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酸秀才開店

  明朝時,有個落第的王秀才,科舉不中,就想棄文從商。
  
  他聽說田記米鋪的田老板是生意場上的一把好手,便喬裝成乞丐來到米鋪前,想來學學人傢做買賣的能耐。
  
  這時,一個人怒氣沖沖地進瞭米鋪,開口就道:“田掌櫃,你這秤是不是有問題啊!”
  
  王秀才一下子把耳朵豎瞭起來,抬眼在門外偷看,隻見田掌櫃迎上前來:“苗大哥,勿要多言,你我本是一傢嘛!”
  
  王秀才心裡好笑,定是他在秤上做瞭手腳,倒要看他如何應對。
  
  隻聽田掌櫃道:“苗大哥,除去田頭草,你我是一傢,來,這些錢你拿著,回去買隻雞補補身體。”那姓苗的千恩萬謝地出來瞭。
  
  王秀才也不禁暗挑大拇指,心道:做生意要待人熱情,那田掌櫃真是精明到傢瞭。不久,王秀才也開瞭自己的米店,他一狠心,在秤上大做瞭手腳。
  
  這天,兩個衣著不凡的客人進得店來,王秀才笑臉相迎:“請問二位貴姓?”
  
  其中一人道:“我姓馬。”王秀才一聽,失聲驚道:“哎呀,我們五百年前是一傢啊!”
  
  那人道:“老板也姓馬?”
  
  王秀才道:“不,我姓王。”來人感到很奇怪,王秀才在桌上用茶水寫瞭個“馬”,道:“砍去你的蹄,扒瞭你的皮,咱倆不是一傢瞭嗎?”
  
  來人陰著臉冷笑道:“我們今天是來買精米的,請給我來上十兩,看看成色。”
  
  王掌櫃有點不樂意瞭,本以為來瞭大客戶,怎麼隻要十兩?
  
  待米到手,馬先生的臉色一變,對王掌櫃說:“這位是本縣知縣,我是馬師爺,衙裡接到舉報,說你這裡短斤缺兩坑害百姓,今日一見,就知你必非善類,果然是扒皮店!”話未說完,王掌櫃已是汗如雨下。
  
  這時,他忽然想起縣令姓金,於是討好地對縣令道:“金縣令,咱倆五百年前是一傢,放過小人吧!”
  
  金縣令道:“我姓金,你姓王,怎麼會是一傢?”
  
  王秀才說:“揭瞭你的皮,摳瞭你的心,咱倆不就是一傢瞭嗎?”
  
  金縣令氣得胡子都豎起來瞭:“好你個奸商,果然是扒皮摳心店,來人哪,綁瞭!”
  
  話音剛落,從外面沖進來幾個衙役,把王秀才綁上瞭。
  
  大堂之上,金縣令先賞他四十大板,兩個衙役左右站好,正要開打,王秀才伸手把兩根煞威棒抓住瞭,他想拉個墊背的,就把田掌櫃秤有問題的事吐露出來。
  
  金縣令又好氣又好笑:“好你個迂腐的酸秀才,田掌櫃誠信為本,人傢的秤是見窮人多一兩,是仁義之秤,你隻學皮毛,還敢誣告,來呀,再加四十大板!”
  
  王秀才一聽癱軟在地上,嘆氣道:“田掌櫃啊田掌櫃,你可把我這個本傢坑苦嘍。”
  
  金縣令道:“你姓王,他姓田,亂攀什麼親戚?”
  
  王秀才把手裡的煞威棒一舉:“我原本姓王,現在左手一根棍,右手一根棍,不也是個‘田’字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