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兩隻左腳的舞者

  亨利是個典型的書蟲,唯一的興趣是躲在傢裡讀他的《大不列顛百科全書》,業餘時間從不參加跳舞之類的娛樂活動,他甚至連婚姻大事都從不考慮,這不,到瞭三十五歲仍獨身一人。
  
  這年夏天,亨利帶著他的書來到一座農莊度假。本來他隻是想在這裡安安靜靜地讀書,沒想到意外結識瞭一個叫明妮的年輕女孩。明妮很漂亮,隻是看起來有些憂鬱和憔悴。
  
  老實的亨利用他在書本中讀到的豐富知識,贏得瞭明妮的芳心。很快,兩人就結婚瞭。
  
  婚後的第一年,亨利和明妮過得無比融洽和快樂。亨利每天按時去銀行上班,晚飯後就讀《大不列顛百科全書》,不過現在是大聲讀;明妮一邊做針線活,一邊聽。這是他們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光。明妮也不再憔悴,而是長胖瞭。
  
  結婚一周年那天,亨利帶著明妮去意大利餐館吃瞭頓晚餐,又一塊兒去看瞭一出音樂喜劇。散場後,已是夜裡十一點瞭。兩人意猶未盡,又去瞭全市一傢有名的帶有舞會的餐廳吃夜宵。
  
  餐廳裡燈火輝煌,一個偌大的舞池裡,一對對俊男靚女隨著音樂翩翩起舞。這裡的氛圍讓亨利很興奮,他和明妮用瞭一點精致的點心,就觀看起來。
  
  這時,一個風度翩翩的人向他走來,並打著招呼:“亨利老兄,你怎麼也到這種地方來瞭?”
  
  亨利這才認出,這是過去一起在銀行做事的同事西德。因為喜愛跳舞,於是就跳槽到這傢餐廳做起瞭專業舞者。亨利和西德寒暄瞭幾句,便向他介紹瞭自己的妻子。明妮本來就很漂亮,今晚更加光彩照人,她一來就吸引瞭全場男人的目光,西德當然也不例外,他隨即邀請明妮跳舞。明妮卻冷冷地說:“我不會跳舞。”
  
  “怎麼可能不會呢?你這麼漂亮的女士不會跳舞?”西德把目光投向瞭亨利。
  
  亨利心裡開始自責,他知道明妮是因為他而拒絕瞭跳舞,他對明妮說:“明妮,去吧!”
  
  明妮這才不大情願地和西德下瞭舞池。不過,兩人很快就進入瞭狀態。亨利雖然不會跳舞,但也看得出,明妮跳得相當不錯,她舞步流暢,舞姿優雅。亨利很受震動,他忽然意識到,明妮今年才二十六歲,比自己小瞭整整十歲,而自己又老又乏味,明妮日復一日地和他這個老古板關在一起,聽他讀那些枯燥的東西,而別人都帶著太太出來跳跳舞,玩一玩,多開心。自己這是讓明妮過的什麼日子啊?亨利覺得自己實在對不起這個年輕漂亮的妻子!
  
  從這天晚上開始,亨利暗下決心,他要學跳舞。不過這事他沒有告訴明妮,他想在學成之後給明妮一個驚喜。他算瞭算,還有一個多月就是明妮的生日,到時候,就把這個最好的禮物送給她。
  
  第二天,亨利就去一傢舞蹈培訓班報瞭名。隻是他對自己的能力有些信心不足,舞蹈老師鼓勵他說,隻要他不是長瞭兩隻左腳,就保證能在一個月之內教會他。晚上回來後,他向明妮撒瞭謊,說要鍛煉身體,每天下午下班他要走著回來,這樣晚上他要晚回來一個小時。
  
  學跳舞對於有天賦的人來說,可能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對於亨利來說,卻是很難的事。幾天下來,亨利累得腰酸腿痛,卻連基本舞步還搞不清,便不免自卑起來,覺得自己真不是跳舞的料,就是長瞭兩隻左腳的人也不會像他這樣笨。看來他和明妮的幸福生活維持不瞭多長時間瞭。
  
  亨利向舞蹈老師提出,不想繼續學瞭,老師問他當初為什麼要學跳舞,他便如實講瞭當時的想法。舞蹈老師聽瞭,感動得哭瞭,她對亨利說:“亨利,你太偉大瞭。你竟然是為瞭妻子的快樂來學跳舞,我真羨慕你的妻子。告訴你吧,亨利,在我這裡隻有一個人沒有學會跳舞……”
  
  亨利問:“那個人長瞭兩隻左腳?”
  
