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褂傳奇

  PART。1留下件大褂
  
  民國時期,閔樓村有個叫閔憲山的漢子,很會過日子。這天,他帶著兒子慶安到地裡種豆子,種著種著,豆種不夠瞭,閔憲山就對兒子說:“慶安,你到你舅舅傢去借一袋豆種,快去快回,等著種呢!”
  
  慶安剛滿18歲,和舅舅傢的表姐雲兒訂著娃娃親,聽父親這麼一說,連忙回傢洗瞭把臉,換上父親給自己新做的一件大褂,牽上毛驢,便往新橋村舅舅傢趕去。
  
  到瞭舅舅傢,偏巧舅舅和舅母去走親戚,隻剩表姐雲兒一人在傢。雲兒一看慶安來瞭,臉一下就紅瞭,說:“表弟來瞭,屋裡坐吧。”慶安也紅著臉,說瞭借豆種的事,雲兒便讓他拿著袋子進裡屋裝豆種。
  
  兩人來到裡間,慶安撐著佈袋口,雲兒用瓢從大缸裡舀著豆子裝進佈袋裡。她舀一瓢,就往慶安身邊挨挨,慶安就往後退一點,雲兒舀一瓢,挨挨,慶安就退退,這三退兩退的,慶安竟退到瞭床跟前,雲兒把瓢一扔,雙手抱住瞭慶安……
  
  兩人都年輕,又是未婚夫妻,就把洞房花燭夜的事提前做瞭……
  
  穿衣起來,兩人都不像先前那樣害羞瞭。慶安戀戀不舍地說:“表姐,地裡還等著種豆子,我得回瞭。”
  
  雲兒淚眼汪汪,說:“你人走瞭,總得留下點什麼吧?”
  
  “留什麼?”
  
  雲兒看瞭慶安一眼,說:“把你的大褂留下吧。”
  
  慶安說:“我這大褂是爹賣瞭三升谷子剛做的,要是見我沒瞭大褂,問我,我怎說?”
  
  雲兒說:“我讓你破瞭身子,要是你以後有瞭外心,不承認,我咋辦?”
  
  慶安聽雲兒說的在理,就把大褂留瞭下來。
  
  慶安把豆子送到地裡,和爹一起種好。回到傢,閔憲山沒看見兒子的新大褂,就問:“你的大褂呢?”
  
  慶安不敢說是雲兒留下瞭,就說:“我忘在學堂裡瞭。”
  
  閔憲山再問,慶安還是這麼說,又問瞭幾次,慶安就說不出話瞭。一件大褂是三升谷子換來的,閔憲山是一個子掰兩半過日子的人,心裡疼得慌,就怒氣沖沖地對兒子說:“你要是明天還不把大褂給我找回來,看老子不揍死你!”
  
  PART。2回瞭個兒子
  
  慶安犯愁瞭,大褂在雲兒那裡,現在去要她肯定不會給。沒有大褂,這頓揍肯定躲不過,爹打起人來手特狠,能把人打個半死。與其挨揍,還不如先逃走,過一年半載再回來,那時爹的氣肯定早消瞭。於是,他拿瞭娘的私房錢,包上幾件棉衣,跑到村東頭的鐵路邊,扒上北去的火車,一口氣到瞭撫順。
  
  慶安身上沒帶幾個錢,沒幾天就花光瞭,於是就當衣服,兩三個月後衣裳也當光瞭,隻好沿街要飯。眼看年關近瞭,他身無分文,連回傢的念頭也不敢有。到瞭臘月二十八晚上,慶安縮在一傢糧店的屋簷底下,凍得睡不著覺,就聽糧店裡面的人打算盤,小夥計念,掌櫃的打,那兩個人不知算瞭多少遍,總是算不對,就重新又算一遍,還沒核呢,慶安忍不住瞭,說:“又錯瞭!”
  
  掌櫃的聽到瞭,就請慶安進來幫著算,一會兒工夫,慶安就把掌櫃的一年的賬給算清瞭。掌櫃的說:“你別要飯瞭,在我這裡幹吧,我按月給你工錢。”
  
  從此,慶安在這傢店裡當起瞭小掌櫃,日子慢慢過得滋潤起來,就不急著回傢瞭。他想,如果不混出個樣子回傢,肯定會被人看不起。
  
  於是,他把掙的錢攢起來,再交給掌櫃的,入瞭股,成瞭股東。
  
  一晃十八年過去瞭,慶安不光在糧店裡有股份,在撫順城裡另外又有瞭幾個店鋪生意。慶安在撫順舉目無親,又一門心思想著出人頭地,所以雖是三十大幾,卻一直單身。現在發達瞭,他想:我雖然數次讓人往傢裡捎過信,也不知捎到沒有,爹娘不知現在啥模樣瞭。不行,我得回傢!
  
  慶安轉瞭糧店的股份,變賣瞭其他店鋪,坐著火車往傢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