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能丟掉的桶

  2008年底,國內幾個網站上有人發瞭一個內容相同的帖子,說瞭這樣一件事:一傢擁資數十億的集團公司的王姓董事長在一次外出洽談業務的路上出瞭車禍,董事長身受重傷,雖經醫生全力搶救、悉心治療,無奈終無回天之力,現在半身癱瘓,終日臥床。
  
  董事長大腦無損,思維清晰,但整天無所事事,性情大變,不是長籲短嘆、以淚洗面,就是怨天尤人、訓斥叱罵,親朋好友為此十分擔憂,為瞭能使董事長的心情好些,這才在網上發帖高價招聘“陪聊”人。
  
  到底有多少人看瞭這個帖子後去應聘瞭,沒人知道,但確實有這麼一個人,他去瞭。
  
  這人姓席,四川古藺縣人,他按照帖子上所說的聯系方式,先打瞭電話,作瞭初步確認,然後便乘火車風塵仆仆地來到瞭這個城市,他到達董事長傢的時間是2008年12月20日下午三時左右。
  
  董事長的夫人在自傢別墅的客廳裡接待瞭席先生。
  
  落座後,席先生矜持地一笑,對王夫人說:“我祖籍四川,四川是愛擺龍門陣的地方,我從小就學會講故事瞭,而且我的經歷、閱歷、資歷使我相信自己能勝任‘陪聊’的工作—我上過前線摸過炮,當過醫生賣過藥,販過古董燒過窯,辦過公司上過報,小飯店裡掌過勺,旅遊景點抬過轎,火車站上販過票,在公司垮後我還上過嶗山想當道士,從青島到傢鄉的一路上我是當乞丐討飯回來的……”
  
  王夫人打斷瞭席先生的話,說:“你看過《一千零一夜》嗎?你能像那個宰相的女兒桑魯卓那樣每天講一個好聽的故事、最終感動國王山努亞、使他在殺瞭一千多個女子後放棄瞭殺戮的念頭嗎?哦,我的意思是,我傢先生在聽瞭你的故事後會心情愉悅、身體漸漸康復起來嗎?”
  
  席先生笑瞭,他笑得十分輕松:“王夫人,我可以保證我講的每一個故事都是好聽的,但有一點我必須向您說明—你們的招聘啟事說錄用的人每天陪聊一小時,這一小時的薪金是200元,但是,王夫人,容我說一句實話,我一個人沒有這麼多好聽的故事,所以,雖然我每天隻陪聊一小時,但我得花七個小時的時間到社會上去搜集各種傳聞逸事,恕我直言,這一小時200元的薪金是低的。”
  
  王夫人一怔,她想不到眼前這人尚未被錄用就討價還價起來瞭,再一想,有道是“便宜沒好貨”,敢於討價還價的人,或許正是肚子裡有貨的,於是,她也就沒有見怪,問:“那你想加多少呢?”
  
  “一小時500元。”席先生察言觀色,接著說道,“貨因人而異,東西賣給不同的人自然會有不同的價格,如果我的故事講給普通人聽,或許一小時隻收10元錢,甚至權當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分文不取,但對您傢先生而言,那就完全不同瞭。當然,您可以先‘試聽’,我先講一個故事,您覺得好聽,我再給董事長講;您如果覺得不好聽,我馬上就走,您看怎麼樣?”
  
  王夫人沉吟瞭片刻,點瞭點頭,於是,席先生就講起瞭這麼一個故事……
  
  不能丟掉的桶
  
  有個火車站上的接車員,叫常洪,一到春運,那就是他最忙的時候。
  
  這年又到春運瞭,這一天,常洪照例在站臺上接車,一列開往廣東的列車一到站,那洪水般的人流就擠得他幾乎站不住腳。
  
  人流中有一傢子特別引人註意:夫妻倆帶著兩個孩子,那男的傻傻地抱著一隻空桶一個勁地往前擠,他的女人手裡牽一個孩子,背上還背瞭個小的,被人群擠得晃來晃去,直打趔趄,可那男人根本不管女人、小孩,隻是把那個空桶抱在懷裡,就像抱著什麼珍奇的寶貝似的。
  
  常洪再仔細一打量,原來那是個建築工地上常見的塗料桶,平日可以用來盛水,翻過來還能當凳子用,用完一桶塗料就有這樣一個空桶,工地上到處都是。
  
  常洪奇怪瞭:他幹嗎連老婆孩子也不管,卻把這個不值錢的東西當寶貝?有你這麼做男人的嗎?常洪看不下去瞭,迎上前去,沖著那男人喊道:“這都什麼時候瞭,能上車就不錯瞭,快把那桶扔瞭,帶著你老婆孩子上車去!”
  
