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過長假

  國慶長假前一天,老板把阿P叫去,說長假期間有個外地的張總要來公司考察合作,因為老板馬上要出國度假,所以讓阿P和同事老莫、玲玲負責接待。
  
  回到辦公室,阿P把加班的事和老莫、玲玲說瞭一遍,兩人立刻就火瞭:盼星星盼月亮,就盼國慶休長假。我們寧可被炒魷魚,也堅決不加班!
  
  阿P見兩人氣成這樣,突然腦筋一轉,說:“沒事兒,接待客戶的事兒就交給我吧,不過,我有個要求……”
  
  老莫和玲玲忙問:“什麼要求?”
  
  阿P撓瞭撓腦袋,說:“國慶加班不是有三倍工資嗎?你們得把老板多發的工資給我!”兩人一聽,爽快地答應瞭,問阿P要瞭銀行卡號後,便興高采烈地走瞭。
  
  阿P看著他倆的背影,得意地笑瞭。他掏出手機,撥通瞭妻子小蘭的電話:“喂,老婆啊,趕緊買票坐車到城裡來,對,就是現在!別忘瞭,帶上咱爸!”
  
  阿P的辦法很簡單:既然老莫和玲玲都不肯加班,那幹脆讓自己的老爸和小蘭來個冒名頂替,這樣一傢三口團圓瞭,接待任務也完成瞭,老爸和小蘭還能拿著三倍工資來城裡玩個痛快!
  
  第二天一早,老爸和小蘭就到瞭城裡,阿P讓他倆換上職業裝。小蘭本來就是個美人胚子,這下更加光彩照人瞭。可阿P的老爸常年在鄉下種田養魚,乍一穿上西裝,怎麼看怎麼別扭。
  
  阿P看瞭有些不安,但現在也隻能將就瞭。他叮囑老爸盡量少說話,然後一起去機場把張總接到賓館,還給每人開瞭一個房間。
  
  張總五十多歲,是個禿腦門的胖子。阿P帶張總參觀完公司,大傢就一起到餐廳吃飯。落座之後,阿P發現,張總老是有意無意地用眼睛的餘光瞄小蘭。阿P有點不高興瞭,他故意把菜譜舉到張總眼前,擋住瞭他的視線。
  
  酒菜上齊,張總端起滿滿一杯酒,沖著阿P就來瞭。阿P一下慌瞭,他指瞭指老爸,說:“張總,我的酒量不行,三杯就醉,我們辦公室的老莫酒量還……”
  
  誰知沒等他說完,老爸一個勁兒地擺手,示意自己也喝不瞭。
  
  阿P腦袋嗡的一下就大瞭:老爸啊老爸,我還不知道你的酒量?喝白酒就跟喝白開水似的,你得替兒子頂上啊,關鍵時刻,怎麼能掉鏈子?
  
  張總一臉壞笑地看著阿P,非要先敬阿P三杯,阿P本來想推辭,可張總勸酒的功夫實在太厲害瞭,兩句話沒說完,三杯酒就灌下去瞭,還沒吃菜,阿P就趴在桌子上不動瞭。
  
  接著,張總又把矛頭對準瞭阿P的老爸,也要敬老爸三杯。老爸推辭不過,齜牙咧嘴地喝瞭下去。張總見他居然沒倒,又敬瞭老爸三杯,這下老爸的臉變得紅彤彤的,一張嘴,傢鄉話都出來瞭。張總覺得時機差不多瞭,又連敬三杯,結果老爸還是沒倒。沒過多大工夫,張總自己醉倒在桌子底下瞭。老爸笑瞇瞇地撩起桌佈,看著醉得不省人事的張總,哼瞭一聲:“小樣兒,想灌醉我,你還嫩瞭點!”
  
  阿P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小蘭的房間裡。阿P爬起身,問:“張總呢?”
  
  小蘭指瞭指隔壁,說:“睡覺呢!是咱爸和服務員把你們倆送上來的。”她又用手指點瞭點阿P的腦門,說:“阿P啊阿P,你怎麼一點兒長進都沒有?咱爸都看出來瞭,這個張總色心不死。他給你倆敬酒,不就是想把你倆灌醉,然後好打我的主意嗎?要不是咱爸給他放瞭個煙霧彈,還不知道結果怎樣呢!”
  
  阿P這才想起老爸,忙問:“咱爸他沒事兒吧?”
  
  小蘭撇瞭撇嘴,說:“他沒事兒呢!出去逛街瞭。”
  
  兩個人正說著話,房間的電話響瞭起來,小蘭一看來電顯示,朝阿P噓瞭一聲,說:“怕什麼來什麼,是張總的電話。”
  
  阿P的火騰地就上來瞭,他氣呼呼地站起身,說:“我這就去找他,告訴他,你是我的老婆,他要是敢胡來,我饒不瞭他!”
  
  小蘭一把拉住阿P,含情脈脈地說:“就憑你這句話,我沒嫁錯人!你放心,我已經想好瞭對付張總的辦法,隻不過得辛苦你瞭。待會兒聽見張總過來,你就趕快往門口跑。”
  
  阿P被小蘭誇得暈暈乎乎的,他一挺腰桿,說:“不就是跑兩步嗎?我不辛苦,再說,為瞭你,多大的辛苦都是幸福!”
  
