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支螃蟹不好惹

  大馮是個富二代,為人很強勢。這天,他路過菜市場,看到裡面圍著一群人,就走過去看熱鬧,原來是一老一少祖孫倆,正在擺地攤賣螃蟹。
  
  賣螃蟹能聚這麼多人?這螃蟹肯定不一般。大馮擠進人群裡面,隻見地上有一個臉盆,裡面擺著一隻大螃蟹。這螃蟹個大精神,比一般的螃蟹要大兩三倍,人們圍在這裡,就是為瞭看這隻大螃蟹。
  
  本地盛產螃蟹,被外界譽為螃蟹之鄉,不過這麼大的螃蟹,大馮倒是從沒見過。他頓時激動起來,心想,自己碰上這麼大的螃蟹,這就是緣分,今天不管多少錢,也要買下來!
  
  大馮蹲下身來,裝作不經意地問:“這隻螃蟹多少錢?”
  
  男孩看瞭看大馮,指著盆邊的紙條說:“這隻螃蟹不賣,隻是拿出來讓大夥看看的。”
  
  大馮這才發現,臉盆上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本地最大的螃蟹,隻展覽,不出售。
  
  大馮哼瞭一聲,心說,給你大價錢,你還能不賣?他馬上將臉盆抱進懷裡,說:“螃蟹拿到市場,就是為瞭賣的,若是不賣,藏在傢裡就行瞭,別以為我買不起。”說著,先出兩百,又出五百,最後出到一千元,對方還是不賣。
  
  大馮抱著臉盆不放手,扔下錢就想走,男孩急忙過來搶。沒想到這孩子力氣很大,大馮愣是搶不過他,眼看臉盆就要讓孩子搶過去瞭,大馮一著急,直接從臉盆裡抓起瞭那隻大螃蟹。不料,隻聽大馮突然大叫一聲:“媽呀,螃蟹咬人啦!”
  
  隻見螃蟹的一個大鉗子狠狠地夾住瞭大馮的食指,疼得大馮嗷嗷直叫。這螃蟹也不知怎麼瞭,夾住後就是不松開,大馮大叫著想甩開螃蟹,不料,他一動螃蟹夾得更緊瞭。
  
  大馮沒辦法,隻好求男孩把螃蟹拿下來。男孩讓他先堅持一會兒,然後端來一盆水,讓他把手和螃蟹一起放進水裡。果然,一到瞭水裡,螃蟹就把鉗松開瞭。大馮看瞭下手指,都咬到肉瞭,鮮血直流,這螃蟹也太狠瞭。
  
  大馮向賣螃蟹的祖孫倆要醫藥費,爺爺說:“大夥都看到瞭,你搶我們傢的螃蟹,受瞭傷,跟我們沒有關系。”
  
  大馮見大夥都鄙夷地看著他,隻好自己灰溜溜地去瞭醫院。
  
  當天夜裡,大馮覺得手指更疼瞭,翻來覆去睡不著覺。他在心裡恨得牙癢癢:我就不信這個邪,一定要吃瞭這隻螃蟹報仇。
  
  第二天,大馮又來到市場,祖孫倆還在,那隻大螃蟹也在。大馮看準時機,對著螃蟹一拳砸下去,不料這隻螃蟹躲得快,大馮的拳頭直接砸到瞭盆底。大馮疼得齜牙咧嘴,還沒等他緩過勁來,那隻螃蟹的大鉗子,不知何時又夾到瞭大馮的食指上。
  
  大馮忍著痛,冷笑道:“這回,你們拿不下螃蟹,這螃蟹就歸我瞭,我也沒搶,是螃蟹自己抓住我的。”
  
  祖孫倆當然堅決不同意。大馮就讓男孩把螃蟹取下來,可這次不知為什麼,祖孫倆試瞭各種辦法,螃蟹就是不肯松開鉗子,放到水裡也不管用。最後,三個人隻得一起去瞭醫院,讓醫生想辦法。
  
  醫生看瞭看情況,說隻能把螃蟹弄死。可祖孫倆不幹,把螃蟹弄死,他們還來醫院幹什麼?醫生又說,不弄死螃蟹的話,那就隻能把大馮的手指頭截肢下來瞭。大馮一聽當然也不幹,醫生就讓他們商量好,再做決定。
  
  大馮給祖孫倆算瞭一筆賬,這螃蟹再值錢,也抵不過一根手指頭。祖孫倆聽完,笑瞭笑說:“這不是錢的問題,有人會為我們埋單的。”
  
  大馮覺得這兩個人在吹牛,有哪個冤大頭會為這件事埋單?這時,隻見那個男孩拿起手機,煞有介事地打瞭兩個電話。沒過多久,醫院門口來人瞭,男孩介紹說,這是縣農業局的副局長。
  
  副局長看瞭看大馮手上的螃蟹,說:“同志,實在是委屈你瞭,從人道主義來說,無論如何也要保住你的手指,但這隻螃蟹太特殊瞭,太珍貴瞭,太重要瞭。過些天,市裡要舉行一個螃蟹大賽,這隻螃蟹是我們縣裡重點培養瞭五年的品種,是我們千挑萬選出來的,而且穩拿第一。我們作為螃蟹之鄉,若是拿不出像樣的螃蟹來,那我們螃蟹之鄉的牌子就要易手。為瞭我們縣裡的榮譽,也為瞭全縣蟹農的利益,隻能委屈你瞭……”
  
  聽到這裡,大馮傻眼瞭,沒想到這隻螃蟹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他又想到傢裡人也在養螃蟹,若是螃蟹之鄉的牌子丟瞭,自己傢的損失也不小。
  
  事到如今,大馮隻好點頭同意瞭。就在他快被推進手術室時,一旁的祖孫倆突然嘀咕瞭幾句,男孩大叫一聲:“慢!我們還有辦法!”說著,飛快地跑瞭。
  
  過瞭一會兒,男孩氣喘籲籲地回來瞭,他手裡捧著一個臉盆,臉盆裡有一隻很大的螃蟹。男孩讓大馮把手放進臉盆,奇怪的是,大馮手上的螃蟹一看到盆裡的那隻螃蟹,居然松開瞭鉗子,朝對方爬瞭過去。
  
  眾人都驚呆瞭,男孩得意地笑著說:“原先咬你的那隻螃蟹是雄的,我現在帶來的是雌的……我也隻是突發奇想試試,沒想到真有用。”
  
  大馮感激地朝祖孫倆說瞭聲謝謝,等醫生把他的傷口包紮好,他忍不住又問道:“既然你們的螃蟹不賣,為什麼還要拿到市場上去?”
  
  男孩嘴快,道出瞭實情:“我們就是想看一看,要是誰傢裡還有比我們這隻更大的螃蟹,我們就再換隻螃蟹出戰,我們傢裡還有兩隻更大的螃蟹呢。”
  
  大馮似乎明白瞭什麼,晃瞭晃手指問:“既然有更大的,這隻就不那麼重要瞭,你們為什麼不早說?還搬出領導和醫生嚇唬我,我、我白遭這份罪呀!”
  
  老頭小聲說:“你這人太強勢瞭,我們不敢直接告訴你。”
  
  大馮看著自己的手指,嘆瞭口氣,心說,以後做人還是悠著點吧,太霸道瞭沒好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