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西域乞丐

  晉朝時期,石崇是京城洛陽的大官,頗為風光。
  
  這天,石府門前來瞭一個乞丐,這乞丐二十來歲,鼻子高挺,是個西域胡人。石府門丁扔給乞丐幾文錢,誰知這西域乞丐根本不理,反而哈哈一笑,說:“我們做乞丐的,想討飯可以到一般人傢,想討點錢到普通富戶就行,石大人傢是詩書之傢,就給我這幾文小錢打發瞭嗎?”
  
  真是窮講究。門丁忍住笑,問:“難道你是為瞭討書才來?”
  
  西域乞丐說:“不錯,我想討一本《淮南子》。現在市面上的書抄來抄去的,早就不是原樣,貴府一定有真本。”
  
  就在這時,石崇回來瞭,就問乞丐為何要討書,乞丐說,他叫周成,打小隨傢人來到中原,學瞭不少漢傢詩書,後來傢道中落,不得已做瞭乞丐,但他還是一有機會就讀書。
  
  石崇見周成談吐不凡,不由跟他多說瞭幾句,想不到周成博曉古今,頗有學識。石崇一高興,就將周成收留下來。
  
  這周成聰明乖巧,很會說話,漸漸地,石崇對周成開始重視起來。
  
  石崇很有錢,京城另一位大官王愷很不服氣,總想把石崇壓下去。石崇當然不買賬,兩個人就鬥起富來,幾個回合下來,由於周成不停地給石崇出主意,石崇占瞭上風。這樣一來,周成和管傢石慶一樣,成瞭石崇跟前的紅人。
  
  轉眼到瞭冬天,外面寒風刺骨,萬木枯黃,這天,周成對石崇說:“王愷雖然落瞭下風,但他一定不服氣,老爺可請他來吃餐飯,讓他心服口服。”
  
  一旁的管傢石慶說:“吃飯無非山珍海味,還能出什麼新花樣?”
  
  周成笑瞭笑,從廚房裡拿出一個碟子,裡面裝的是綠瑩瑩的韭菜碎末兒,這大冬天的,怎麼能長出韭菜來?石崇沾瞭一點放進嘴裡,果然是韭菜,味道鮮美無比,不禁吃瞭一驚,問:“你是怎麼弄來的?”
  
  周成說:“這是我親自調制的。我們把王將軍請到傢裡,讓他大冬天裡吃韭菜,管叫他想破腦袋,怎麼也弄不出這樣的好東西。”
  
  周成接著說,其實這韭菜碎末兒並不是真正的韭菜,而是將韭菜根搗碎後摻在麥苗裡,再加些薑末料酒除掉麥苗的苦味。周成說:“這方法是我在一本西域古書裡看到的,現在隻有我們三人知道,隻要不泄露出去,王愷就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到,他還怎麼跟您鬥富?”
  
  石崇大喜,決定過幾天就請王愷和幾位有名望的大臣到傢赴宴。沒想到,第二天石崇就收到瞭王愷的請帖,請石崇到他傢裡吃飯,石崇想這樣更好,到時要比得王愷沒話說。
  
  哪知道到瞭王愷傢,剛在飯桌前坐下,王愷就在每人跟前擺上一碟特別的調料,一股濃鬱的鮮香味直往鼻孔裡鉆,一嘗,石崇傻眼瞭,這不是周成剛調出來的冬韭菜嗎?來賓們一嘗,個個贊不絕口,王愷得意洋洋地問石崇:“聽說你過幾天也要請客,不知為我們準備瞭什麼奇珍異味?”
  
  石崇臉上訕訕的,都不曉得如何答話瞭。
  
  他怒氣沖沖回到傢,馬上讓周成再想法子,周成說:“這冬韭菜在中原從來沒人做過,如果沒人告訴他,王愷不可能知道怎麼做。但如果真有人傳給他,再多的法子也難不住他呀!”
  
