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遭遇相親

  王進獨自一人在城裡打工。這天,他正漫不經心地在大街上溜達,忽然發現前面圍著一大群人。他擠進去一看:原來是一傢婚介公司在這裡舉辦相親大會。
  
  隻見會場門口拉瞭一條大紅橫幅,上頭寫著:讓我們約會吧。橫幅下面,一個大腹便便的胖男人正在賣力吆喝:“歡迎大傢搭乘這趟開往愛情的班車,車票隻需五十元!各位單身的朋友,可千萬莫失良機啊!”
  
  王進因為忙於打工,耽誤瞭個人問題,現在一聽相親大會的門票隻要五十元,而且不時有適齡男女走進會場,他不由也心動起來。王進走上前拿起報名表格來看,隻見內容很簡單:姓名、年齡、職業以及聯系方式。於是,他麻利地填瞭一張表,又掏出瞭五十塊錢遞給那胖男人。
  
  胖男人打量瞭王進一眼,不禁贊嘆著:“嘿,小夥子長得還真帥!”王進聽瞭,心裡美滋滋的,想他王進一米八五的個頭,配上濃眉大眼高鼻梁,是個不折不扣的陽光男孩。
  
  不料,胖男人剛贊嘆完,又連連搖頭說:“可惜啊可惜!”
  
  王進一聽,忙問他怎麼瞭。
  
  胖男人直白地說:“底子是不錯,但是佛靠金裝……”
  
  王進會過意來,低頭瞧瞧今天自己穿的衣裳,的確不夠上檔次。他正想打退堂鼓,誰知胖男人竟一把將他拉到辦公室,捧出一套簇新的西裝和一雙鋥亮的皮鞋,非要王進換上。他還拍著王進的肩膀說:“小夥子,換上這身行頭,我包你今天牽手成功!”
  
  王進換上衣服,往鏡子裡一瞧,自己簡直跟換瞭個人似的。他不禁結結巴巴地說:“這這,您看,我隻花瞭五十塊錢,卻讓您這麼費心,這合適嗎?”
  
  胖男人笑瞇瞇地說:“這你就甭管瞭,我們相親大會的宗旨就是助你成功嘛。現在,你簡直就是個‘高富帥’瞭。”
  
  高富帥?王進愣瞭一下,不好意思地說:“嗨,我吧,就是個打工仔,和那個‘富’字完全挨不上邊。”
  
  誰知,胖男人卻神秘地眨眨眼睛,說:“這可不一定。隻要你願意,今天我就能讓你變成真正的‘高富帥’!”說完,胖男人把王進領到一個包間門口,一指門牌說,“這是我們的女貴賓室,裡面的女賓都是條件最好的,今天我就讓你免費體驗一回。”
  
  王進見胖男人對自己如此厚愛,感動得不知說啥才好。他站在門口,深吸瞭一口氣,才推門而入。
  
  裡面的三個女人見有人進來,都扭過頭來。
  
  王進一看,呆住瞭:這三個女人——一個胖,一個矮,還有一個自己都可以管她叫阿姨瞭,沒有一個讓人滿意的。王進連招呼也懶得打,就退瞭出來。
  
  胖男人見王進一臉沮喪,馬上明白瞭七八分,他意味深長地說道:“年輕人,這相親不能光看長相,別看裡面幾位長得不起眼,可那胖的是縣長的千金,矮的是個富二代,而那個年紀大些的剛死瞭老公,是個如假包換的富婆呢。她們找對象的條件很簡單,就是高和帥,這兩樣你都俱備,再配上她們的‘富’,你搖身一變不就成瞭名副其實的‘高富帥’瞭嗎?”
  
  敢情是這麼個“高富帥”啊?王進隻覺得哭笑不得。
  
  這時,胖男人又指瞭指另一個房間說:“要不你去那裡看看吧?”
  
  王進疑惑地走瞭過去,透過窗玻璃往裡一看,原來這間是男貴賓室,裡面坐瞭七八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可一看那派頭和穿戴,非富則貴。而坐在男人們對面的女孩們,則個個年輕貌美。王進恍然大悟,這些女孩又白又美,隻要配上富傢子弟,便能成為“白富美”瞭。
  
  王進轉過身,苦笑說:“大哥,我是一個普通人,就想找個和自己條件差不多的就行。”
  
  胖男人見王進不開竅,冷哼瞭一聲,然後推開女貴賓室的門,低聲下氣地向裡面的人道起歉來:“今天出瞭一些狀況……真是太對不住瞭!”說著就開始退錢,“一人兩千,請拿好,歡迎下次再來!”
  