  “不是,”舞蹈老師說,“那個人雙腿截肢瞭,我才沒有教會他。亨利,即使你真的長瞭兩隻左腳,我也要教會你。”
  
  為瞭亨利的愛情,老師每天都給亨利開小灶。在老師的幫助下,亨利終於堅持學到瞭結業。
  
  很快就到瞭明妮的生日。這天晚上,亨利帶著明妮還是到意大利餐館吃瞭晚餐,看瞭音樂劇,然後,又到瞭那傢有名的餐廳吃夜宵,隻是明妮並沒有表現出來多高的興致。這一個多月來,他和明妮的關系不再那麼和諧。亨利覺得,自從上次跳舞以後,明妮就對他表現出一種冷淡,因此,亨利更慶幸學舞蹈是多麼必要。他已經不知設想瞭多少遍,到時候邀請明妮跳舞時,明妮會多麼驚喜!那個西德會多麼驚奇!
  
  亨利和明妮還是坐在瞭原來的位置上。他們剛坐下,西德就打著招呼走過來:“嗬,亨利,常客啊!”
  
  亨利笑著回答:“我太太過生日。”
  
  西德一聽,又借機邀請明妮:“祝你生日快樂,亨利太太。趁侍者還沒來讓你們點菜,我們剛好可以跳一輪。來吧。”
  
  這時,樂隊正演奏起一首新曲子,亨利一聽,這正是他在培訓班練得最熟悉的一首,表演的機會來瞭,他站起身來,豪邁地大聲說:“別,我要和我太太跳舞!”
  
  正像他期望的那樣,明妮睜圓瞭眼睛看著他,西德顯然也嚇瞭一跳,他驚訝地問:“你什麼時候學會瞭跳舞?”
  
  “還用學嗎?”亨利忽然牛瞭起來。
  
  明妮疑惑地跟著亨利下瞭舞池。剛開始時,一切很順利,亨利帶著明妮在人群的外圍跳著。亨利像課堂上一樣,腳步穩當中帶著活力。但等他到瞭人群中間之後,卻立即失去瞭方向感,完全沒有能力給別人讓路。
  
  這時,一對舞伴轉過來,正好和亨利發生瞭碰撞。這一撞,亨利就亂瞭舞步,腦子裡一片空白,一個月的辛苦全都白費瞭,亨利成瞭大傢的一塊絆腳石,三撞兩撞就倒在瞭地上。
  
  他一倒下,所有跳舞的人都停瞭下來。西德在一旁幸災樂禍地喊道:“亨利,倒得真漂亮,再來一次,好多人沒看到。”
  
  聽他這麼一喊,大廳裡響起一片魔鬼般的笑聲,明妮捂著臉哭著跑瞭出去,亨利也狼狽地離開瞭舞廳。
  
  回到傢裡,亨利一個勁地向明妮賠不是:“明妮,我以為我能行,看來我真是長瞭兩隻左腳。”
  
  他見明妮用疑惑的眼光看著他,就解釋說,舞蹈老師說過,隻要不是長瞭兩隻左腳的人,都能學會跳舞,可是他到底沒有學會。
  
  “你為什麼要去學跳舞?”明妮質問道。
  
  亨利便向明妮說出瞭他的想法和這一個月的行動。
  
  “亨利,”明妮表情復雜地說,“這麼說,你撒謊說散步,其實你是到那房子裡去學跳舞?可是有一天,你為什麼在那座房子門口和一個黃頭發的女孩擁抱?”
  
  亨利驚訝地說:“原來,你早就知道我不是在散步,並且還以為我有瞭外遇?那個黃頭發女孩是我的老師,她經常在送我出來的時候,再教一遍舞步,那不是擁抱。這麼說來,原來這一個多月來,你不愛理我,是因為吃醋,不是厭倦瞭這枯燥的生活?”
  
  “我喜歡聽你讀書的這種生活,否則,我怎麼會嫁給你呢?告訴你吧,我厭惡跳舞。”明妮告訴亨利,為什麼亨利在農莊第一次見到她時,她是那樣的疲憊不堪。那是因為她連續幾年在一個舞場當女指導,人們可以花五分錢和她跳舞。她每天拖著上百個腳步笨重的人不停地跳,他們把二百鎊重的身體靠在她身上,簡直要把她壓死。她一輩子都不想再跳舞瞭。
  
  “你、你……”亨利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你真的能夠忍受我們這樣的生活,真的不覺得悶?”
  
  “悶?你不讀書,我才真正的悶啊!”明妮說著跳起來,取下一卷《大不列顛百科全書》,遞給亨利,迫切地說,“讀給我聽吧,親愛的,我們好久好久沒這樣瞭。”亨利笑著清瞭清嗓子,高聲讀起來,而明妮在一旁做著針線活,幸福地聽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