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兒的命運

  PART。1算命之說
  
  白秀才是個落第秀才,在傢設館教書,每月都有些進項;另有五十畝良田租與他人耕種,每年都有可觀的租金。有此兩項收入,傢道早已小康。
  
  白傢住在村頭,青磚瓦舍十分寬敞,高大的門樓更是招眼。
  
  隻是白秀才為人吝嗇,盡管富得流油,誰也別想沾他一分錢的光。
  
  這年三月的一個傍晚,淅淅瀝瀝下起瞭春雨。白秀才剛剛吃過晚飯,忽然聽到院門外有些響動。莫非是有人想在門樓下避雨歇息?這可不成。如果夜晚隨地便溺,豈不污瞭自傢的地面!白秀才打開大門,果然有人站在門外,他正要揮手驅趕,那人卻先開瞭口:“真真遇上瞭貴人!我是個算命先生,途中遇雨,寸步難行,敢借老東傢一席之地,以避寒涼。”
  
  那時候世道太平,民風淳樸,行人借宿是常有的事兒。但是遇到白慶升這樣的吝嗇之人,路人就難討方便瞭。果不其然,白秀才搖搖頭說:“我傢不開旅館,怎麼好留宿客人!”
  
  算命先生往前湊瞭一步,說:“我叫周鐵口,常在這四鄉八鎮遊走。今天晚上也不白睡你的床、白蓋你的被,我給你傢起一卦,拿卦資頂抵住宿費,如何?”
  
  白秀才聽說過周鐵口這個人,好像口碑還不錯。更重要的是,算卦不付卦資,留他住宿也就不算吃虧瞭。白秀才在肚裡把小算盤撥拉瞭一遍,這才點點頭,好像白送人情似的說:“好吧,看你出門在外也不容易。”
  
  傢裡一共六口人,給誰算命呢?白秀才想瞭一陣,對周鐵口說:“給我女兒白牡丹算一算吧,她今年就要出嫁,算算她婚後的命運如何?”
  
  周鐵口看過白牡丹的生辰八字,雙目微閉,兩個大拇指的指甲對著其他指關節掐來掐去,口中念念有詞,卻又聽不清在說些什麼。如此半天之後,他突然睜開雙目,壓低嗓門叫道:“不好!”
  
  白秀才嚇瞭一跳:“怎麼回事?”
  
  周鐵口嘆口氣說:“小姐是個做妾的命。”
  
  白秀才心裡一沉:“不會吧?我女兒自幼許配黃土崗的黃傢,有三媒六證,嫁過去就是主婦,怎麼會當小老婆!”
  
  周鐵口則滿臉嚴肅,一口咬定:“幹我這一行的,從來不打誑語!你硬逼我泄露天機,我也隻好實話實說瞭:如果那男人是個短命鬼呢?寡婦再醮,她不當小老婆當什麼!”
  
  第二天雨過天晴,可白秀才的臉上卻還是陰沉沉的。他對女兒說瞭她的命相,問女兒可有什麼打算。白牡丹一聽就哭開瞭:“嫁過去就守寡,我的命怎麼這樣苦啊!我能有什麼打算?一切全憑爹爹做主!”
  
  其實昨天晚上白秀才就有瞭主意,他咬咬牙說:“既然是當小老婆的命,何必等到守寡再醮?幹脆直接給別人當小老婆好瞭!”
  
  白牡丹隻好認命,但還有一些顧慮:“我們和黃傢有婚約在先,他豈能容我毀約另嫁?”
  
  白秀才說:“這個你不必擔心,為父自有安排。”
  
  和女兒統一瞭意見之後,白秀才當即派人去黃傢傳話,稱白牡丹突然患“病”,而且“病”得不輕,因此要把婚期推遲到明年。
  
  其實黃傢公子的老娘才是真正患瞭病,而且是重病纏身。按一個巫醫的指導,急需提前把新媳婦娶過來,為老娘“沖喜”祛災。偏偏白牡丹也生瞭病,婚期不僅不能提前還要延後,這可把黃傢人急壞瞭。但急也無用,也隻好讓來人回去捎話:請白傢不惜代價盡快把白牡丹的病治好,這邊等著拿她派大用場呢!
  
  又過瞭幾天,白秀才再次派人給黃傢傳話:白牡丹已經不治身亡。因為是少年早夭,也沒有厚葬,草草就給埋瞭。又因為白牡丹還沒有出嫁,沒有形成事實上的婚姻,因此也就沒有向黃傢報喪。現在白牡丹已經入土為安,請黃公子另擇佳偶……
  
  黃公子當然不會懷疑白牡丹的死亡有假,也就節哀順變,匆匆另娶瞭一個姑娘。
  
  PART。2嫁女做妾
  
  其實白牡丹並沒有死,此刻她被父親帶到京城,正在尋找給人傢當妾的機會。京城好大,機會多多,剛在旅館住下,就聽說有個大戶人傢準備嫁女,願出百兩銀子買一個媵,作為女兒的陪嫁,也就是送給女兒的丈夫做小老婆。條件不高,隻要是處女之身、模樣周正就行。這兩條白牡丹都符合,人傢把一百兩銀子交給白秀才,就把白牡丹留下瞭。
  
  白秀才挺高興,打心眼裡自己感激自己。如果下雨那天讓周鐵口白住一晚上,他就不可能給女兒算一卦,自己就不可能知道女兒的命運。如果稀裡糊塗把女兒嫁給黃傢,一筆嫁妝可就白賠瞭。現在多好,女兒總歸是要當小老婆的,這一百兩銀子可是凈賺的。
  
