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說”

  這一天,省長帶著市、縣、鎮的一幫領導,來到瞭離省城很遠的永河村。
  
  領導們為啥會來到這個偏僻小村?原來,這裡是今年全省幹旱受災最嚴重的一個村。
  
  到瞭村裡,一大群隨員摩肩接踵,十幾個記者前呼後擁,省長察看完瞭旱情,面對群眾,開始講話:“永河村的父老鄉親們,你們辛苦瞭!永河村的這次旱災,真是百年未遇啊,但是我相信,大傢一定會有信心,一定能有辦法,渡過這個難關!”
  
  村民們齊聲說道:“說。”
  
  省長聽瞭,心想:他們大概是不想聽這些虛話,想讓我說些實在的,於是他又說:“這次我來看望大傢,走得比較匆忙,沒有帶什麼物資來,隻給大傢帶來一些救災資金……”
  
  村民們喜形於色,齊聲說道:“說!”
  
  省長想:還要我說?哦,他們一定是讓我說帶瞭多少救災資金,這次隻帶瞭5萬元,實在少瞭點,原本想悄悄交給鎮裡的領導,現在群眾讓我當眾說,那就不能不說瞭,於是省長說道:“帶來的救災資金雖說少瞭點,隻有5萬元,不過,看著大傢受這麼大的災,我內心非常不安,因此,我把我個人這個月的工資捐出來!”省長說著,從包裡掏瞭一把錢出來,縣長示意瞭一下,鎮長連忙接過瞭錢。
  
  村民們的巴掌拍得更響瞭,齊聲說道:“說!”
  
  市長、縣長、鎮長見省長都捐瞭錢,村民還要讓省長說,於是也都紛紛表態,把自己這個月的工資捐瞭出來,這下,村民們的巴掌拍得更響瞭:“說!”
  
  省長見大傢還在讓說,就對身邊的幾個領導說道:“這裡的災情也的確罕見,這麼著,市裡、縣裡也補貼一些吧。”
  
  於是,市長表態補貼5萬元,縣長也表態補貼5萬元,這一下現場群情激動,掌聲和歡呼聲如炸雷一般:“說!”
  
  省長見大傢還讓他說,心中不免有點不快:這些村民怎麼啦?省、市、縣三級都給瞭錢,各級領導私人也都捐瞭錢,怎麼還要我們“說”?他想瞭想,講起瞭結束的話:“鄉親們,這些錢是太少,隻能救一時的急,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大傢的困難,但我想,隻要大傢自力更生、奮發圖強,是完全可以渡過難關的。明年這個時候,我一定會再來看望大傢,今天,我想和鄉親們暫時告別瞭……”
  
  村民們還是齊聲說道:“說!”
  
  嗨,省長想走也走不瞭啦!
  
  省長悄悄地把縣長拉到一邊,問:“這些人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搗亂?”
  
  縣長一聽,慌瞭,連忙把鎮長拉到一邊,說:“你去瞭解一下,村民們還想讓省長說什麼?怎麼老是‘說說說’的?”
  
  鎮長聽瞭一愣,猛拍瞭一下自己的腦袋,驚叫起來:“縣長,我忘瞭您也是從外縣來的,不知道我們這裡方言的特點。在全縣當中,就我們這邊幾個鄉鎮,‘說’字的意思是特別的—答應或者同意別人說的事,不用其他字,隻用‘說’,這個‘說’,就是表示‘好’的意思!”
  
  縣長聽瞭,擦瞭擦額上的汗:“老天!”他連忙把這事悄悄告訴瞭省長的秘書,秘書連忙又低低地告訴瞭省長,省長聽瞭,頓時一身輕松,長長地吐出瞭一口氣,笑瞇瞇地對大傢說:“好瞭!旱情這麼嚴重,我卻占用瞭大傢這麼長時間,真是不好意思。現在,請大傢回去抗旱,我就一句話也不說瞭。”村民們掌聲如雷,一片歡呼:“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