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霧霾天裡的人民文學傢

  村上春樹下瞭地鐵,穿越北京濃重的霧霾,一路小跑到位於金寶街的公司,卻發現前臺的辛波斯卡已經替自己打過卡瞭。“早安啊辛波斯卡,迷失的人迷失瞭,相逢的人會再相逢。”“早安啊村上君,我們何其幸運,無法確知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說話間,文案組的米蘭·昆德拉也到瞭:“這樣的壞天氣,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輕。”
  
  檔案組的歌德先生也感嘆道:“這樣下去生命的終點不可能與起點相連瞭,真是年年霧霾的煩惱!”
  
  東野圭吾從茶水間默默走出來:“我的天空裡沒有太陽,總是黑夜……隻希望手牽手在太陽下散步。”
  
  市場部的狄更斯接著道:“這是最好的天氣,也是最壞的天氣,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創意部的卡佛說:“時間尚早/屋外的霧霾仍然晦暗不明/我手捧一杯咖啡/依窗而坐/清晨習常的事物/成瞭此刻我關心的對象。”
  
  新聞部的加繆說:“今天她在霧霾中死瞭,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
  
  技術部的馬爾克斯:“多年以後,奧雷良諾上校坐在光速跳躍飛船上離開銀河系時,準會想起父親帶他第一次去北京時戴著口罩參觀霧霾的下午。”
  
  一天早晨,安保組的卡夫卡從不安的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變成瞭一片巨大的霧霾。
  
  流浪者波拉尼奧在路上想著:霧霾破壞瞭一切。先是摧毀瞭詩人,接著是愛情,等到好像滿足瞭破壞的欲望而要消失之時,霧霾又來瞭。
  
  霍比特人比爾博·巴金斯在迷霧森林裡默默念叨:“初入霧霾的前路未知,正如去而復返後的無法忘懷。”
  
  胡賽尼走在長安街上,找路,千千萬萬遍。
  
  保安隊長王朔說:“我是霧霾我怕誰?”
  
  車間主任王小波說:“你好哇,李銀河,看不見你也挺高興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