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朋友妻不可欺

  PART。1欲行不軌
  
  有一對年輕的夫婦,老公叫張強,媳婦叫趙燕,在深圳駐汕頭一傢分公司打工,工資不低,理應是幸福的一對,可這一年來,本來開朗的趙燕,卻總是悶在傢裡,愁眉苦臉,很少和人交往。
  
  隔壁的鄰居是剛搬來的,也是一傢兩口子,媳婦王妹子是個熱心人,她經常和趙燕打招呼,趙燕心情不好,時常愛理不理的。王妹子知道趙燕是老鄉,並不計較,幾次不理,仍然笑嘻嘻地向趙燕問好,特別是晚餐的時候,時常會弄一點好吃的傢鄉菜,送過來給趙燕吃。
  
  王妹子的傢鄉菜做得不錯,趙燕吃瞭一回後,就喜歡上瞭。王妹子不但會弄菜,而且能說會道,盡說些讓趙燕高興的事,慢慢的,趙燕接納瞭王妹子這個新鄰居,臉上有瞭笑容,漸漸也開朗起來,不但和王妹子交上瞭朋友,也開始和外面的老鄉來往瞭。
  
  這可讓老公張強高興壞瞭:一年前,趙燕在深圳總公司上班時發生瞭一件難以啟齒的事,後來就沒高興過,他一直想讓趙燕高興起來,但沒做到,看來趙燕遇上王妹子真是幸事,而且王妹子的老公李冬生和張強一樣也愛喝兩杯,兩人馬上稱兄道弟,很快就成瞭好兄弟。此後,兩傢來往密切,親如一傢,你有好吃的叫我,我想喝兩杯就請你。
  
  可是,好景不長,還沒高興兩個月,趙燕又沉默寡言起來瞭,張強以為趙燕又想起瞭在深圳那件傷心的事,所以也沒有太在意。
  
  這天晚上,張強本來想在傢裡陪陪趙燕的,卻臨時接到朋友電話,說要請他過去喝兩杯,張強是個重情義的人,就答應瞭。
  
  喝酒這樣的事自然忘不瞭李冬生,於是張強就喊上瞭他,三個男人來到瞭附近的湘菜館,見面一聊,酒杯一端,張強的朋友也成瞭李冬生的朋友,不一會三個男人就熱鬧起來。男人在酒桌上熱鬧,不就是拿酒出氣?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李冬生不勝酒力,先喝高瞭。
  
  張強有一點不喜歡李冬生,這傢夥酒一喝多,就喜歡談女人。有朋友在,為瞭活躍氣氛,你說說女人也就算瞭,可李冬生說出來的話讓張強聽瞭不受用,他是這麼說的:“張強,你傢趙燕就是漂亮,那皮膚比我傢王妹子的細嫩多瞭。”而且,他說話時的那神態,就好像是親手觸摸過趙燕的皮膚似的,張強一聽就來瞭氣:你摸過我傢趙燕的身子?莫非你李冬生和趙燕有不正當的關系?
  
  想到這裡,張強一時臉色煞白,心裡很不是滋味,一旁的朋友看到瞭張強臉色的變化,就安慰瞭一句:“哎,李冬生喝醉瞭,別把他說的當真。”
  
  張強沒醉,能控制自己,他對朋友說:“他胡說八道,我才不當真呢。今天晚瞭,就這樣吧,你自己回去,我送李冬生回去,我們改天再聚。”
  
  張強把李冬生送回傢後,沒走幾步就到瞭自傢門口,正要敲門時,突然心生一計,他要試探試探媳婦和李冬生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強對著自傢的門,“咚咚咚”連敲瞭三下。屋裡的趙燕聽到瞭敲門聲,她知道丈夫張強身上有鑰匙的,不可能敲門,一定是別人,就問:“誰?”
  
  張強裝作李冬生的聲音,拿腔捏調地說:“我、李冬生,張強和朋友打牌去瞭,我想你瞭。”
  
  聽到李冬生的聲音,趙燕在屋裡就來瞭氣:“李冬生,你欺負我,我還沒聲張呢,你還要得寸進尺,我就到法院告你!”
  
  張強聽到這些,喘著粗氣,氣得差點把門一腳踹開,他怕別傢鄰居聽到,這才掏出身上的鑰匙,把門打開。門一開,趙燕見是張強,傻眼瞭,知道說漏瞭嘴,再也說不出話來。趙燕以為張強會打她兩耳光,或者會破口大罵,可是張強很冷靜,不但沒打,也沒罵她,而是叫趙燕坐下來,說:“你和李冬生到底是怎麼回事?說!”
  
  趙燕原本不想說這事,現在沒辦法,隻好如實說來:那天,李冬生在傢裡喝醉瞭,王妹子那會兒正在外面,沒法趕回來照顧,就給趙燕打電話,叫她過去照看一下。趙燕進屋照顧李冬生時,哪想到他醉糊塗瞭,竟然把門關起來,要****她。李冬生動手的時候,趙燕想過要大叫,讓其他鄰居來解圍,但這時她想起瞭一件往事:一年前,那時她還在深圳總公司上班。有一天,趙燕一個人在辦公室加班,被同事唐愛偉盯上瞭,並在辦公室裡欲行不軌,隻因趙燕強烈反抗,唐愛偉才沒得逞,但當時的一切被辦公室內的監控錄像錄下瞭,緋聞很快在公司流傳。為瞭維護自己的尊嚴,趙燕告瞭唐愛偉。後來盡管唐愛偉的媳婦挺著大肚子,跪在趙燕面前求情,請求趙燕為她快要出生的孩子著想,別告唐愛偉瞭,但趙燕當時憤怒的心情怎麼也控制不瞭,最終還是上法院告瞭,結果因有錄像為證,事實清楚,加上在辦公室內****同事,影響極壞,唐愛偉以“****未遂”罪被判瞭三年……
  
  趙燕想到這些,所以才會在李冬生動手的時候沒有聲張,正因為沒叫,李冬生以為她隻是羞澀,於是更加瘋狂,但趙燕還是竭力反抗,李冬生最終也沒得逞。
  
  張強聽到這裡,這才明白瞭,原來這幾天趙燕又不高興起來,就是因為李冬生這個王八蛋幹瞭這麼件缺德事!此時的張強,哪裡相信僅是****未遂?他氣得咬牙切齒,怒氣沖沖地跑到廚房,拿出瞭一把寒光閃閃的菜刀……
  
  PART。2尋找點子
  
  張強拿著刀就往門口沖,看樣子是要去砍李冬生,砍人是犯法的,這種傻事可不能幹,情急之下,趙燕跪下來,拖住張強,一邊哭一邊說:“你不能這樣去,砍死瞭他你得償命,砍傷瞭你得坐牢!我們想想別的辦法吧。”張強一聽,漸漸冷靜下來:是啊,他李冬生違法瞭,為什麼我還要跟著違法?我不能用別的辦法來收拾他?想到這裡,“哐當”一聲,張強手上的刀掉在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