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比誰年輕

  這天是周末,老黑一大早就出門,乘上瞭公交車。
  
  他見車上空位子挺多,就找瞭一個靠窗的位子舒舒服服地坐瞭下來。
  
  過瞭兩站,車上的人漸漸多瞭起來,空位子很快就坐滿瞭,一個戴瓜皮帽的老頭坐在瞭老黑身邊。
  
  車子起動瞭,可還沒有離開站臺,又忽然停瞭下來,大傢探頭一望,原來是一個孕婦正挺著大肚子向這邊趕來。
  
  車門打開瞭,孕婦喘著氣向司機師傅道瞭聲“謝謝”,走上車來。
  
  老黑一見是個孕婦,當下就想起身讓座,可轉念一想,自己今天是要去老年大學排練舞蹈,乘車要一個小時,這要是讓瞭座位一路站過去,到時怕是路都走不穩瞭,更別說跳舞瞭。這麼一想,老黑定定地坐在座位上,扭頭看著窗外。而其他人,也都裝作沒看到,把頭扭向一邊。
  
  孕婦見車上沒有空位,便緩緩向車廂中間走去,恰好走到瓜皮帽旁邊停瞭下來,她穩住身子,用一隻手抓住吊環,站在過道上。
  
  車子又開動瞭,孕婦卻沒有站穩,猛地向前一沖,好在她另一隻手及時扶住瞭瓜皮帽座椅的靠背,這才沒有碰到肚子。
  
  這一下,瓜皮帽坐不住瞭,他看瞭孕婦一眼,慢慢抬起瞭屁股。可還沒站直身子,又突然坐瞭下來。他推推旁邊的老黑,說:“我本來想給人傢讓座的,可是看瞭看,覺得你比我年紀輕。應該你來讓座才對,否則我站起來瞭,你坐在那裡多不好意思啊。”
  
  老黑心裡不由暗罵起來:這該死的老頭,真夠狡猾的,說什麼怕我不好意思,分明是自己不肯讓座,找理由讓我騰出位子。
  
  老黑一臉不服氣:“你憑什麼說我比你年輕?”
  
  瓜皮帽笑道:“你看你,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而我呢,瘦胳膊瘦腿,眼看走路都要扶著墻瞭。你說說,是不是你該發揚一下雷鋒精神呢?”
  
  平時要是有人這樣誇老黑,老黑肯定要樂得跳起來,甚至還要給人傢講講養生之道。可現在呢,老黑可不服氣,再說他覺得瓜皮帽看起來一點都不比他老,便說:“算瞭吧,你走路扶墻,那是你昨晚喝多瞭。我看你是風華正茂,可比我年輕多瞭。”
  
  兩人都在拼命誇對方年輕,車上的人都忍不住笑起來。連站在他們旁邊的孕婦也樂瞭。
  
  爭瞭幾句,老黑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瞭,人傢孕婦還挺著大肚子在旁邊站著呢,早就應該有人讓出座位來。可是現在一爭,如果自己再主動讓出,那不就是承認自己輸瞭嗎?老黑後悔剛才沒有直接讓出座位來,現在讓也不是,不讓也不是。
  
  瓜皮帽也覺得一直讓孕婦這樣站著不好,就打著哈哈說:“人傢還在旁邊等著呢,咱倆這樣爭也沒有結果,誰也說服不瞭誰,幹脆讓大傢來評一評吧。”
  
  老黑一聽,點點頭說:“好,人民群眾最具有發言權。”
  
  他問旁邊的孕婦說,“你好好看看,我們兩個人誰更年輕?”
  
  孕婦看瞭看瓜皮帽的臉,又盯瞭一陣老黑,搖瞭搖頭,說:“不好意思,你們兩人的年紀應該差不多,我也看不出誰更年輕。”
  
  瓜皮帽見狀,便對旁邊的人說:“不如這樣吧,大傢都來評一評。一定要評個結果出來,這樣讓座的人沒話可說,坐著的人也心安理得。”
  
  剛才大傢都覺著這倆人有趣,現在聽瓜皮帽這麼一說,好多人都附和起來。坐在老黑身後的小夥子湊過來,手指著老黑的臉數著什麼,又指著瓜皮帽的臉數瞭半天,然後指著瓜皮帽說:“這個戴帽子的大叔老,他額頭上有七條皺紋。那個大叔年輕,他隻有三條皺紋,而且臉色也不錯。”
  
  眾人一聽,都笑瞭起來。
  
  瓜皮帽洋洋得意地看著老黑,意思是說,看吧,我說你比我年輕吧。
  
  這時,隻聽一個女子說:“皺紋少,臉上亮堂,可能是因為這個大叔心情好,平時愛鍛煉,所以才顯得年輕,實際年齡不一定小的,所以看外表還是不準確。”
  
  老黑一聽,樂呵呵對著女子點瞭點頭。車內頓時像是開瞭鍋,都在猜兩人的年紀,有的人支持瓜皮帽,有的人支持老黑。
  
  這時,有人喊瞭一句:“看身份證,身份證上可以看出生日!”其他人也表示同意,認為這是最公平的方法。
  
  老黑一拍腦門,對啊,身份證一看不就知道瞭嗎?他看看瓜皮帽說:“怎麼樣,身份證拿出來,咱請這妹子看一看。”
  
  瓜皮帽點點頭:“沒問題,不過我身份證沒有帶,倒是今天辦事帶瞭戶口本。”說著就找出戶口本交到孕婦的手上。
  
  孕婦接過戶口本,又拿來身份證,仔細看瞭看,才說:“兩位先生都是1951年出生的,”她指瞭指瓜皮帽男子說,“但這位先生是5月份,”又指著老黑說,“這位先生是12月份,雖然同年,但這位先生小瞭半歲。”
  
  人們都大笑起來,原來兩人竟然是同一年出生,不過老黑還是輸瞭,他的年紀小一些,該讓座的是他。
  
  眾人這一番爭論,車子早已經過瞭好幾個站,這時車子又停下瞭。老黑沒有再猶豫,立即站瞭起來,說:“妹子你過來坐下吧!”
  
  誰知孕婦卻將證件還給瞭兩人,笑道:“謝謝您,不用瞭,我現在要下車瞭。”
  
  老黑和瓜皮帽男子都是一怔,真沒想到他們這一爭,人傢都到站瞭。
  
  孕婦走到車門旁,又回頭笑道:“其實剛才我已經到站瞭,為瞭看你們比出個結果,我還多坐瞭一站呢,不過,我還是得謝謝你們。”說罷就下瞭車。
  
  車上的人都笑瞭起來,老黑和瓜皮帽卻有些不好意思瞭。
  
  司機回過頭來看瞭眾人一眼,冷冷地說:“這兩位先生雖然比瞭這麼久,但畢竟已經有人讓瞭座,更何況他們都是五十多歲的人瞭。可我看現在車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吧,咋沒有人敢和他們比呢?”
  
  笑著的乘客們一下子都住瞭口,車上頓時靜瞭下來。
  
  其實冷漠是會傳染的,當它已不再是一個人的行為,而成為一種群體習慣的時候,身在其中的我們是否該做些什麼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