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等兩月

  古月村村支書老邱最近頭很疼,鄉裡指示“古月大橋”今年一定要建成,但資金不夠啊!
  
  再三斟酌之後,老邱想到一個在省城開廠的老同學。老同學姓胡,早已身價千萬。果然,一聯系,老同學爽快地說:“橋你隻管修,至於錢嘛,橋修好瞭,我送到你手裡。”
  
  有瞭財神爺當後盾,老邱很快就同承建公司簽訂瞭合同,約定施工前付一半,竣工後再付一半。
  
  橋建成瞭,承建公司上門來催款瞭,老邱給老同學打電話,邀請他來參加大橋的竣工典禮。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老同學當初的那份承諾。
  
  典禮當天,“古月大橋”四個大字閃閃發亮,老同學看瞭,連連說好。酒足飯飽之後,老同學一直沒提錢的事。老邱有些急瞭,便直接進入瞭主題,哪知老同學一番醉笑,說:“錢嘛,我在加緊籌呢!等兩月,等兩月。”
  
  聽老同學這麼一說,老邱傻眼瞭,但錢在人傢手裡,又能如何呢?好不容易等瞭兩個月,他又撥通瞭老同學的電話,老同學依然那麼客氣,但談到捐錢,還是那句話:“等兩月,等兩月。”
  
  被三番五次的催債之下,老邱再也扛不住瞭,隻身奔到瞭省城。老同學正巧在開會,老邱就在秘書的陪同下到食堂吃飯,老邱心急如焚,哪裡吃得下,匆匆幾口就放下瞭碗筷。這時,秘書遞來一張紙巾,一包牙簽。老邱接過來,望著牙簽盒和紙巾上大大的“胡朋牌”字樣,恍然大悟:“‘古’字旁加一‘月’,‘月’字旁也加一‘月’,人傢要的等兩月不就是—‘胡朋大橋’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