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樣才好玩

  呂元才是個養雞專業戶。這段時間雞蛋漲價,供不應求,每天來進貨的人排成長隊。呂元才樂得嘴都合不攏,恨不得母雞都變成產蛋機器,每天不停地下蛋才好。這天,呂元才收到一條短消息,說是可以提供人造蛋的配方和模具,並聲明用此方法造出來的蛋,即使是養雞專傢都辨不出真假。
  
  呂元才心裡一動,要是把人造雞蛋摻到真雞蛋裡一起出售,一般人很難看出來,那自己可就發瞭。
  
  發財的機會來瞭,呂元才豈能放過,他很快就買來瞭配方和模具。配料很簡單,就是海藻酸鈉、色素等幾種化學制劑;模具也是大小不一,做出的雞蛋有大有小,特別逼真。呂元才專門找瞭一間很隱蔽的屋子,把門窗密封起來,自己和老婆兩個人輪換著加工假雞蛋。
  
  呂元才細細一算,假雞蛋每公斤的成本還不到6角錢,這真是一本萬利呀!隻是,做這東西隻能偷偷來,沒幾天,他就累得腰酸背疼,直不起身來。而他老婆,本來就有腰間盤突出,這一累,病也犯瞭。呂元才隻好開車到鎮上藥店去買藥。
  
  從藥店出來,呂元才路過一個街口,見一個人正彎著腰在垃圾箱中撿東西。仔細一看,這不是傻子二娃嗎?這個二娃,先天智障,是個孤兒,無依無靠,成天在街上流浪。
  
  看著二娃,呂元才靈機一動,何不把這個傻子弄回去讓他****蛋。反正他辨不得真假,做好瞭又不用付工錢,況且,街上少瞭個傻子也沒人去找,這樣的人,再合適不過瞭。
  
  想到這兒,呂元才一陣興奮,趕忙下車,走近二娃說:“二娃,你想不想吃肉呀?”二娃回過頭來,一聽說吃肉,哈喇子都流出來瞭,他大嘴一咧“嘿嘿”傻笑著說:“肉好吃,想吃肉……”
  
  呂元才見二娃上鉤瞭,又接著說:“上車吧,我拉你去吃肉。”說著,拽過二娃就往車上推。二娃挺聽話,傻笑著就跟呂元才坐上瞭車,嘴裡一個勁嘟囔著:“吃肉,肉好吃……”
  
  天黑的時候,呂元才把二娃帶回瞭養雞場,先給他洗瞭個澡,又找瞭一套舊衣服給他換上。二娃一個勁喊著“肉、肉”,呂元才便給瞭他幾塊自己吃剩下的雞肉,二娃接過碗,狼吞虎咽就吃起來,連骨頭都嚼嚼吃瞭。
  
  第二天,呂元才開始教二娃****蛋瞭。一開始,二娃覺得挺好玩,還像模像樣地學,可學瞭一會兒,二娃就沒耐心瞭,他把模具一扔,站起身來,嘴裡嘟囔道:“不好玩,不、不玩瞭……”說著,就要往外走。
  
  呂元才火瞭,給你吃,給你穿,你說走就走哇?他幾步上前,一把揪住二娃的衣服領子,吼道:“你給我回來!”說著,伸出腳一掃,將二娃狠狠地摔在瞭地上。二娃摔疼瞭,大嘴一咧,“哇哇”地哭瞭起來。
  
  “哼,老子不信治不瞭你!”呂元才一邊吼著,一邊朝二娃踹去。哪想,這一踹把二娃踹急瞭,他忽地起身,順手端起地上一盆調兌好的“雞蛋黃”,照著呂元才的頭就扣瞭下來。呂元才沒有防備,頓時臉上、身上都是黏糊糊的“雞蛋黃”,那形象,別提有多狼狽瞭。
  
  二娃一看,樂瞭起來,“嘿嘿”地傻笑著:“好玩,好玩……”這下,可把呂元才惹火瞭,他隨手抄起一根木棍,照著二娃劈頭蓋臉地就打瞭下來。打得二娃連連慘叫,滿地亂爬。直到呂元才打累瞭,氣也出夠瞭,才把門一鎖,把二娃關在裡面,並叮囑老婆,先餓他一天再說。
  
  為瞭調教二娃,呂元才專門做瞭一條粗鞭子。二娃不學,他就用鞭子抽,學不好也用鞭子打,並時不時地用餓飯的方法懲罰二娃。就這樣,不到一個星期,呂元才就把二娃制得服服貼貼,任由他使喚瞭。每天,呂元才配好料後,就把二娃鎖進屋子裡,讓他****蛋。從早幹到晚,連吃飯都是送進去的,白天根本不放二娃出來。
  
  沒多久,二娃的技術就很熟練瞭,假雞蛋越做越多,呂元才的收入也是直線上升,樂得他睡夢中都捧著老婆的頭發當錢數。
  
  然而,好景不長,沒到一個月,打假部門就上門突擊檢查,呂元才的養雞場被查封瞭,制造假雞蛋的所有工具也被沒收瞭。
  
  呂元才怎麼也弄不明白到底是哪兒出瞭錯?自己做事這麼小心,根本不可能走漏消息呀?他百思不得其解,竟厚著臉皮去問執法人員。
  
  執法人員拿來瞭三個假雞蛋,在呂元才面前“啪”地打碎一個。呂元才瞪大眼睛一看,呵,大雞蛋裡竟包著一個小雞蛋,那小雞蛋圓圓的,樣子很奇特。執法人員告訴他,這些是一個教授從買來的雞蛋裡發現的,當時教授覺得奇怪,懷疑是不是雞蛋變異,一時激動,就給報社的記者打瞭電話。記者也沒見過這麼奇巧的蛋中蛋,就拿到有關部門去咨詢,看看是否有研究價值。可沒想到一鑒定,竟發現是假雞蛋。於是,順藤摸瓜,端瞭呂元才的制假老窩。
  
  執法人員說到這兒,一招手,讓人把二娃帶進來。指著雞蛋問他:“這是不是你做的?”二娃傻傻地笑著,連連點頭:“我做的,蛋蛋我做的……”一邊說,還一邊比劃著,顯得很得意。
  
  呂元才一聽,氣壞瞭,沖著二娃吼道:“誰讓你這麼做的?”二娃被呂元才的吼聲嚇瞭一跳,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邊往後退邊說:“別、別打我,都做一樣的不好玩,這麼做好玩哩……”呂元才的鼻子差點沒被氣歪瞭,沒想到千算萬算,竟栽在一個傻子的手裡。
  
  面對執法人員嚴厲的目光,他沮喪地低下瞭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