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你的靠山是誰

  PART。1“你這飯店怎麼開的”
  
  這天黃昏,四輛摩托車風馳電掣一般,沖到福滿樓酒店前,“吱”地一聲,一齊來瞭個急剎車,一個穿著印有骷髏頭黑汗衫的青年男子從車上跳下來,帶著三個同樣打扮得稀奇古怪的後生,晃著膀子走進瞭酒店。這個人叫張斌,是福滿樓酒店老板張福滿的獨生兒子。他成天正經事不幹,每天除瞭帶這幾個不三不四的人來酒店晃蕩兩回,就再也找不到他的人影。
  
  這次也不例外,張斌在店裡晃瞭幾圈,拿出手機接瞭個電話,就對張福滿說:“爸,老大在叫我,我走瞭。”一邊說著,將手一揮,另外三個人便緊跟在他屁股後面,搖搖晃晃出瞭門,跨上摩托車,“哧”地一聲,如飛而去。
  
  張斌一走,張福滿就唉聲嘆氣,朝兒子的背影破口大罵:“他媽的,我老張幾十年積德行善,不坑不騙,怎麼會養瞭這麼個東西。你們看看,頭理得不男不女,穿戴得怪裡怪氣,動不動就揮槍弄棒,打架鬥毆。我作孽呀!”
  
  這天黃昏,福滿樓酒店來瞭一胖一瘦兩個男人,點瞭菜要瞭酒,吃飽喝足後,兩個人擦擦嘴,胖子突然指著半碗剩湯大喊起來:“誰是老板?給我滾過來!”
  
  張福滿連忙跑過來,胖子指指碗裡剩下的湯水,說:“你這飯店怎麼開的?想害死人啊?”
  
  張福滿仔細看看湯碗,拿起筷子攪瞭攪,沒看見什麼不好的東西,便客氣地問:“先生,怎麼瞭?”
  
  “你眼瞎瞭?裡邊那麼大隻蒼蠅都看不見?”胖子一邊說著,端起湯碗就往地上一潑。
  
  這不是沒事找事嗎?張福滿已經好久沒遇上這種事瞭,連忙從身上摸出張百元大鈔,放在桌上,笑著說:“兩位的餐費全免,這點錢請拿去買包煙抽!”
  
  胖子拿眼瞪著張福滿,吼道:“你把它收起來,打發叫花子去。”
  
  “兩位兄弟的意思—”
  
  “我們把滿身細菌的蒼蠅吃到肚裡,誰知道會染上什麼病?這樣吧,你先押一萬塊給我們,觀察二年,如果啥事沒有,那才算完!”
  
  好傢夥,張嘴就訛一萬塊!張福滿正在想如何打發這兩個傢夥,張斌帶著那三個後生,晃著膀子走進瞭酒店。還別說,張斌真眼尖,一眼就瞧見這邊有情況,二話不說,一把從腰裡掏出個雙節棍,上下一揮,在空中耍瞭一個大花,滿不在乎地朝這邊走過來。
  
  PART。2“我們組織成立很久瞭”
  
  胖子和瘦子瞅瞭眼張斌手裡的雙節棍,就像見著的是個紙棒棒,坐著一動不動。
  
  張斌上前瀟灑地一抱拳,說:“兩位兄弟,敢問怎麼稱呼?”
  
  胖子朝張斌不耐煩地擺擺手:“小孩子傢傢的,一邊玩去……”
  
  張斌碰瞭個硬釘子,倒也不發火,他掏出手機,走到邊上撥瞭個號碼,說:“老大,這裡有點小麻煩,來兩車弟兄!”
  
  他雖然故意壓低聲音,但酒店裡的人全都聽得清清楚楚。其他客人一看形勢不對,眨眼間走瞭個精光。
  
  往常遇到這種情況,都是張斌一打電話,那些來找茬鬧事的都趕緊溜走,但今天這兩個傢夥卻硬是像沒聽見,兇巴巴地朝張福滿吼道:“咋樣啊?你倒是吱聲呀!”
  
  張斌將手裡的雙節棍猛地往桌上一放,發出重重的一聲響,大聲說:“二位兄弟口氣不小啊?你們到底是哪條道上的?”
  
  胖子突然從腰間摸出支手槍,拿出塊手絹擦著,邊擦邊說:“你先說說自己,讓我們掂量一下你的資格,再想想要不要告訴你!”
  
  張斌猛一下見瞭槍,嚇瞭一大跳,但氣勢上卻不肯示弱,一把捋起袖子,露出臂上的骷髏刺青,說:“我在一個小山頭,骷髏幫!”
  
  兩個傢夥對望一眼,說:“骷髏幫?沒聽說過!”
  
  張斌大大咧咧地說:“沒聽說?我們組織成立很久瞭,隻不過這些年主要在養精蓄銳,活動不多,所以目前在江湖上影響還不大。”
  
  “你們有多少人?”
  
