看呀?這個女人不一般,以後要小心點。”
  
  當晚七點鐘,阿香準時趕到。一點名,南門裡所有的低保戶都到齊瞭。阿香這才嚴肅地說:“賭博是低保戶的大忌,文件規定,一經發現,要無條件地停保,不懂這條的請舉手。”沒人舉手。阿香又問,“你們說,我該怎麼辦?”老劉舉手說:“放我們一馬,以後保證不賭瞭。誰賭停誰的,絕無怨言,大傢說是不是?”大夥齊聲說:“是!”
  
  阿香笑瞭,說:“好,看你們的行動。不過,這事不能就此算瞭,得處罰你們。”“還要處罰?”大夥的心又拎起來瞭。隻聽阿香繼續說道:“這條街太難看瞭,各人自掃門前雪,把自己的東西搬回傢,路面掃幹凈,不樂意的請舉手!”
  
  沒人舉手,會議也就結束瞭。阿香一走,林永紅說:“我看她很有人情味,沒進去抓我們現行,一直等到收攤。我們也該幫幫她!”
  
  大夥連連點頭,於是就七手八腳地動起來,把堆在街邊的柴火等雜物搬走,把街道打掃幹凈。
  
  傍晚,大夥坐在南門下聊天,阿香又來瞭。看到街道煥然一新,她連聲說:“好好好,早應該這樣瞭,這樣才像人住的地方嘛。”老劉說:“喲,你罵人還不帶臟字。”阿香指著南門外的地面說:“我說錯瞭嗎?你們自己看看,這像人住的地方嗎?”
  
  南門與縣城最繁華的朝陽路相距十來米,中間的路面坑坑窪窪,連摩托車都走不瞭。阿香似乎得理不饒人,繼續批評道:“你們有的是時間,把路填平瞭不是方便自己嗎?”
  
  見大夥的臉有點紅瞭,林永紅打圓場說:“填平瞭幹什麼?反正我們買不起車,有車的人也不會將車開進來。再說瞭,工錢誰來出?”
  
  阿香不高興地說:“你們自己的事情還要工錢?”
  
  老劉說:“要麼將低保金額提高點。”
  
  阿香剛要說自己沒那個權力,卻突然間有瞭主意,說:“好啊,要是你們能在五天內填平這條路,從下月開始,每人每月增加30塊。”
  
  頓時,大夥歡呼起來。
  
  南門裡臨江,大大小小的鵝卵石、粗粗細細的沙子有的是,隻要舍得出力,要多少有多少。看在錢的份上,大夥都拼瞭命,用瞭五天時間把路鋪平瞭。
  
  阿香驗收後很滿意,保證兌現承諾,但還有個條件,這條路要和朝陽路連成一體。老劉為難地說:“現在我們也想這麼做瞭,但資金的確成問題。”阿香說:“我算過瞭,也就是十噸水泥的事,就從你們即將增加的收入裡扣除,反正現在的低保金已經夠維持你們的基本生活瞭。”
  
  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嗎?這個女人是把我們往坑裡帶啊,大夥臉色都難看起來。
  
  見大夥誤會瞭,阿香連忙把自己的計劃說瞭。大夥這才眼睛發光,說:“我們怎麼就沒想到呢?”
  
  林永紅領著大夥籌錢,買水泥,借攪拌機,忙得熱火朝天。五天後,南門前出現一條平整的水泥路,和朝陽路連成一體,兩輛車可並行。
  
  隨後,林永紅借錢買瞭一批二級磚,把院子修葺一新,還特意把門口留得很寬。其他街坊也有院子,他們也紛紛把院門加寬,拆掉瞭門檻。
  
  阿香驗收後,親手在南門外的顯眼處立瞭一塊醒目的牌子:“南門內有車位,每次5元”。
  
  從此,南門內外天天車來車往。林永紅傢最有搞頭,6個車位,白天黑夜幾乎沒空過。就連最小的院子也有3個車位。就這樣,南門內的居民越來越愛笑瞭。
  
  很快過瞭一個月。這天,林永紅他們來到低保股,裝模作樣地問:“阿香,怎麼搞的?我們的低保一分錢沒多。”阿香邊做事邊說:“把你們的賬本拿來,看看收瞭多少停車費,按每人每月30塊算,多的給我,少的我補。”大夥哈哈笑瞭一陣,然後林永紅動情地說:“我們專門來,是想請你吃一餐飯。從來沒有誰,像你這樣關心過我們……”
  
  阿香盯著林永紅的臉說:“哎喲,也會玩煽情瞭哦。”
  
  林永紅不好意思地說:“真的,給個面子吧,低保股的美女帥哥通通有請!”
  
  隻聽阿香認真地說:“心領瞭,心領瞭!你們能有這番情意,我們就比吃上幾頓還滿足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