  石崇一聽,火氣一下從心裡躥上來:調制冬韭菜的法子自己和周成是不會說的,肯定是管傢石慶傳出去的,他馬上命人把石慶抓起來,到石慶的住處一搜,果然從床底搜出許多銀子,包封上還有王愷傢的印記。
  
  石崇勃然大怒,馬上命人將石慶吊死。
  
  府丁將石慶押進一間暗室,在石慶脖子上綁好繩索,正要動手,周成來瞭,對府丁說:“老爺還有話要我問他,你們都出去吧。”
  
  等府丁出瞭房子,石慶哀求周成說:“求你跟老爺說說吧,我沒有出賣他。”
  
  周成把套在石慶脖子上的繩子拉拉緊,讓他不能大聲說話,這才笑著說:“你當然沒出賣老爺,因為這法子是我告訴王愷的,我在王愷處領瞭賞錢,然後偷偷放進你房裡。”
  
  石慶大驚,叫道:“為什麼?”
  
  周成又是哈哈一笑:“你說呢?”
  
  石慶的臉色變得死灰,說:“我明白瞭,老爺最信任我們兩個,殺瞭我,你就能占據我的位子瞭。”
  
  周成一拉繩子,親自將石慶吊死,對著石慶的屍體啐瞭一口,說:“你死也不會明白的!”
  
  石慶死後,石崇對周成更加信任,石府的重要活動,幾乎都要聽聽周成的意見,在周成的籌劃下,石崇在鬥富上大獲全勝,石崇傢的富有天下皆知,天下的老百姓都說,皇上的金銀財寶都沒石崇多。
  
  一年多過去瞭,周成對石崇說:“我在老爺這裡飽讀詩書,學瞭很多本領,現在打算回西域重振傢風。”石崇真有些舍不得周成走,但也不好強留,隻好同意瞭。
  
  又過瞭一年,晉武帝死瞭,新上任的晉惠帝是個白癡,引起瞭“八王之亂”,導致趙王司馬倫專權,早就對石崇不滿的司馬倫以謀反之名抓瞭石崇,滅瞭石崇三族。
  
  行刑這天,石崇對司馬倫說:“我這些年一直吃喝玩樂,誇豪鬥富,怎麼會有謀反的念頭?你是為瞭搶我的錢才殺我的!”
  
  司馬倫笑道:“你既然知道錢多瞭也會要你的命,為什麼還要那麼招搖,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你有錢?”
  
  這時,跟石崇綁在一起的一位門丁突然叫起來:“老爺,周成臨走時留給我一個錦囊,說如果老爺遇上危難,可將錦囊拆開給老爺看。這錦囊我一直帶在身上,因為害怕不吉利,惹老爺不高興,一直不敢稟告老爺。”
  
  石崇一聽有這種事,心思又活絡瞭,想,周成這小子聰明,肯定早為我想好瞭救命的法子。於是低頭向司馬倫求情,懇求打開錦囊看看。司馬倫天下大權在握,根本不把一個無名小卒的錦囊妙計放在眼裡,手一揮,讓石崇打開錦囊。
  
  石崇急忙打開錦囊,哪知道不看還好,這一看,大叫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裡狂噴而出。
  
  司馬倫命人拿過錦囊,一看就哈哈大笑起來,隻見周成在上面寫道:我一傢從西域來中原行商,幾十年來積下數不盡的傢財,金銀玉器堆積如山,沒招來強盜,卻招來你這個荊州刺史的搶劫。你石崇是主使,帶人明火執仗到我傢搶劫的,正是你的管傢石慶。可憐我全傢一百餘口慘遭橫禍,隻有我一人因遊學在外才幸免於難。你靠搶瞭我傢的財產成為巨富,但你隻曉得財富的好,四處誇耀,卻不知道財富照樣會要你的命。我混進你傢中,先借你的手殺瞭石慶,同時費盡心思讓你到處誇豪鬥富。我知道,總有一天,你從我傢搶去的財產,同樣會要你和全傢的命……
  
  司馬倫對石崇說:“石崇呀石崇,原來你富可敵國的財富是這樣來的,早就該死瞭!你就乖乖地做鬼去吧,你留下的財富,我自會好好享用。”讓司馬倫沒想到的是,沒過幾年,他從石崇手裡搶去的財富,也要瞭他和全傢的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