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的恐嚇計劃

  這天,小蘭跟阿P天崩地裂般大吵起來,原因是阿P酒後行仗義,用自傢房產為哥們兒擔保瞭十萬元貸款。誰知那哥們兒錢到手後就消失瞭,而銀行順理成章地盯上瞭阿P,還下瞭最後通牒:再不還錢,就請法院判決拍賣房子。
  
  小蘭越想越窩火,越吵越上火,最終連陳年八代的事都給抖瞭出來:“你個死阿P,當初我可是水靈靈的一朵鮮花喲,讓你死皮賴臉地掐瞭。掐就掐瞭,本指望能過上好日子的,可你哩,一天到晚就曉得吹牛皮。別人傢是開汽車,我甭說汽車,連輛電瓶車都成老古董瞭,說不定哪天就趴瞭窩,現在快連這個小房子都沒得住瞭,我嫁給你可算是倒瞭八輩子大黴瞭!死阿P,我我我……我不過瞭!”
  
  小蘭一邊哭罵著,一邊騎上瞭那輛咯吱作響的電瓶車上班去瞭。望著老婆遠去的背影,阿P的臉皮再厚,此刻也陣陣發燙起來:這事確實是自己不對,不過,小蘭也太傷他自尊瞭,什麼“倒瞭八輩子大黴”,要知道,這可是小蘭第一次說這樣的狠話哩!更重要的是,女人心眼小,如果她真的一時想不開,真“不過瞭”,那就慘瞭……
  
  不行,必須想個辦法鎮住她……阿P像個老謀深算的陰謀傢,背著手踱來踱去,煞有介事地沉思起來。忽然間,他靈光一閃,找來紙筆,寫瞭一句話:我走瞭,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對不起!
  
  阿P這麼寫是有深刻用意的:這句話看上去既像又不像遺書,足可以嚇得小蘭半死瞭,萬一小蘭不找自己,自己還可以主動回來,隻說是出去散心瞭。這叫進可攻、退可守,整個計劃的名字就叫“恐嚇計劃”,太有才瞭!
  
  阿P準備到一處風景名勝點玩上兩天。在人流如織的火車站,阿P掏出錢包打票,誰知售票員接過錢卻不給票,而是纖指一伸,說:“身份證!”
  
  阿P一愣,隨即想起如今買火車票都實名制瞭,於是再次打開錢包拿身份證,可是沒有,再翻夾層,還是沒有。阿P想起來瞭,自從出瞭上當受騙的事兒後,小蘭就把他的身份證沒收瞭,說是怕阿P再次沖動上當。
  
  這下怎麼辦?這年頭,沒有身份證可是寸步難行啊!看樣子,精妙無比、以退為進的計劃要流產瞭。
  
  阿P耷拉著頭,沒精打采地走著,這光景,活生生憋屈死個人啊!此時,頭頂上驕陽似火,曬得阿P渾身直冒汗,前面正好有個橋洞,他想下去避避暑也好,再好好構思下一步行動……
  
  阿P剛走到橋洞下,沒註意迎面撞上一個人,那人一下子摔倒在地,“啊—”的一聲,誇張地大叫起來。阿P一聽都快要哭瞭,真是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這下怕是又要破財瞭,而且還是破大財,因為十有八九撞上瞭個碰瓷的—隻不過互撞一下,哪有叫得這麼誇張的?
  
  倒地的人頭發衣服臟得不得瞭,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臭味,大概好多天沒洗過澡瞭,像是個流浪漢。阿P強忍著臭味驚慌地問:“你傷得重不重?要不要去醫院?”
  
  流浪漢一翻身坐瞭起來,一點受傷的樣子也沒有,阿P稍稍放瞭心,然後流浪漢說道:“我不去醫院。”
  
  這人一開口,阿P聽出他是外地口音,還沒等他問,流浪漢又說話瞭:“你給我錢就行瞭。”
  
  阿P一聽哭笑不得,鬧瞭半天還真是個碰瓷的!奶奶的,小蘭欺負我,你也想趁火打劫啊,沒門!
  
  阿P叫道:“要治病,到醫院;要賠償,找警察;想敲詐,一文沒有!”
  
  流浪漢一看阿P的態度如此堅決,明顯慌瞭,央求說:“大哥,要不,錢我也不要瞭,你請我喝頓酒行嗎?”
  
  流浪漢一說到個“酒”字,立即下意識地舔瞭舔嘴唇,口水都下來瞭。不用說,這傢夥的酒癮上來瞭。
  
  阿P一見他這模樣,肚中的酒蟲更是蠢蠢欲動,他的酒癮也被勾上來瞭,再加上鬱悶,壓抑已久的豪情一下子奔湧上來,大聲說:“同是天涯淪落人,一醉正好解千愁,你等我一會兒!”
  