  電話又響瞭幾遍,終於不響瞭。緊接著,阿P就聽到隔壁的門開瞭,隨後就聽見嗒嗒嗒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著腳步聲到門口瞭,小蘭推瞭阿P一把,小聲說:“快跑!”
  
  阿P立刻打開房門沖瞭出去,剛好和門口的張總撞瞭個滿懷,再回頭看屋裡,小蘭正擺出一副四不像的武術架勢,怒不可遏地看著他倆,說:“阿P,我告訴你,我忍你好久瞭,你再這麼騷擾我,我就真的對你不客氣瞭!”
  
  阿P這才明白小蘭的“主意”是什麼。經過阿P這一撞,張總的酒也醒瞭大半,他心有不甘地看瞭看小蘭,俯身扶起阿P,說:“兄弟,你喝多瞭就老老實實躺在床上睡覺嘛!怎麼能往玲玲小姐的屋子裡鉆呢?走,上我屋裡去,咱哥倆聊會兒。”然後,他轉過身對小蘭說:“玲玲小姐,你放心,有我在,這傢夥再也不會騷擾你瞭!”說罷,硬拉著阿P走瞭。
  
  第二天一早,張總神神秘秘地告訴大傢,今天要去南湖玩。到瞭南湖,四個人上瞭一條電動船。老爸原本就是個漁民,上船後不久,就坐到船尾跟船老大聊瞭起來。阿P示意小蘭到船頭去,自己坐在張總身邊,纏著他說這說那。可一個不留神,張總就從座位上跑到瞭小蘭的身邊,從衣袖裡掏出一枝紅玫瑰,硬往小蘭手裡塞。
  
  阿P恍然大悟:原來這小子要上南湖來玩,是有預謀的,實在是欺人太甚瞭!阿P站起身就朝船頭沖去,可剛走瞭兩步,隻覺得船輕輕一晃,張總這個大塊頭撲通一聲掉進瞭水裡,緊接著,又是撲通一聲,阿P回頭一看,老爸也一個猛子紮進瞭水裡。不一會兒,他就把張總托瞭上來,阿P也顧不上生氣瞭,連忙把張總拉瞭上來。
  
  這下張總狼狽極瞭,上船之後,他一個勁地感謝阿P老爸的救命之恩。阿P也嚇壞瞭,(www.rensheng5.com)剛才往船頭跑的時候,他親眼看見老爸用手肘輕輕碰瞭一下船舵,這動作不大,對經常坐船的小蘭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可對“底盤”不穩的張總來說,卻足以把他晃下去瞭。自己陪客戶考察,差點把客戶的小命給斷送瞭,這要是讓老板知道瞭,準得把自己給開除瞭啊!
  
  經過這次落水事件,張總居然老實瞭下來。第二天,他提前結束考察,並且同意跟阿P的公司合作。
  
  大功告成,阿P喜笑顏開。他專門請老爸和小蘭大吃瞭一頓,把所有景點玩瞭個遍,然後就等著向老板邀功呢!
  
  長假結束瞭,阿P一查銀行卡,玲玲和老莫果然已經把三倍工資打給瞭他。他得意地來到公司上班,椅子還沒坐熱,老板就打電話讓阿P過去。
  
  阿P興沖沖地來到老板的辦公室,準備接受老板的嘉獎。果然,老板一見他,隨手把一疊錢扔到瞭阿P面前。
  
  阿P有點兒受寵若驚,說:“老板,為公司服務,是每個員工的責任,您居然給我發這麼多獎金,我實在……實在太感激瞭!”
  
  不料,老板冷冰冰地說:“這不是獎金,是你的離職補償金!阿P,我現在正式宣佈:你被開除瞭!”
  
  阿P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板,您,您是在開玩笑吧?”
  
  老板哼瞭一聲,說:“阿P,你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張總已經把你的所作所為都跟我說瞭!”
  
  阿P更迷糊瞭:“他說什麼瞭?”
  
  老板說:“人傢張總說瞭,玲玲待人接物大方得體,老莫不善言談但是見義勇為,救瞭他的命,所以他才簽瞭合同。兩個人都是難得的好員工!”
  
  阿P點點頭,說:“是啊,他說得沒錯!”
  
  老板猛地一拍桌子,吼道:“可你呢?張總說,這幾天你跟他說的話,沒一句靠譜的,就會瞎吹牛。更讓人不能容忍的是,你酒桌上沾酒就醉,醉酒後居然色膽包天地騷擾玲玲!”
  
  阿P一聽,腦袋嗡的一下,想再解釋,可老板卻讓保安把他轟瞭出去。
  
  阿P氣壞瞭,一邊走一邊罵,這樣的老板,不跟著他也罷!走著走著,就想起老爸和小蘭滿意的笑容,小蘭那句“我沒嫁錯人”又在耳邊響起,阿P一陣陶醉,忍不住又得意地哼起瞭鄉間小調……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