  然而,讓白秀才始料不及的是,他還沒有高興幾天,女兒白牡丹又哭哭啼啼地回來瞭。原來,那大戶人傢在女兒出嫁的前夜著瞭火,一傢人死瞭個精光,獨獨留下個白牡丹。不是她的命大,而是她還沒有把自己融進那戶人傢,起火以後她早早躲進瞭後花園,而那些奮力搶救財物的人都葬身火海瞭。第二天官府前來清理現場,把嚇昏過去的白牡丹救瞭出來。那戶人傢已經不復存在,白牡丹無所依托,官府就派人把她送回瞭原籍。
  
  白牡丹去京城的時候有點“偷渡”的性質,神不知鬼不覺的。可這次回來卻是大張旗鼓瞭。京城的公差在縣衙辦瞭交接以後,縣老爺也要表現自己愛民如子,特地雇瞭一頭小毛驢,派瞭師爺帶著兩個衙役親自把白牡丹送到傢。白秀才看見女兒和官府的人在一起,臉都嚇白瞭。而白牡丹這時候才從那場驚嚇中清醒過來,自己是一個“死”過的人,一個被“埋”入墳墓的人,怎麼可以再活生生地出現在眾人面前?好在師爺並不知道白傢的貓膩,連口茶也沒喝就打道回府瞭。
  
  PART。3無奈再嫁
  
  白牡丹死而復生的消息很快傳到瞭黃土崗,黃公子二話不說就去縣衙狀告白秀才。縣老爺一邊派人去傳白秀才到案,一邊還將信將疑地說這怎麼可能。
  
  半晌的工夫,白秀才被帶到瞭大堂。縣老爺一經問訊,白秀才就對黃公子告他“詐死悔婚”一事供認不諱,然後說:“小民知錯,是打是罰全憑縣老爺處置!”
  
  縣老爺沒想到白秀才認罪的態度這樣好,不由皺著眉頭問:“你們父女悔婚,是嫌黃傢貧窮,還是嫌黃公子相貌醜陋?”
  
  白秀才說:“都不是。我傢與黃傢可謂門當戶對,黃公子的面貌也並不醜陋。”
  
  縣老爺又問:“那一定是有人介紹瞭更好的人傢,你們要另攀高枝?”
  
  白秀才搖搖頭說:“更不是瞭。我帶女兒去京城不過是碰碰運氣罷瞭。”
  
  縣老爺聽得心煩,一拍公案喝道:“這也不是那也不是,為什麼放著明媒正娶的主婦不當,偏偏要去給人傢做小老婆!”
  
  白秀才苦笑道:“也不是我們父女犯賤,而是聽信瞭周鐵口的指點。”遂把周鐵口那天晚上的推算介紹瞭一遍,“老爺你想,黃公子是行將就木之人,我怎肯讓女兒剛剛出嫁就成新寡?小老婆就小老婆吧,總比寡婦再醮要好,也是一步到位的意思。”
  
  黃公子一聽就跳瞭起來:“為什麼咒我?我這體壯如牛的身體怎麼會成短命鬼?”
  
  縣老爺對黃公子擺擺手說:“少安毋躁。”原來這個縣老爺一肚子雜學,對風水算卦那一套頗有研究。縣老爺當下發瞭一支火簽,吩咐捕頭帶人尋找周鐵口。
  
  也是周鐵口活該倒黴,今天他正好在街上擺攤算卦,被捕頭拿瞭個正著。縣老爺冷笑著挖苦他:“周鐵口,聽說你給別人算卦算得挺準,怎麼沒有算到今天自己會成為階下囚?”
  
  周鐵口低著頭說:“小人不過混口飯吃,惹老爺見笑瞭。”
  
  縣老爺說:“混飯倒也允許,可是作奸犯科就不行瞭!我來問你,單憑生辰八字就能推算出一個姑娘是做妾的命?就能推算出她的未婚夫是個短命鬼?”
  
  周鐵口一見白秀才也在場,就猜到可能是那天晚上算卦的事出瞭問題。他忙舉手抽自己的嘴巴,說拿生辰八字推測命運本就無憑無據,十分荒唐。那天傍晚途中遇雨,見白秀才傢房屋寬敞,本想免費借宿一晚,沒有料到白秀才竟想把他拒之門外。為瞭報復白秀才,他才信口開河說白牡丹是小老婆的命,就是嫁到黃傢也要當寡婦。周鐵口又連連掌嘴:“老爺明鑒,隻怪我小肚雞腸胡說八道,別的意思一點也沒有!”
  
  縣老爺又冷笑瞭一聲:“你隻顧自己信口開河快活,卻不知道白傢的女兒已經‘死’瞭一回,又被‘燒’瞭一回。京、縣兩級護送白牡丹回傢,浪費瞭朝廷的人力物力;今天黃傢狀告白傢詐死悔婚,又連累老爺我審理官司。你周鐵口為瞭一己之私,給官府、給他人惹出多少麻煩!來人,先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關進牢房等候發落!”
  
  聽著外面板子的起落和周鐵口的慘叫,白秀才嚇出瞭一頭冷汗。這時縣老爺嘆瞭一口氣,說道:“白秀才啊白秀才,綜觀事件的始末,其實禍由你起。但凡你有一絲厚道之心,肯為路人提供些許方便,哪來這許多折騰!我不打你,也不罰你,黃公子堅持要你履行婚約,我這裡準瞭他的狀,你就回去嫁女兒吧。你一定要讓女兒當小老婆,我就成全你!”
  
  官府的判決,白秀才不能不執行,白牡丹到底去黃傢做瞭一個哭笑不得的小老婆。出嫁那天萬人空巷,白秀才嫁女的故事成為一時的笑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