  王進這才明白,原來這些女賓進這個貴賓室還要另外收費。自己這麼一反悔,胖男人就虧瞭六千塊錢。於是,他忙向胖男人連連道歉。
  
  胖男人冷著臉把王進打發到瞭大廳門口,就轉身走瞭。王進在大廳裡張望瞭一會兒,目光落到瞭一個穿白毛衣的女孩身上,隻見她身材高挑,容貌出眾,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周圍坐滿瞭追求者,如同眾星捧月一般。
  
  王進很快打聽到,女孩叫白雪,她坐的位子是豪華座,周圍共有十把椅子,每個座位要收費三百元。白雪說,她不拜金,但交朋友必須要有誠意,而這三百的買座費就算是誠意瞭。
  
  王進心想,來都來瞭,空手而歸多掃興,再說白雪能坐在這裡相親,比那些貴賓室裡的姑娘可強多瞭。於是他一咬牙,掏出兜裡僅有的五百塊錢,塞給旁邊一個小服務生,囑咐瞭幾句。不一會兒,他從別人那裡高價買來瞭一個座位。
  
  王進喜滋滋地走過去,剛坐定,就有一名服務生端瞭幾杯紅酒走過來。王進見其他人拿瞭紅酒,都順手往托盤上扔二十塊錢,不由大窘,兜裡已經沒錢瞭。王進隻好支支吾吾地說:“我,我不會喝酒……”
  
  這時,白雪親自遞過來一杯酒說:“少喝點沒關系,這杯我請你!”
  
  看著其他男士投來忌妒的目光,王進覺得很受用。他接過酒,正想說句感謝的話,不料白雪已轉過身去,就再不搭理他瞭,卻和其他人聊得火熱。
  
  王進捱瞭半個多小時,才見白雪起身與大傢道別。王進見狀,也隻得起身離開。
  
  然而,王進還沒走遠,白雪突然把他攔瞭下來。見王進一臉詫異,白雪笑著解釋:“剛才人太多,現在我想和你單獨聊聊,不知你是否願意?”
  
  王進心花怒放,連連點頭。白雪便帶著他,七拐八拐來到會場的職工食堂,輕車熟路地點好瞭餐。
  
  王進有些疑惑地說:“看樣子,你常來這裡吃飯?”
  
  白雪回道:“那當然,我就是這裡的員工啊,當然在這吃飯啊。”
  
  員工?王進愣瞭一下,猛然明白過來,說:“原來你不是來相親的,你是……”
  
  白雪不等他說完,笑著說:“被你看出來瞭,不錯,我就是個‘婚托’……”
  
  聽到白雪親口承認,王進不明白瞭,別人做托,都唯恐被人揭穿,她卻為何自揭老底?
  
  白雪看出瞭王進的疑惑,便解釋說:“你長得那麼帥,不如辭職跟我一起幹吧,工資肯定比現在高!”
  
  此時,王進算是徹底明白瞭。但是他明知白雪是個托,卻仍對她生不出反感。
  
  再說白雪呢,見王進一直沒說話,便佯裝生氣,還嘟起瞭嘴。
  
  王進看著白雪的樣子,心馬上軟瞭下來,心說:當婚托雖然不光彩,可隻要自己留下來,就能天天和白雪在一起,到時日久生情……再說,這裡收入不錯,活又輕松,何樂而不為呢!
  
  於是,王進很快辭瞭原來的工作,並和胖男人簽瞭用工合同。等他興沖沖來到公司上班,卻不見瞭白雪的身影。他一問才知,白雪已經結清瞭工資,辭職不幹瞭。
  
  王進隻好厚著臉皮,向胖男人打聽白雪的下落。
  
  誰知胖男人卻白瞭他一眼,說:“她已經結婚瞭,而且也不叫‘白雪’。因為她想生娃,所以早就不想幹瞭,可我們這行競爭太激烈,沒有帥哥美女做托,就沒有人氣啦。所以,走瞭張三一定要有李四補進來——你要不來跟我簽約,我才不會放她走呢!”
  
  王進暗呼上當,可又有苦難言,因為在跟胖男人簽合同時,他還交瞭兩萬塊押金。看來,他還得當一陣子“高富帥”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