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終極考驗

  PART。1臨終遺願
  
  埃韋倫是位事業成功的女性,她在萊茵市擁有一座私人醫院,但她的性格裡有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多疑,她經常無故懷疑別人對自己不忠誠,這傷瞭很多朋友的心。
  
  丈夫逝世以後,埃韋倫的脾氣變得更加古怪,動不動就懷疑兒子摩根在打自己財產的主意,為此母子倆經常吵得面紅耳赤。
  
  在又一次激烈的爭吵過後,摩根憤憤地宣佈,自己不要母親一分錢,同時和她脫離母子關系,到大洋彼岸的另一座城市謀生去瞭。
  
  如今,埃韋倫老瞭,還患上瞭晚期肝癌,醫生說她的生命不會超過半個月。想到自己即將離別人世,埃韋倫突然萬分想念兒子摩根。
  
  這天,埃韋倫在病榻前把一張小紙條交給瞭自己的情人霍夫曼,紙條上面寫有兒子的電話號碼,她用虛弱的聲音對霍夫曼說:“請你跟我兒子通個電話,告訴他,他的母親就要死瞭,如果他能回來向我認個錯,跟我和解,我就把醫院作為遺產留給他;如果他不肯,那麼醫院就是你的瞭。你能做到嗎?”
  
  霍夫曼莊重地點點頭,說:“您放心,我馬上就去辦這件事,沒有什麼事情比這更加重要瞭。”
  
  埃韋倫微微點瞭點頭,說:“我相信你對我的忠誠,請不要讓我失望。我已經把這事寫成遺囑放在我辦公室的保險櫃裡,到時候,我的律師會向大傢宣佈。”
  
  霍夫曼握著小紙條匆匆退出瞭病房,按著小紙條上的電話號碼,他很快撥通瞭大洋彼岸摩根的電話,他在電話裡隻和摩根談瞭一分鐘,摩根就爽快地答應三天後飛回萊茵市來看自己的母親。
  
  三天以後,霍夫曼開著一輛小車來到機場,他在出口舉著一張報紙,報紙上大大地寫著“摩根”兩個字。因為他不認識摩根,他是摩根離傢出走以後才被埃韋倫從外地聘來醫院的,他的醫術非常精湛,醫院裡所有的醫務人員都信服他,埃韋倫的肝癌就是他第一個查出來的。同時,他也是個頗有心計的人,他知道埃韋倫是一個人生活,就總在生活上無微不至地關心她,很快贏得瞭她的芳心,兩人過起瞭同居的日子。
  
  一會兒,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提著行李箱走過來,說:“您好!我就是摩根。”
  
  霍夫曼聽出來瞭,這聲音就是三天前自己在電話裡聽到的,他趕緊說道:“我是霍夫曼,您好!”
  
  兩人禮貌地握瞭握手,霍夫曼領著摩根往機場外走去,摩根有些迫不及待地說道:“霍夫曼先生,您說我的母親非常想念我,她真的願意跟我和解、不計前嫌嗎?”
  
  “是這樣。”霍夫曼邊走邊說,“她的確是這麼對我說的。”
  
  摩根又問:“現在我母親身體怎麼樣?”
  
  霍夫曼笑著說:“還好,您回來得很及時。”
  
  摩根聽瞭,露出瞭欣慰的笑容。
  
  PART。2殺人滅口
  
  兩人上瞭霍夫曼的小車,小車很快駛離機場,向醫院開去。路上,摩根一邊興致勃勃地看著窗外的風景,一邊滔滔不絕地說著話。在一個三岔路口,前面亮起瞭紅燈,小車停瞭下來,霍夫曼從身上掏出一塊手帕,突然捂住瞭正在看風景的摩根的口鼻,摩根圓睜雙眼來不及驚叫就昏瞭過去。從車窗外看進來,摩根就像累瞭,正靠在座位上休息一樣。
  
  霍夫曼拿開手帕,聳聳肩,說:“對不起,摩根,手帕裡放瞭麻醉劑,你的話太多瞭,我想讓你休息一下。”
  
  紅燈滅瞭,綠燈亮瞭,霍夫曼一打方向盤,小車朝著與醫院相反的方向馳去,一個小時後,小車馳進瞭一座深山。霍夫曼停下車,從後座拿過一個醫用小皮箱,從裡面拿出藥水和針管,給昏迷的摩根打瞭一針。這一針下去,摩根就永遠地睡著瞭,再也醒不過來瞭。接著霍夫曼把屍體丟進一個深澗,連同那個行李箱,最後他開著小車若無其事地回到瞭醫院。
  
