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經典傳遞] 饞鬼故事

  古有饞鬼,今有吃貨。所謂幸福,在他們眼裡,不過是一塊甜香適口的熱燒餅,一碗浸足瞭濃油赤醬的紅燒肉,一盆鮮掉眉毛的魚湯……本期經典傳遞,帶你搜羅民間流傳的吃貨故事。
  
  饞嘴媳婦
  
  新媳婦人漂亮,嘴甜,做事也利落,就是有一樣毛病,嘴饞。過門三天就挨丈夫的打。為什麼?因為饞得太離譜!
  
  那天一早,她推門一看,叫道:“快看呀,外面飄白面瞭!”一會兒又喊:“多白的糖呀!”丈夫躺在炕上,問:“雪下得厚嗎?”她說:“不厚,就像雞蛋餅一樣薄。”又過瞭一會兒,媳婦說:“現在像發面餅一樣厚!”再過一會兒,又說:“現在像豆腐一樣厚。”
  
  丈夫早聽說媳婦饞,這下真是見識瞭,真是“裁縫丟瞭剪子,光剩尺(吃)瞭”!他氣得跳下炕,“叭,叭”給瞭媳婦兩耳光,罵道:“你就離不開吃,我叫你饞!”打得媳婦哭喪著臉說:“俺才過門幾天,你就打俺。手像貼餅子似的,臉腫得像包子!”
  
  一次煮狗肉,媳婦一趟趟跑到灶間看,見煮得差不多瞭,便從鍋中撈出一塊想吃。肉很燙,她就先撈到碗裡,又怕人看見,便想躲進廁所去吃。剛推開門,沒想到廁所有人。原來婆婆也嘴饞,正端著一碗肉,在拼命地吞咽。媳婦見狀,反而鎮定瞭,笑著說:“娘,你夠不夠?俺給你盛來瞭!”
  
  熱騰騰的狗肉終於上瞭桌,趁別人不註意,媳婦急吼吼地吞瞭口肉,不料肉還是太燙,痛得她滿地打滾。婆婆見瞭,急得不知怎麼辦才好,嘴裡念著:“求天老爺大慈大悲,保佑兒媳快好瞭吧!我給你們殺牛,我給你們殺羊瞭!”兒媳痛得無法,隻得實話實說:“娘,你不用許豬,也不用許羊,一塊熱肉,燙俺心上!”
  
  還是酒糟餅
  
  崔大化傢境貧寒,沒錢買酒,但酒癮卻不小。於是老婆就想瞭個辦法,每天給他吃兩個酒糟做的餅子,滿足他喜歡的那種辣辣的滋味和暈乎乎的感覺。
  
  一天出門,崔大化在路上碰到朋友,朋友問他:“臉紅撲撲的,一大早就喝酒瞭?”
  
  崔大化搖搖頭說:“不瞞老兄,隻是吃瞭兩個酒糟做的餅子。”
  
  回到傢裡,崔大化和老婆說起這件事,老婆說他:“你真傻,怎麼能這麼回答呢?以後你就說是喝酒瞭,別提‘酒糟’兩個字。”
  
  過瞭幾天,崔大化在路上又碰到那位朋友,朋友問他有沒有喝酒,他就照老婆教的說瞭。
  
  朋友不相信,追問瞭一句:“那你這酒是燙瞭喝呢,還是就喝冷酒?”
  
  崔大化老老實實地回答說:“是煎瞭喝的。”
  
  他朋友一聽就笑瞭:“原來還是酒糟餅啊!”
  
  回傢後,崔大化又和老婆說瞭這件事,老婆用手點著他的鼻子責備道:“酒怎麼能煎著喝呢?應該說是燙瞭喝的。你這腦子怎麼就轉不過彎來呢?以後開口前,可要好好想想。”
  
  崔大化點點頭。
  
  幾天後,崔大化和那位朋友又相遇瞭,這回崔大化主動說:“這酒我是燙瞭喝的。”
  
  朋友問:“燙瞭多少?”
  
  崔大化說:“兩個。”
  
  朋友聽瞭大笑不止:“還是酒糟餅啊!”
  
  鮮死瞭
  
  有個盲人會拉二胡,常被地主請去表演。盲人饞得很,可是地主摳門得很,每次隻給盲人吃冬瓜,盲人不敢直說,就對地主說:“老爺,看來你很喜歡吃冬瓜。”
  
  地主說:“是啊,我很喜歡。它不僅味美,而且有明目的功效。”
  
  一天,地主大擺筵席,又請盲人來演奏。開席後,隻見盲人拿著二胡倚在窗前,像在憑窗遠眺。過瞭好一會兒,地主忍不住在後邊咳嗽瞭一聲,盲人這才回過神來,抱歉道:“對不起,我正在看城裡演戲呢,失禮瞭!”接著,他又感嘆道:“那戲演得好啊!”
  
  地主很驚訝,說:“你在看戲?你不是看不見嗎?”
  
