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乞丐和肥貓

  捉拿乞丐
  
  白州城新來瞭個縣令姓陳,此人有個癖好,隻要稍有空閑,就穿上便服,到大街小巷考察民情。
  
  沒過多久,白州城出瞭個神出鬼沒的采花大盜,官府一直未能捉拿歸案。這天,陳縣令帶著幾個衙役上街,在城門口看見一排乞丐一溜兒躺著。忽然,他臉色一變,拉住楊捕頭,在他耳邊低聲說道:“你瞧見那個餓死鬼沒有?”
  
  楊捕頭瞇著眼一掃,果然發現一群乞丐中有個骨瘦如柴的乞丐,正拿著衣服在捉虱子。
  
  楊捕頭點頭說瞧見瞭。陳縣令又問:“你瞧瞧他有何不同?”楊捕頭瞪大眼,隻見別的乞丐捉到虱子,隨即便丟進口中,可那餓死鬼捉到虱子,卻沒有吃,而是恨恨地丟到地上。除此之外,與其他乞丐並無兩樣。
  
  陳縣令微微一笑,吩咐道:“把他帶回去,不要聲張。”
  
  楊捕頭一愣,大人咋對這個餓死鬼感興趣?但也沒多問,帶著手下把乞丐抓回瞭衙門。
  
  陳縣令隨即升堂,把驚堂木一拍,沖乞丐喝道:“采花賊,你可知罪?還不快從實招來!”此話一出,不單是堂下的乞丐,就連一班手下也都大吃一驚。
  
  乞丐大喊冤枉,哭訴道:“老爺,你要冤枉人也得找個像樣的啊!你看我都快餓死瞭,怎麼還能去犯案?”
  
  陳縣令喝道:“休要狡辯!已有受害女子認出你來瞭,你還是快快招瞭吧!”
  
  那乞丐開頭還替自己分辯幾句,後來索性閉上嘴巴,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陳縣令沉吟半晌,說:“采花一案,你有很大嫌疑,在我沒抓到真兇前,先委屈你在此住一段日子瞭。”
  
  乞丐被帶下去後,陳縣令招手叫楊捕頭過來,細細吩咐:把乞丐關在後院那個閑置的小院子裡,多派人手日夜看守。給他新衣新鞋,讓他吃好睡好,一日三餐四菜一湯。
  
  楊捕頭聽罷,心裡很不高興,這陳大人行事,太邪門瞭!盡管不樂意,可還得照大人的吩咐做。他派人燒瞭一桶熱水,硬把那乞丐剝光,扔進瞭桶裡。洗幹凈換上新衣裳一看,乞丐居然有瞭幾分人樣。然後,他命廚房做好飯菜端到屋裡,果然是四菜一湯。楊捕頭幾個看得眼裡冒火,這些夥食他們做公差的還吃不上哩!
  
  楊捕頭沒好氣地朝乞丐喝道:“這是你的,吃吧,別噎死你!”他以為乞丐會像餓狼一樣撲上去,誰知乞丐隻是瞧瞭一眼,便把眼光移開,說道:“我不吃,你們還是拿走吧。”
  
  楊捕頭一聽,火頓時上來瞭:“好你個采花賊,還真把自己當老爺瞭!你愛吃不吃,餓死不幹我事!”說罷率眾人出去,鎖上瞭門。
  
  強迫吃飯
  
  可接下來的幾天,那乞丐還是堅決不吃送去的飯菜,隻是偶爾喝幾口茶,扒拉幾口飯。楊捕頭十分詫異,這乞丐還真有些與眾不同,怪不得陳大人做出如此荒唐怪異的舉動。於是,他趕緊找陳大人匯報。
  
  陳縣令眉頭一皺,說:“他不肯吃,你們不會想辦法讓他吃嗎?去藥房找找嘛,有什麼藥讓他吃瞭想吃飯的。”
  
  這話提醒瞭楊捕頭,他直奔城內最大的藥房。那掌櫃聽他一問,呵呵一笑:“有!但這藥卻傷人!”
  