  沒多久,阿P拎著兩瓶好酒、一包熟菜回到橋洞。此刻那傢夥正眼巴巴地望著哩,一見阿P回來,興奮地說:“我還以為老兄騙我哩……媽啊,好長時間不喝酒瞭,做夢都想喝,讓我先來一口!”說著打開瓶蓋,“咕咚”就是一口,好傢夥,這一大口竟下去瞭二兩多。
  
  阿P一看大喜,今天算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瞭,來,喝!
  
  於是在涼風習習的橋洞下,兩個素不相識的酒鬼推杯換盞,大口吃喝起來。流浪漢好像一輩子沒吃過肉喝過酒似的,左右開弓牛飲狼吞,大呼小叫暢快淋漓。眨眼間,流浪漢面前的那瓶酒下去瞭大半瓶,然後臉也紅瞭嘴也歪瞭,說話舌頭也大瞭。
  
  原來,這傢夥貪酒,可酒量並不算大。隻見他搖晃著腦袋說:“哥們兒,你甭看我現在這落魄樣,告訴你—以前我可是個有身份的人,天天有飯局請我……”
  
  阿P的那瓶酒也下去瞭大半瓶,可一點事也沒有,他酒量大著哩,流浪漢大著舌頭又說:“哥你不信是不是?好,我讓你看看我的身份證,看身份證上的我多風光,大背頭、西裝領帶……”流浪漢真的掏出空癟癟的錢包,又從錢包裡抽出一張身份證遞過來,誰知阿P還沒接著,流浪漢一頭倒瞭下去。
  
  阿P大驚,這傢夥怎麼瞭?不會醉死瞭吧?就在這時,“呼呼”聲響起來,嘿,原來流浪漢醉瞭,睡著瞭。
  
  阿P放下心來,滿懷愁緒地又喝,眼光無意中一掃掉在地上的身份證,忽然心一跳:何不拿著這張身份證去買火車票?說實話,粗看一下,我跟這流浪漢還真有點像。至於他,不就是個流浪漢嘛,丟瞭身份證也沒有大礙,頂多自己回來後再還給他好瞭。
  
  主意拿定,阿P一下子興奮起來:瞧我這腦瓜子,就是靈!
  
  阿P當即拿瞭流浪漢的身份證,再次來到火車站,很快就輪到他瞭。阿P興沖沖地遞進身份證和鈔票,售票員接過來就打印起票來。阿P正眼巴巴地望著,忽然間,售票員抬頭一笑,客氣地說:“機器有點故障,先生請稍等一下。”說完,起身走瞭。
  
  過瞭兩分鐘,阿P正急,肩膀被人拍瞭兩下,回頭一看,卻是兩名警察,警察說:“請你過來一下。”
  
  阿P大驚,正要動,兩名警察忽然伸出手,一左一右抓住他,猛一用勁,阿P兩隻手腕頓時就像夾瞭老虎鉗一樣。
  
  派出所裡,經過一番調查之後,警察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我們認錯人瞭,都怪這張身份證,現在請你告訴我們,這張身份證是哪來的?告訴你,這傢夥是個通緝犯,他把公款賭輸瞭好幾千萬,我們懸賞十萬塊,好久都沒有線索。”
  
  阿P一聽,直蹦起來:“我帶你們去,他到現在肯定還沒醒哩,警察同志,我早就看出那傢夥不是個好鳥瞭,所以特意把他灌得大醉,嘁,他還跟我比酒……”
  
  當阿P領著警察順利抓回流浪漢、挺起胸膛走進派出所的時候,“呼”的一聲,迎面撲過一個人來。阿P一驚,以為又是碰瓷的,誰知那人“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阿P,你可嚇死我瞭,要不是警察通知我領人,我還以為你……阿P,以後我再也不罵你瞭,那十萬塊錢我也不跟你唆瞭,我也不胡思亂想瞭,你跟我回傢好不好?咱以後無論窮日子富日子,都好好過,好不好?”
  
  原來是小蘭,她肯定看到瞭那封“遺書”!瞧她眼淚汪汪、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顯然嚇得不輕,哈,目的達到瞭。
  
  可阿P卻背起手來,眼睛望著天說:“什麼啊,我隻是出去散散心,順便逮住個通緝犯而已。至於十萬塊錢嘛,小菜一碟,瞧,這是什麼?”
  
  阿P悄悄把小蘭拉過來,從兜裡掏出一張紙來,小蘭接過來打開一看,是懸賞公告。
  
  阿P一臉不屑地說:“小蘭同志,你看我阿P做過虧本生意嗎?甭看我被人騙瞭,可我有的是方法撈回來,瞧,這懸賞公告裡的通緝犯,就是我抓到的!賞金不多不少,恰好十萬塊,等這筆錢領到手,咱們還瞭銀行的債,再買上一輛新電瓶車,下回再抓上幾個通緝犯,咱買汽車去!”
  
  瞧,他又吹上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