  那男人聽常洪這麼一嚷,先是一愣,隨即把那桶抱得更緊:“不行不行,這桶我得帶著。”
  
  這時,女人背上的孩子哭起來,另一個大一點的孩子也被人流擠得松開瞭手,害怕地哭喊起來。常洪連忙幫那女人拉過那個大一點的孩子,擠著、護著,把那女人推到瞭車門口。
  
  很快,那女人帶著孩子先擠上瞭車,那個抱著空桶的男人也拼命往車上擠,終於也擠瞭上去,可就在他擠進車門的一瞬間,他抱著的那個塗料桶卻突然從他的懷裡滾瞭出來,那桶“咕嚕咕嚕”在人群的頭上打瞭幾個滾,接著便滾到瞭車下,隻聽見那男人“哎呀”一聲大叫,轉眼間便和老婆、孩子一起被人流擠進瞭車廂……
  
  車門被重重地關上瞭,開車的哨音也響瞭,那些沒有擠上車的民工都放棄瞭努力,無可奈何地等著下一列車。
  
  車子眼看就要開動瞭,突然,常洪看到有個人從窗口裡跳瞭出來,那人跳下後就回過身來,飛快地從窗口裡接下兩個孩子,這時,列車已經在慢慢開動瞭,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人也跟著跳瞭下來,男人慌慌張張地伸手去抱,兩人一起摔倒在站臺上!
  
  不用說,這幾個人,就是剛才那一傢子。
  
  常洪氣壞瞭:這一傢子真是太沒素質瞭,竟然做出如此危險的事,不過他又覺得很奇怪:剛才費瞭九牛二虎之力才上瞭車,現在竟然又跳瞭下來,這是為什麼?常洪走上前去,指著那男人的鼻子,生氣地罵道:“有你這樣當男人的嗎?你自己不要命,連老婆孩子也不管嗎?”
  
  那男人朝常洪看瞭一眼,不吱聲,卻四處張望,突然,他看到那隻桶滾在站臺下,便不顧一切地跳瞭下去,把桶撿瞭起來,又像寶貝一樣抱在懷裡。
  
  常洪氣壞瞭:跳到站臺下,這多危險呀!這時,那女人走過來,說:“同志,是我們不好,我給你賠不是瞭……我們是為瞭這隻桶才跳車的,你別小看瞭這桶,它是我男人去年一年的血汗啊!”
  
  幾句話把常洪弄懵瞭:一個大活人一年才掙一隻桶?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那男人把懷裡那隻桶翻瞭過來,常洪一看,隻見桶底上寫著:“今欠王大壯工錢8000元整,張二牛,2007年12月5日。”那男人看瞭看常洪,低著聲音說:“去年年底結工資時,包工頭說沒錢,要等開年後才能發。我們讓他寫個欠條,手邊沒紙,他就從地上拿起這隻桶,隨手寫在桶的底部,就算是欠條瞭,我們這是帶著桶去要去年的工錢呢。”
  
  常洪聽到這裡,眼裡濕漉漉的,心裡酸酸的,他打定瞭主意:一定要幫這一傢子擠上下一趟車……
  
  王夫人聽完這個故事,很久沒有說話,顯然,這個故事讓她聽出“味”來瞭,但她似乎還想考考席先生,便問:“你把這個故事講給我傢先生聽,想讓他明白點什麼呢?”席先生說:“我想,董事長聽瞭這個故事,能領悟到的,會比我想告訴他的還多。”是呀,王董事長和這民工的一傢子比起來,他已經擁有很多很多瞭,如果他的身體漸漸康復瞭,那他擁有的將會更多更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