  楊捕頭把手一揮說:“不管,隻要疑犯肯吃飯就行!”
  
  掌櫃便拿出一包藥給他,笑道:“隻需一口,你就是端牛糞上來,他也會給你吃光!”
  
  楊捕頭大喜,拿回去煎好,舀瞭些許混入茶中給乞丐送去,親眼見乞丐喝瞭兩口後,再命人送來酒菜,接著便偷偷在門外窺探。隻見乞丐坐在椅子上,手捂著肚子,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桌上的酒菜,尖尖的喉結一上一下地快速滑動,顯然是一副餓狼的模樣。
  
  楊捕頭心頭暗喜:這藥果然厲害!可乞丐雖然食欲大動,卻沒有上前去吃,他緊咬嘴唇,青筋凸起,顯然是在拼命抵抗。過瞭一會兒,他的嘴角竟慢慢流出一絲血來。
  
  楊捕頭看得暗暗心驚,這傢夥真能忍!又過一陣,乞丐終於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到桌前,兩隻枯柴般的手慢慢伸瞭出去。楊捕頭正高興呢,卻見乞丐猛地怪叫一聲,雙手一掀,把酒菜全掀翻到地上,接著雙腳亂踩,嘴裡還嗷嗷大叫著。
  
  楊捕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無可奈何地走瞭。哪知過瞭一會兒,一個手下面露喜色地跑來報告:“那餓死鬼吃東西瞭!”
  
  楊捕頭急忙跑去一看,那乞丐正趴在地上,把飯菜抓起來就往嘴裡塞,也不怎麼咀嚼,嘴巴一閉,咕咚一聲,便是一大口吞下肚去。吃到最後,他竟直接把嘴巴湊到地上,像狗舔食一般。
  
  眨眼之間,地上的飯菜便被他吃得一點不剩,比掃過還幹凈。楊捕頭看得目瞪口呆,趕緊去向陳縣令報告。
  
  陳縣令聽瞭,高興得連聲說道:“好好好,你以後就天天讓他喝那種藥,他想吃什麼就給他做什麼,管他吃個夠!”
  
  哪知第二日,那乞丐想必猜到茶中有藥,就再也不肯喝茶瞭。陳縣令得知後,叮囑楊捕頭:“他不肯喝,便灌他喝下去!”
  
  於是,楊捕頭興沖沖地率瞭眾人,把乞丐按倒,硬是灌瞭半壺茶進去。不料,這一回藥過頭瞭,那乞丐如瘋瞭一般,把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仍不飽,又四處去啃桌椅。楊捕頭忙喊人送飯菜來,乞丐一連吃瞭三日的夥食,這才過癮,那肚子脹得猶如十月的孕婦一般,煞是驚人。
  
  如此幾日,楊捕頭如法炮制,日日強迫乞丐喝藥吃飯,甚是順利。
  
  這天,楊捕頭來到乞丐房外,忽然聽見裡面傳出一陣怪聲。湊近一瞧,不由大吃一驚。那乞丐剛吃完飯,此時正用手使勁摳著喉嚨,然後嘩嘩嘩地往外吐。
  
  楊捕頭看得傻瞭眼,這是何苦啊!他向陳縣令一說,陳縣令怒瞭:“以後等他吃完飯,就把他綁在椅子上,派兩個人守著,不許他吐掉!”
  
  楊捕頭撓撓頭皮,隻得照辦。晚上他給乞丐灌瞭藥,等他狼吞虎咽完畢,便拿瞭繩索把乞丐綁住,旁邊還站著一個捕快,拿刀看護。
  
  驚人變身
  
  第二天早上,待乞丐吃飽喝足,楊捕頭正要拿繩索捆住,乞丐忽然擺手道:“且慢!我要去見大人,我認罪瞭,我便是采花賊。”
  
  楊捕頭大喜,帶著他去公堂。誰知陳縣令一聽,冷笑道:“你莫急著認罪,再過兩日,真正的采花賊便會落網。”說完,揮手命令將人帶回去。
  
  果然過瞭兩日,前陣子作案的采花賊被逮住瞭,供認不諱。楊捕頭急忙問:“真正的采花賊已經歸案,把那個乞丐放瞭吧?”
  
