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無人賣菜的菜市

  人的一生都要經歷很多事,有遺憾的,有後悔的,下面我就說說最讓我後悔的一件事。
  
  幾年前,我來到外地的一傢食品廠當廚師。老板把一個月的菜錢交給我,我腦筋一轉,嘿,發財的機會來瞭。如果買菜時討價還價,節省百分之十應該不成問題。這樣一來,每個月就有一筆額外的收入瞭。問清市場的方位,我就滿心歡喜地去買菜瞭。
  
  來到市場後,我先買青菜。真是怪瞭,菜市上擺著一擔擔青菜,卻不見一個賣菜人。我挑選瞭兩紮青菜,想討價還價,竟找不到對手,就扯開嗓門喊:“喂,誰的青菜?”
  
  正好有一位大叔挑菜來賣,他放下擔子,喘著粗氣說:“我們這裡沒有人賣菜的。”
  
  我十分好奇:“賣菜人都到哪兒去瞭?”
  
  大叔說:“那些人把菜挑到市場,就回傢幹活去瞭。”
  
  我疑惑地問:“他們不怕青菜被人偷走嗎?”
  
  大叔嘿嘿笑道:“不用擔心,從我爺爺的爺爺起,就是這樣賣菜的。你看,你一個外地人,第一次來買菜,就沒有偷菜嘛。”
  
  我為難地問:“那我交錢給誰?給多少?”
  
  大叔指指菜擔旁邊的磚頭說:“每紮青菜兩塊錢,放到竹筒裡就行瞭。”
  
  我這才發現,每擔青菜後面的磚頭上,都掛著一個小竹筒。有的竹筒油光水滑的,估計好幾輩人摸過它們瞭。每個竹筒上都貼有小紙條,紙條上寫有菜價。我老老實實地往竹筒裡放瞭四元錢。
  
  第二天去買菜時,我就沒這麼老實瞭,該給四元的,我隻往竹筒裡放三元。不用討價還價,就節省瞭四分之一,我暗暗高興。晚上數錢時,我卻有點後悔瞭。給一半菜錢也沒人知道,幹嗎要給四分之三呢?
  
  第三天去買菜時,我拿瞭兩紮青菜,本來打算放兩塊錢的。可在手指碰到竹筒的瞬間,我腦海裡閃出一個念頭:幹脆一分錢不放算瞭。結果這天買的所有青菜,我都一分錢不放。
  
  從此以後,我買青菜再也不用花錢,隻是將手伸向竹筒,做一個放錢的動作,蒙騙旁人的眼睛。開始我還有點不好意思,感覺自己像小偷,可久而久之,就心安理得瞭,誰叫他們跑回傢,不好好賣菜呢?
  
  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天,我早上起來,看見廚房門口放著一堆青菜,比我往常去市場拿的還要多。這些菜是誰放的呢?工友們還在睡覺,老板全傢出遠門去瞭。我很納悶,但我不動聲色,悄悄把青菜拿到廚房裡,記賬時照舊把青菜錢記上。此後每天早上起來,我都看見廚房門口放著一些青菜,這樣我就不用去市場裝模作樣買青菜瞭。
  
  可惜好景不長,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後,發現廚房門口空蕩蕩的,左看右看,都不見青菜的影子。我正失望呢,一個小女孩從屋角閃出來,問:“大哥,你是找青菜嗎?”
  
  我好生奇怪,問她怎麼知道我找青菜。女孩說:“門口的青菜是我爺爺放的,爺爺今天病瞭,叫我帶你去菜地摘青菜。”
  
  我奇怪地問:“你爺爺為什麼要送青菜給我?”
  
  小女孩答非所問:“我爺爺像神仙一樣,說得真準。”
  
  我更奇怪瞭:“你爺爺說什麼?”
  
  小女孩神秘地說:“我出門的時候,爺爺說:‘要是那位大哥問我為什麼送菜給他,你就帶他到傢裡來。’”
  
  我太想見到女孩的爺爺瞭,就說:“走,現在就到你傢去。”
  
  我跟著小女孩,來到一座低矮的房子裡。昏暗的屋裡隻有一個人躺在床上。走到床前,我才看清楚,女孩的爺爺竟是我第一次買菜時碰見的那位大叔。
  
  大叔腰痛,連下床都困難。我勸他去醫院看看,大叔說:“這是老毛病,不用去醫院,傢裡有藥酒,塗幾天就好瞭。”
  
  閑聊幾句後,我才問:“大叔,你為什麼天天送青菜給食品廠?”
  
  大叔說:“不是送給食品廠,是送給你。”
  
  我愣瞭一下,接著問:“為什麼要送給我?”
  
  大叔反問我:“你怎麼會不知道?”我心裡咯噔一下,難道大叔知道我去市場買菜不放錢瞭?可就算他知道我白拿青菜,也沒有必要送青菜給我呀。這麼一想,我故作鎮靜地說:“我真的不知道。”
  
  大叔微微一笑:“你心裡知道,嘴上不肯說。也罷,讓我替你說吧。有一次,我在市場擺好青菜就去買鹽,走到雜貨店門口,才發現身上沒帶錢。我隻好折回來,看有沒有人買青菜。結果,我遠遠地看見你買瞭我的兩紮青菜。可是,我伸手去竹筒裡拿錢時,卻發現竹筒裡一分錢也沒有。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你去市場買菜,隻是伸手到竹筒口虛晃一下,根本沒往裡面放錢,難怪這陣子老是有人說菜錢不對。”
  
  我臉上熱辣辣的,但心裡的疑問依然沒有解開,隻好硬著頭皮問:“大叔,那你應該問我要菜錢才對呀,為什麼反而天天送菜給我呢?這樣你的損失不是更大瞭嗎?”
  
  大叔臉色一沉,鄭重地說:“你的算盤怎麼打得這麼精?這個沒有人賣菜的菜市,最少有幾百年歷史瞭。從我記事起,就沒見過拿菜不給錢的。你白拿青菜的事,知道的人越來越多,更可怕的是,有些人開始學你的樣,也拿青菜不給錢瞭。萬一把風氣搞壞,就是花幾十年,甚至幾百年,都恢復不過來啊。我不光是送青菜給你,更是救這個菜市,救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淳樸風氣啊!”
  
  頓時,我羞得無地自容,沒有勇氣看大叔,甚至不敢看小女孩一眼。低頭望瞭半天地面,我掏出一把小鑷子,雙手托起,恭恭敬敬地遞給大叔。
  
  大叔接過鑷子,滿臉疑惑地問:“給我鑷子幹什麼?”
  
  我羞愧得說話都不利索瞭:“這把鑷子是我昨天買……買的,本想今天去市場偷偷夾……夾竹筒裡的錢。我……我……”
  
  我說不下去瞭,悔恨的淚水流瞭下來。大叔握住我的手,安慰說:“不要難過,市場裡的青菜,現在依然不需要人賣,老祖宗會原諒你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