  此時,埃韋倫已經處於彌留之際,她在病床上最後一次睜開眼睛,滿懷希望地看著霍夫曼,霍夫曼輕輕搖瞭搖頭,那意思是:摩根還沒有到。埃韋倫輕嘆瞭口氣,流下一行熱淚,無奈地閉上瞭雙眼。埃韋倫死瞭。
  
  埋葬瞭埃韋倫以後,醫院所有員工及埃韋倫僅有的幾個親屬朋友聚集到瞭埃韋倫的辦公室,律師和兩個公證員打開瞭辦公室裡的保險櫃,取出瞭裡面的遺囑。
  
  律師手拿遺囑緩緩地念道:“我很難過,我就要離開這個讓我萬分依戀的世界瞭,這是自然法則,誰也躲避不瞭。離開之前,我最想念的是我的兒子—摩根,我不知道這些年他過得怎麼樣,不知道他是否願意跟我和解,不知道他是否會在我死後回到醫院。為此,我鄭重聲明:一、如果我的兒子摩根回來瞭,並向我認錯,那麼,摩根將繼承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私人醫院;二、如果我的兒子不願意回來,那麼,我的情人霍夫曼先生將繼承一切,是他對我的忠誠贏得瞭這一切。立遺囑人:埃韋倫。”
  
  念完,律師和兩位公證員小聲交流瞭幾句,然後,律師高聲喊道:“摩根,摩根先生來瞭嗎?”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霍夫曼聽瞭,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他像其他人一樣,裝模作樣地往後看去。人群經過一陣小聲喧嘩之後,很快安靜瞭下來。
  
  律師再一次叫道:“請摩根先生到前面來。”
  
  還是沒有人應聲。律師無奈地聳聳肩,轉過身又和兩位公證員小聲交談起來。
  
  霍夫曼輕舒瞭口氣,滿意地低下頭,他等著律師叫自己的名字。律師終於轉過身來,大聲說:“摩根先生既然沒有來,按照遺囑,那麼請……”
  
  就在這時,一群警察闖瞭進來,他們徑直走到霍夫曼面前,其中一個胖警察嚴厲地說道:“霍夫曼先生,你涉嫌謀殺史密斯先生,我們要逮捕你。”
  
  PART。3誰更忠誠
  
  霍夫曼一聽,大吃一驚,他很惱火警察在這個關鍵時刻來打攪自己,他有些氣急敗壞地叫道:“警察先生,請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誣蔑我,不然我要到法庭去控告你們。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史密斯先生。”
  
  胖警察冷笑道:“你當然不認識史密斯先生,你如果認識就不會謀殺他瞭。史密斯先生是大洋彼岸的一名私人偵探,一個星期前,他接受瞭埃韋倫女士的委托,對你的忠誠進行一次嚴峻考驗,那就是,由史密斯先生冒充她的兒子摩根和你通電話,然後從大洋彼岸乘飛機到萊茵市和你見面。可是,和你見面之後,史密斯先生就失蹤瞭,他的助手聯系不上他,就到我們警察局報案。當然,他還提供瞭你們的通話錄音。巧的是,有人在市郊深山裡發現瞭一具屍體,我們立刻趕瞭過去,從屍體的衣兜裡找到瞭身份證明,他正是史密斯先生。經法醫檢查,在屍體的手臂上發現瞭針眼。這一切不是你幹的,又會是誰呢?”
  
  霍夫曼一聽,不由大驚失色。
  
  他萬萬沒料到生性多疑的死鬼埃韋倫會讓一個私人偵探冒充兒子,以檢驗自己對她的忠誠度,更悔恨的是,他把那個自稱摩根的人拋下深澗之前,為什麼就沒檢查一下這個假摩根的衣兜呢?他渾身哆嗦地被警察戴上瞭手銬。
  
  這時,一個滿眼是淚的中年人踉蹌地走進瞭辦公室,有認識他的人當場驚呼道:“摩根—”摩根悲傷地喊道:“我媽媽怎麼瞭?她還活著嗎?我接到媽媽的電話,想瞭幾天幾夜,她終究是我的媽媽呀,有什麼事情不可以商量呢?所以,我回來瞭,我回來向她道歉,她還活著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