  陳縣令仍是不露聲色地說:“誰曉得采花賊有幾個?還是先關著,老樣子,好好招待他。”
  
  楊捕頭大為不滿,過去一看,乞丐剛吃完一桌酒菜。楊捕頭火冒三丈地抖出繩索,想把他捆牢。乞丐卻搖頭長嘆一聲:“公爺,別捆瞭!你們這樣做,我雖每日吃好的喝好的,卻是生不如死啊!罷瞭罷瞭,以後我自己好好吃飯,再也不吐出來瞭。”
  
  楊捕頭一怔,恨恨道:“這樣就好,你若再敢耍花招,看我怎麼收拾你!”
  
  從此以後,乞丐果然老實瞭。每天自己喝一口藥,然後便風卷殘雲般大吃一頓。吃飽就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睡醒後,又接著吃。這還不算,他還吃出派頭來瞭,要求吃這樣吃那樣的。楊捕頭他們按陳縣令的吩咐,由著他吃。
  
  自打乞丐敞開肚皮吃喝後,三天便長一圈肉,速度十分驚人。如此一月有餘,乞丐越活越滋潤,像個養尊處優的老爺一般,一身油水。
  
  這天,陳縣令率瞭眾手下來到房裡,看瞭一眼乞丐,仰頭哈哈大笑。乞丐見瞭他,卻嘆瞭口氣,說:“唉,我的好日子到頭瞭。”
  
  楊捕頭早就厭惡至極,聞言問道:“大人,我們要把他放瞭嗎?”陳縣令一笑:“楊捕頭,你仔細瞧瞧,看他是否眼熟?”
  
  楊捕頭詫異地盯著乞丐那張胖乎乎的臉,經陳縣令一說,忽然也覺得似曾相識,好像在哪兒見過,猛然間想起瞭什麼,指著乞丐喊道:“莫非你是肥貓?”
  
  “他不是肥貓還能是誰?”陳縣令厲聲喝道,“肥貓,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好說?衡陽劉大財主滅門慘案是你幹的吧?從實招瞭吧!”說罷一抖手中的畫軸,露出一張畫像。畫中人肥頭大耳,大腹便便,活脫脫就是眼前的乞丐。
  
  原來畫像上的人乃鼎鼎大名的江湖大盜,綽號肥貓。十年前犯下衡陽劉大財主滅門一案,並連同無數金銀財寶一並消失。官府通緝捉拿十年無果,至今尚未結案。陳縣令來白州前已接到密報,說肥貓在白州落腳,並極有可能易容改裝。陳縣令便常常暗中查訪,終有發現。
  
  乞丐望瞭一眼畫像,情不自禁地摸摸自己的肚子,長嘆一聲,說:“不錯,我便是肥貓。事到如今,我願招。隻是我不明白,大人是如何發覺我的?”
  
  陳縣令大笑道:“肥貓啊肥貓,你為瞭躲避追捕,竟讓自己瘦成一個餓死鬼的模樣,這番毅力,可敬可嘆!可你扮什麼不好,為什麼非要扮乞丐呢?乞丐有不吃肉的嗎?”
  
  陳縣令說,有一次在街上,他剛好看見一戶人傢在施舍,所有的乞丐都圍上去搶食物,唯有一個瘦乞丐懶洋洋地躺在地上不動。一個丫環以為他餓得動不瞭,便過去塞給他一個肉包子。哪知這乞丐居然把包子掰開,把肉餡扔掉,而後一口吃掉半個包子,把剩下半個塞進瞭懷裡。陳縣令大感奇怪,自此盯上瞭他。
  
  肥貓聽罷,黯然長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話是對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