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晚報B疊

  傍晚,小王來到一個報攤,看到當天的本地晚報,就習慣地把報紙抓在手裡,卷成筒,然後從口袋往外掏錢。不過,掏來掏去,卻隻掏出瞭五毛錢,而一份晚報,要六毛錢。賣報紙的是個老太太,年紀和小王母親差不多,而且,模樣也差不多,佝僂著背,滿臉皺紋,眼睛渾濁而沒有光澤。
  
  小王用商量的語氣說:“大媽,五毛錢行不行?”
  
  “不行。”老人聲音很輕,但說得很幹脆。
  
  小王愣瞭一下,他想對老人說,他身上隻有五毛錢,可欲言又止。
  
  那老人見小王不吱聲,就解釋說:“五毛錢賣給你的話,我會賠五分錢的!”
  
  小王顯得有些委屈:“您記得嗎?我是天天來買您的報紙的。”
  
  “這不是一回事,”老人說,“我不想賠五分錢。”
  
  小王想瞭想,說:“那好吧,我拿五毛錢,隻買這份晚報的B疊第二版。”說著,他把手中的報紙展開,抽出其中的一張,卷成筒,把剩下的報紙還給老人,討好似的說:“大媽,這版反正也沒幾個人喜歡看,剩下這沓,您還可以再賣五毛錢!”
  
  “那不行,沒有這樣的規矩。”
  
  “真的不行?”
  
  “真的不行。”
  
  小王似乎受到重重的一擊,有點絕望瞭。上午,他去瞭三個用工單位,可無一例外遭到瞭拒絕。幾天來,他一直被拒絕。仿佛全世界都在拒絕他,包括面前這位極像自己母親的老人。仿佛什麼都可以拒絕他,愛情、工作、溫飽、尊嚴,甚至一份晚報的B疊。
  
  小王還是抱著一線希望,說道:“大媽,我幾乎天天都來買您的報紙,明天我肯定還會再來。”
  
  “可是我不能賠五分錢。”老人說著向他攤開手,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
  
  小王很想告訴老人,這五毛錢,是他的最後財產,可是他忍住瞭。他把手裡的報紙筒展開,飛快地掃瞭一眼,似乎要記住點什麼,然後慢慢放回報攤,轉身要走。
  
  老人突然問:“你是想看招聘廣告吧?”
  
  小王忙停下腳步,答道:“是的。”
  
  “在B疊第二版?”
  
  “嗯。”小王回過頭,以為老人回心轉意瞭。
  
  但老人隻是沖他笑笑,說:“知道瞭,你走吧。”
  
  小王傷心地回到瞭宿舍……
  
  晚報B疊第二版,滿滿的全是招聘廣告,匯集瞭他的全部希望呀。可希望沒有瞭,因為沒有新的晚報,明天,他再也沒有新的應聘單位。
  
  怎麼辦?小王突然想起有傢公司最近在招聘職員,可他一直不敢去試……
  
  第二天,小王咬咬牙,硬著頭皮去那傢公司應試。結果出乎意料,他居然被錄取瞭!
  
  當天小王就搬到瞭公司宿舍。他迅速告別瞭舊的住所,舊的容顏和舊的心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接下來半個月,小王整天快樂地忙碌著……
  
  一個周末,小王難得空閑下來,一個人在街上慢慢散步,不知不覺,竟拐進瞭原來住的那條小街。
  
  他看到瞭那個報攤,還有老人。老人也看到瞭他,還向他招手。小王走過去,老人問:“今天要買晚報嗎?”
  
  小王站在老人面前,堅定地搖搖頭說:“不買!而且,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買您的晚報瞭!”說完這些話,他心中湧起一種強烈的報復的快感。
  
  老人似乎並沒有聽懂小王的話,隻是從報攤下取出厚厚一沓紙。她把那沓紙卷成筒,遞給小王,說:“你不是想看招聘廣告嗎?這個給你。”
  
  小王怔瞭怔。他發現,那是一沓正面寫滿瞭字的十六開稿紙。老人所說的招聘廣告是用鉛筆寫在反面的,每一張紙上都寫得密密麻麻。
  
  小王問:“這都是您寫的?”
  
  老人點點頭,說:“是的。知道你在找工作,就幫你抄下來。本來隻想給你抄那一天的,可是這半個月,你一直沒來,就抄瞭半個月。隻怕有些,已經過時瞭吧?”
  
  小王看著老人,張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五毛錢真的不能賣給你,”老人解釋說,“那樣我真的會賠五分錢。”
  
  小王鼻子一酸,低下瞭頭。他慢慢翻著那厚厚的一沓紙。那些字很笨拙,卻認真而工整,像幼兒園裡孩子們的作品。
  
  老人咧著嘴,不好意思地說:“能看懂嗎?我隻念到二年級,好些字都不識啊,隻能照著樣子畫……”小王盯著老人,眼淚止不住地滾落下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