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重賞之下

  初春的一天,田廣文領著兒子小寶到天寶公園去玩。
  
  小寶剛剛10歲,非常淘氣,一到湖邊,就攀在湖邊的石欄上,上躥下跳,鬧著要田廣文給他拍照片,哪知小寶鬧得太歡,一個不小心,“撲通”一聲掉進瞭湖裡,在水裡直撲騰!
  
  這湖水足有三四米深,田廣文是個旱鴨子,急得拼命地喊:“快來人哪,救命啊—”他這麼一喊,湖邊很快聚集瞭許多人,可這些人都站在那裡伸著脖子看,卻沒有一個人肯下水救人。田廣文更急瞭,更加大聲地喊道:“誰救起我兒子,我給一千塊!”
  
  哪曉得話音剛落,田廣文就聽到有人說:“小氣鬼,救一條命才一千塊,逗小孩玩呢。”
  
  這時,小寶在湖裡已經撲騰得沒多少力氣瞭,動作越來越慢,人在漸漸地往下沉……
  
  “兩千!”田廣文加瞭碼,可是,在場的人仍無動於衷。
  
  “五千!誰能救出我兒子,我給五千!”
  
  小寶慢慢沉瞭下去,但還是沒有人下水。
  
  田廣文急得號啕大哭,歇斯底裡地叫道:“兩萬,我出兩萬!快救我兒子……”
  
  真是重賞之下有勇夫,田廣文剛說完,就見一個瘦小的中年人撥開人群,二話沒說,縱身躍進瞭水裡。雖然是春天,但春寒入骨,氣溫還很低,湖邊還有條條塊塊的冰碴,那人在水裡隻紮瞭一個猛子,動作就變得僵僵的,但還是在湖裡一連紮瞭三四個猛子,終於把小寶舉瞭上來。
  
  田廣文接過孩子,發現孩子已經不省人事,就抱著孩子不顧一切地往醫院跑。還好,由於搶救及時,小寶化險為夷。這時,田廣文猛然想起那個下水救人的瘦小男人,便在醫院急救室門口等著。他想,兩萬塊錢不是小數目,那人肯定會來要的,但他左等右等,一連等瞭三天,連那人的影子也沒見到。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瞭,那個為瞭錢“見義勇為”的人一直沒有來,田廣文心裡很焦急,雖然那人是沖著兩萬塊錢才下水救人,但畢竟救瞭兒子一條命,怎麼說也是兒子的救命恩人,無論如何,也要兌現自己的諾言。
  
  又過去瞭很多天,仍然沒有那人的一點消息,田廣文左想右想,來到一傢報社,花錢登瞭一則“尋人啟事”:“今年三月四日,我兒不慎落入天寶公園的湖裡,危急之際,有一位大哥奮不顧身跳進水裡,將我兒救瞭出來,我們全傢人感激不盡,請此人速與我聯系,以便我兌現諾言。”
  
  還是新聞媒體力量大呀,“尋人啟事”剛登出,田廣文就接到那個人的電話,約好次日在天寶公園見面。
  
  第二天上午,田廣文領著兒子,帶著兩萬塊錢來到天寶公園,可等瞭半天,也沒見到打來電話的那個人,他正要打電話問清楚,突然有人從後面拍瞭他一下,問:“你是田先生吧?”
  
  田廣文回頭一看,這是一個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便問:“您是—”
  
  胖子說:“我就是救你兒子的人呀,你怎麼忘瞭?可也是,當時場面那麼緊張,那麼忙亂,誰能記得清?錢帶來瞭嗎?”
  
  田廣文又把這人上下打量瞭一番,確定這人根本不是救小寶的人,便說:“錢是帶來瞭,可不能在這裡給你,前面有個派出所,我們到那裡去,我在那裡把錢給你。”
  
  胖子一聽不高興瞭,說:“你把錢在這裡給我就完瞭,還到派出所幹啥?”
  
  田廣文說:“你不去我去。”說著就往派出所走,胖子一看形勢不對,撒腿就跑。
  
  沒找到兒子的救命恩人,田廣文隻好帶著兒子回傢。突然,他看到前面有個正打掃衛生的環衛工人,長得瘦小、黝黑,眼前頓時一亮:那個人在水裡連紮三四個猛子,他的樣子田廣文記得刻骨銘心,正是眼前這個環衛工人!
  
  田廣文飛快地奔過去,緊緊握住那人的手,激動地說:“大哥,我把你找得好苦!”那人先是怔瞭一下,馬上認出瞭田廣文,就點瞭點頭笑瞭,又摸瞭摸小寶的腦袋,又笑瞭一下。
  
  田廣文掏出那張登著“尋人啟事”的報紙,問:“大哥,我登瞭尋找你的啟事,你怎麼不跟我聯系呢?”
  
  這時,另一個環衛工人走過來,對田廣文說:“先生,你跟他說啥都白搭。”“為什麼?”“他是個聾啞人,聽不見,說不出,也不識字。”聾啞人?他竟是個聾啞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