  盲人說:“自從吃瞭你傢的冬瓜,我的視力提高瞭很多。”聽瞭這話,客人們哄笑起來,地主臉一紅,曲也不聽瞭,給瞭盲人幾個賞錢就匆匆催他離開。
  
  盲人得瞭賞錢,買瞭條魚,邀瞭幾個盲朋友一起開開葷。無奈錢太少,買的魚便小得可憐。考慮到魚小人多,他們用大鍋熬湯,想嘗嘗魚湯的鮮味。盲人們都沒吃過魚,既不知味道,更不知怎麼做,他們把小魚直接扔進鍋裡。小魚剛下鍋,受瞭刺激,猛地一蹦,竟蹦到瞭地上,可盲人們都不知道。
  
  湯燒開瞭,大傢圍在鍋前,一邊嘗湯,一邊咂咂贊嘆:“好鮮啊!好鮮啊!”誰知那小魚還在地上蹦來蹦去,結果蹦到一個盲人腳上。他伸手一摸,驚呼道:“魚沒在鍋裡!”眾盲人一聽,嘆道:“阿彌陀佛!幸虧魚沒燒湯,若燒瞭湯,我們還不都要鮮死瞭!”
  
  吃燒餅
  
  王五上縣城賣完菜已過晌午,肚子餓得咕咕叫。想到老婆回娘傢瞭,傢裡沒人做飯,於是他狠狠心在街邊買瞭三個肉餡燒餅,自己三口兩口吃下一個,另兩個往懷裡一揣,準備帶回去給老娘、閨女吃。
  
  不一會兒問題來瞭:王五的肚子比剛才不吃燒餅更難受,留給老娘和閨女的那兩個燒餅老在他眼前晃。
  
  王五忍不住想:要不我就再吃一個?可是吃誰的呢?自己平時沒什麼東西孝敬過老娘,給老娘的這個絕對不能吃,那麼就吃留給閨女的那個吧,就當她提前孝敬我瞭!於是,王五就又吃瞭一個。
  
  吃完瞭,王五抹抹嘴,現在沒什麼想頭瞭,那就趕緊趕路吧,老娘這個說啥也不能動瞭。
  
  王五心裡是這麼想,可一路走著,一路心裡怪癢癢的。走到下坡的地方,王五再也走不動瞭,一屁股坐在地上,把最後一個燒餅從懷裡掏出來,對自己說:“聽天由命吧,我把燒餅從坡上滾下去,如果它站得住,就該老娘吃;如果站不住,那我就把它吃瞭。”
  
  他朝傢的方向一抱拳:“娘啊,不是兒子不孝,是天意啊!”隨後,他把手一松,那燒餅就“撲撲撲”地朝坡下滾去。
  
  沒想到,那燒餅在坡上滾瞭一段路之後,還真就直挺挺地站在那兒瞭!這是個土坡呀,前兩天下雨時,坡面被車軲轆軋出一道道車轍,燒餅正好滾在車轍道上,被擠住瞭,所以就站得筆直。
  
  王五頓時火冒三丈,跳起來沖下去,抓起燒餅張嘴就咬:“老天爺啊,求求你,不要管我們傢的私事瞭吧!”
  
  饞雕與貪心鬼
  
  一天,一隻饞雕在屠牛場發現瞭一掛牛腸肚,剛想去叼,不料腸肚卻被一個貪心鬼拾瞭起來。饞雕氣極瞭,飛過去一把奪瞭過來。
  
  貪心鬼忙說:“雕兄呀雕兄,你且慢吃,那腸肚裡有牛黃,給我換成銀錢的話,我可以保證天天給你買鮮肉吃,比你吃這一頓強。”
  
  饞雕同意瞭,沒多久,賣牛黃得來的錢花光瞭,貪心鬼對饞雕說:“雕兄的眼尖,如果再能發現什麼寶貝,我去換錢,咱們還能吃肉飲酒,你說呢?”
  
  饞雕拍著翅膀,高興得叫起來:“兄弟,經你這一說,我想起來瞭。南海灘上有不少珍珠和寶石。”貪心鬼高興極瞭,忙說:“那快帶我去!有瞭珠寶,就有吃不完的肉呀!”
  
  “你不要高興得太早瞭,要知道那裡的太陽十分毒熱,有好些人都是為瞭尋寶,被曬死在那裡。不過,我們可以夜裡去,一早就返回來。”
  
  說做就做,這天夜裡,饞雕拽著貪心鬼飛到瞭南海灘。果然是到處閃閃發光,小的是珍珠,大的是寶石,貪心鬼撿到東方亮的時候,饞雕說:“該往回走瞭。”
  
  貪心鬼說:“慌什麼,來一趟不容易,再讓我撿一些。”
  
  過瞭一會兒,太陽已升起一竿瞭,可貪心鬼一定要裝滿褲腿。沒多久,太陽已經到到三竿高,熱勁已經難忍,饞雕急忙飛升高空,回頭一看,貪心鬼還在裝呀裝。饞雕想飛回去救貪心鬼,可還沒等它再飛近,貪心鬼已經仰面朝天,張著大口,熱死瞭。
  
  “完瞭、完瞭,怎麼辦?”饞雕圍著貪心鬼團團轉,想到反正他死瞭,聽說人肉最香,幹脆來一口嘗嘗鮮。一口、兩口、三口,饞雕越吃越香,忽然覺得後背火燙,急忙起飛,剛飛瞭三丈,毛羽便紛紛脫落,一下子也跌落到海灘上,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