  “也就二千來人,分佈在各個城市。人不算多,但配備精良。你們等著吧,馬上就有一個支隊趕到咱這酒店。”
  
  這兩個人聽得倒也認真,那瘦子還笑著問張斌:“你是什麼職務?”
  
  “我嘛,一個小組長,管著七八個人來五六條槍。”
  
  “都是本城的?”
  
  “這個保密。”
  
  胖子拿起張斌放在桌上的雙節棍,順手耍瞭個花兒,笑道:“這就是你的武器?槍呢?怎麼不掏出來?”
  
  “我們組織有規定的,隻有在統一行動時,才能攜帶槍支。”
  
  “你剛才不是調人瞭嗎?怎麼還沒來?”
  
  胖子話音剛落,突然,剎車聲、叫喊聲猛地在酒店裡響成一片。有個人大喊:“一組堵後窗,二組把門口,三組、四組左右包抄,把這店給我圍瞭,別讓鬧事的跑瞭!”
  
  這兩個人大吃一驚,瘦子猛地拿槍對準張斌,胖子眨眼間從腰裡拽出一副手銬,“咔”地一下銬住瞭張斌,緊接著,瘦子掏出對講機,高聲叫道:“福滿樓酒店,有黑社會在聚眾鬧事,請迅速支援!”
  
  張斌突然被銬住雙手,老半天也沒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就可憐巴巴地問:“哥們,你們到底是哪個山頭的?”
  
  胖子響亮地說:“我們的山頭大得很,九百六十萬平方公裡的土地上,覆蓋著我們龐大的組織。”
  
  張斌更加迷糊瞭:“你們是—”
  
  “警察!明白瞭嗎?走!”
  
  本來在一旁嚇得發抖的張福滿聽說這兩個人是警察,頓時松瞭一口氣,說:“嘿,你們怎麼不早說?誤會,完全是一場誤會!”
  
  胖子瞪瞭張福滿一眼,說:“什麼誤會不誤會?一起去派出所講清楚!”
  
  這時,酒店外響起一陣警笛聲,一隊警察沖進來,沖這兩個人喊道:“小王,小劉,黑社會在哪裡?”
  
  兩個人這才一打量,除瞭店裡的員工和跟張斌一起來的三個後生,根本沒有其他人。正在疑惑,張福滿從櫃臺裡拿出個錄音機,按下一個鍵,頓時,剎車聲、叫喊聲又響成一片,他嘿嘿笑著,說:“剛才是放的錄音,蒙人的,嘿嘿。”
  
  PART。3“出來就有名頭瞭”
  
  警察帶著張福滿父子和跟著張斌的那三個後生到瞭派出所,所長逐個訊問,先問張福滿。
  
  張福滿話未出口,眼淚已經出來瞭,說:“所長啊,我娃不是黑社會,也沒跟那些街頭混混攪一塊兒。”
  
  所長說:“不是黑社會?我這裡可是接到好多舉報信,說你兒子每天帶著幾個混混耀武揚威,嚷著自己有組織、有老大,剛才小王和小劉化瞭裝去偵查,他還親口說自己是骷髏幫的,這還不是黑社會?”
  
  “這全是我讓他假裝的。咱是鄉裡人,城裡沒靠山,好不容易在這裡開瞭傢酒店,哪知道開張那天就有人來鬧事,把桌子都掀瞭,接下來三天兩頭有人鬧,吃瞭喝瞭不掏錢。一攏賬,虧瞭!眼看這酒店開不下去瞭,我萬般無奈才想出個點子,讓我兒子裝成狠角色,鎮一鎮那些欺軟怕硬的惡人……”
  
  所長又分別訊問瞭與張斌一起的三個後生。原來這三個人都是張斌的同學,張斌請他們打扮成不良少年的樣子,每天騎著摩托車跟張斌一起到福滿樓酒店走兩趟,張斌每月發給他們二百塊汽油錢。張斌說這樣做是為瞭讓別人知道他朋友多,可以不受欺負。
  
  所長見這幾個人供述一致,這才斷定是一場誤會,就把張福滿和張斌一起叫過來,說:“你們假裝黑社會,不僅給我們社會抹黑,也擾亂瞭治安,幸好沒做什麼壞事,所以從輕處罰,將張斌拘留7天。”
  
  張福滿聽說兒子要被拘留,一點也不難過,反倒樂瞭,說:“拘留好,太好瞭,張斌隻要一進去,出來就有名頭瞭……”
  
  所長一聽氣壞瞭,怒道:“你腦子裡還有沒有法制觀念?眼裡還有沒有警察?社會上有幾個鬧事的混混就把你嚇成這樣瞭?你以為我們警察吃幹飯啊?有事找警察,別自個兒亂來,懂嗎?”
  
  所長一席話,說得張福滿父子不住地點頭,也不知他們是不是真的懂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