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馬走乾陵

  唐玄宗時期,陜西乾縣有兩個盜馬賊,一個名叫王五,年紀輕,性子倔;另一個叫李三,年紀大點,入行也久一些。一天深夜,他們剛幹完瞭一單“活”兒,騎著兩匹盜來的馬,急急忙忙往回趕。趕著趕著,怪事來瞭,兩匹馬怎麼著也不肯往前走瞭。李三心裡直犯嘀咕,仔細一瞧,發覺走錯路瞭,竟然來到瞭通往乾陵的大道上,而且離乾陵隻有半裡地瞭!
  
  李三頓時大驚失色,對王五說:“兄弟,我們趕錯道瞭,前面是安葬武則天和唐高宗的乾陵,很多盜馬同行曾說過,天下的馬都懼怕武則天,不敢從乾陵旁邊過往,看來這話是真的,我們快快改道吧!”
  
  王五不信,瞪著一雙牛眼問道:“馬為什麼會懼怕武則天?”
  
  李三說,曾經有這麼一檔子往事—
  
  那年,太宗皇帝得到瞭一匹馬,叫“獅子驄”。此馬高大雄偉,行走如風,是匹寶馬,不過性子狂野暴躁,難以馴服,太宗心裡很是鬱悶。當時,武則天還隻是個“才人”,她進言說:“治此類烈馬,須用三樣物件,一是鐵鞭,二是鐵撾,三是匕首。用鐵鞭擊之不服,用鐵撾撾其頭,再不服,用匕首斷其喉!”
  
  太宗皇帝一聽,十分驚異,他想不到如此一個小小女子,竟會說出這麼一番驚世駭俗的話來,於是就依照她所說,先是用鐵鞭擊打,那馬不服;接著用撾,終於將那馬降服瞭。
  
  李三說:“這匹獅子驄,傳說是馬中之王,連它都被武則天降服瞭,從此,天下的馬都懼怕武則天瞭。”王五聽瞭,撓瞭撓頭皮,說:“就算如此,但武則天已死瞭幾十年,難道馬還怕她這個死人?”
  
  李三說:“這武則天,生性冷血殘忍,一生轟轟烈烈。她雖然軀體死去,但其靈不滅,天威猶存,我再給你講個故事。”
  
  武則天死後,葬入乾陵。那年,乾縣有些不太平,時常有強盜出沒。一天,一個強盜騎著馬,離乾陵半裡地時,馬不肯再往前行瞭。強盜不明就裡,下馬用鞭抽它。馬又蹦又跳,就是不肯走。正折騰間,忽見一對年輕男女迎面走來,強盜見那女人長得美貌無比,就動瞭淫心。待他們行至面前,強盜突然拔出短刀,捅進男人的胸膛,踢下山崖,轉而去抱那女人。女人嚇懵瞭,已無意識反抗,強盜一邊抱住女人按倒在地,一邊將馬韁繩拴在自己的小腿上,生怕馬跑掉。就在強盜將要得手的時候,突然間,乾陵上空升騰起一團巨大的雲霧,黑沉沉的,似佛似魔,轉眼間又化作一陣淒厲的怪風席卷過來。那馬見瞭,立刻驚叫起來,拖起強盜就往山崖下面跑,最後,人和馬雙雙跌下山崖,摔瞭個粉身碎骨。
  
  說到這裡,李三說:“我們還是繞道走吧!”王五脾氣倔,說:“那都是瞎編的,老子不信;再說,若再繞道走,不知要多走多少路,老子今天非趕馬往乾陵過去不可!”
  
  李三再三勸阻,王五不聽,硬要把馬往乾陵的道上趕。馬還是又踢又躥,不肯向前。王五火起,揮鞭猛抽,鞭鞭落在馬身上,一條條血痕,歷歷可見。那馬的性子更烈瞭,王五艱難地趕著,累得滿頭大汗,怒罵道:“哼,武則天,老子可不怕你,過幾天非撬你的墳、砸你的碑不可!”
  
  話音未落,一股殺氣從乾陵之上沖天而起,那馬受驚,猛然間揚起前蹄踢在王五的太陽穴上。王五哼都沒哼一聲,倒在地上死去,脫韁的馬順著原路疾馳而去……
  
  李三嚇壞瞭,丟下王五的屍體往傢裡逃,逃來逃去直至天明,忽然發現自己竟又回到瞭王五死的地方,嗨,遇上“鬼打墻”瞭!再一看,王五的屍體還在原地,流瞭一攤血。李三正驚慌間,遠遠看見幾個樵夫向他走來。李三害怕被發現,見旁邊有一棵樹,此樹又名“空梧”,質薄中空,是一種空心樹。樹幹被雷攔腰劈斷,有一人多高,約有馬身粗,於是他趕緊爬進樹幹藏瞭起來。
  
  不一會兒,幾個樵夫走到這裡,一眼看見王五的屍體,於是就派人去縣衙報案。縣衙派來一些公差查案,到瞭午時,案子無一線索。一個樵夫看瞭半天熱鬧,漸漸地沒瞭興致,在一塊石頭上磨起瞭砍柴刀。刀磨好後,他想試試刀鋒如何,看見被雷劈過的樹幹,便掄起砍柴刀,橫著向樹幹一刀砍去。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瞭:短小的砍柴刀似乎受瞭千斤神力,“咔嚓”一聲,竟然齊整整地將馬身粗的樹幹攔腰砍斷,上半截樹幹重重地滾落一旁,旋即落下一頂帽子、一把人發,與此同時,下半截樹幹裡傳出一聲慘叫:“啊—”
  
  幾個人聞聲跑去一看,發現一個人蹲在樹幹裡,正嚇得面色蒼白,渾身哆嗦,被刀削掉瞭帽子、頭發,但未傷及皮肉。整個場面令眾人吃驚不小,劈樹的樵夫嚷嚷道:“我今天是咋的瞭?竟然能把這麼粗的樹幹一刀砍斷,真是奇瞭怪啦!”樵夫一邊說,一邊再掄起砍柴刀用力砍向那棵“空梧”,卻隻砍進二指寬的深度,接著又連砍幾次,都是如此。
  
  所有的人都對此驚疑不解。公差們雖然也摸不清門道,卻明白李三與這死者定有牽扯,就將他用繩索綁瞭起來,準備押回縣衙,關進監牢待審。李三被綁得直叫喚,卻發不出人聲,竟如馬在呻吟一般。
  
  這天半夜,李三躺下不久,忽然來瞭一個獄吏,打開他的牢門,隨後進來一位身著龍袍、頭戴皇冠的女人,她一臉怒色,責問道:“你盜馬也就罷瞭,為何要殺人?”
  
  李三一聽,嚇得魂飛魄散,是呀,他和王五,幹瞭這麼多年盜馬的勾當,從來沒有殺過人。昨天深夜,他們去李莊盜馬,沒想到驚醒瞭看管馬舍的一個老者。老者起床查看,發現瞭躲在暗處的王五,於是驚叫起來,王五和李三怕難以脫身,竟將老漢殺瞭……
  
  正在這時,那盛裝的女人往李三面前擲下三樣物件,一是鐵鞭,二是鐵撾,三是匕首。李三見狀,大驚失色,一聲大叫,原是南柯一夢。李三坐起身,大汗淋漓,氣喘如牛。
  
  第二天,獄吏發現李三死瞭,他死時的樣子十分怪異,兩手、兩腳全支著地,蜷縮著,不像人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