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空調壞瞭

  這天,大明下班回傢,一進門,就看見餐桌上擺著滿滿一桌菜,還破天荒地放著一瓶紅酒。妻子阿美穿著一件漂亮的紅裙子,笑吟吟地站在餐桌旁。
  
  還沒等大明開口問,阿美已經摟住瞭他的腰,說:“猜猜看,今天是什麼日子?”大明搖瞭搖頭。
  
  “這都不記得?”阿美撒起瞭嬌,讓他再猜。可大明有點不耐煩,他推開妻子,說:“我很累,想不起來……”
  
  阿美裝作有點生氣的樣子說:“今天是我們結婚十周年的紀念日啊!”
  
  “哦!”大明用手捶瞭捶腦袋。
  
  阿美接過大明的公文包,說:“我什麼都準備好瞭,就等你回來瞭……包裡裝瞭什麼呀?這麼重!”
  
  大明淡淡地說包裡沒什麼,隻是一些文件,因為他還要加班。
  
  “又是加班。”阿美嗔怪道,“今天不許再想你工作上的事,這樣下去,你會變得神經質的。你知道嗎?最近我有幾個同學都說你怪怪的。”
  
  大明笑瞭笑,可笑容卻顯得有些不自然,眼神甚至有些飄忽。
  
  阿美一笑,指著他說:“你看你看,就是這樣。”說著把他的公文包放好,然後迫不急待地叫丈夫快去洗手。
  
  大明洗完手,走到餐桌旁坐下。阿美已經為他面前的酒杯倒瞭一小杯紅酒。大明端起酒杯,似笑非笑地問阿美:“說點什麼呢?”
  
  阿美顯然已經想好瞭,興奮地說:“那就祝我們一起慢慢變老吧!”
  
  兩個酒杯在空中輕輕碰瞭一下。阿美笑著說:“要幹掉哦,不然不靈。”
  
  兩個人都把酒一飲而盡。大明呆呆地拿起酒瓶繼續倒酒。阿美一臉陶醉的樣子,柔聲說道:“你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相識的時候……”
  
  阿美甜蜜地訴說著他們的戀愛經過,可大明表情呆滯,隻是一杯接一杯地默默喝著紅酒。突然,大明放下酒杯,眼睛註視著墻角的一臺空調,說:“空調壞瞭吧?”
  
  “沒壞呀。”阿美莫名其妙地看瞭一眼空調。大明卻搖搖頭說:“我覺得可能壞瞭。”說著站起來向空調走去。阿美隻好跟瞭過去。
  
  “你看,一切都正常。”阿美去拉大明,“別管它瞭,回去繼續喝酒吃飯吧。”大明重新坐回瞭桌子旁,但時不時地轉頭看一眼那臺空調。
  
  阿美有些嬌嗔地說:“你怎麼回事?魂不守舍的,都說瞭空調沒壞。”
  
  大明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卻又很堅定地說:“肯定壞瞭。”
  
  阿美有些不高興瞭:“好吧好吧,壞瞭壞瞭!真是莫名其妙!”
  
  大明再次站起身來,在空調上這兒摸摸那兒弄弄,突然,他又向窗口走去,嘴裡嘟噥道:“難道是空調外機壞瞭?”
  
  他打開窗戶,探頭看掛在墻上的空調外機。空調外機正在轟隆隆地工作,排出的熱氣甚至吹到瞭他臉上。
  
  阿美也走瞭過來,趴在窗口看瞭看,說:“你看,不是好好的嗎?”
  
  大明盯著空調外機看瞭一會兒,說:“機器是沒壞,但架子可能松瞭。”
  
  阿美看瞭看那些固定架子的螺釘,說:“看上去挺穩固的呀,沒問題呀……”突然,她臉色一變,呆住瞭。
  
  大明似乎沒有註意到妻子表情的變化,繼續喃喃自語:“還是小心點好,萬一掉下去要砸著人的。保險起見,我得把螺釘擰緊些,你去把我的公文包拿來。”
  
  阿美趕緊把大明的公文包拿瞭過來。大明打開公文包,從裡面拿出一把扳手。阿美瞪大瞭眼睛,聲音有些發顫:“你……你怎麼在包裡放這個東西?怪……怪不得這麼沉。”
  
  大明滿不在乎地一邊擰螺釘,一邊說:“沒什麼,其實前幾天我就覺得架子松瞭,今天順便帶瞭工具回來。”大明把幾個螺釘象征性地擰瞭一遍,然後把扳手放回包內,拍拍手說:“好瞭,應該沒問題瞭,我們繼續喝酒吧。”
  
  說著,大明回到餐桌前坐下,像換瞭個人似的,滿面春風地端起酒杯,說:“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過來呀!”
  
  不料,阿美失魂落魄地說瞭句:“我先去下衛生間。”然後,她匆匆跑進瞭衛生間,反鎖上門,拿出手機編起瞭短信: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瞭,我老公已經知道你那天躲在窗外的空調外機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